-皇上這個時候把話給說出來,還當真範清遙的麵,能說明什麼?

很明顯,皇上這是想要藉助範清遙的醫術給軫夷國太子看病了。

畢竟軫夷國乃大國,其兵力物力都是西涼暫且無法比擬的,就算兩國現在是聯盟的狀態,可軫夷國始終都是要壓著西涼一頭的。

若軫夷國太子的隱疾真的在西涼看好了,軫夷國自就是欠了西涼一個人情。

說實話,這種事確實是好事。

但偏偏皇上想要將此事扔給範清遙!

範清遙如今可是太子妃,不管是有心還是無意,自是要偏心太子的,所以不管如何,愉貴妃都是不能讓範清遙給軫夷國的太子看病。

芸鶯瞧著愉貴妃的神色,心裡也是瞭然了。

冇想到皇上竟打著是這個主意。

不過芸鶯也是不怕的。

自從軫夷國一行人住進皇宮,皇上可是冇少派太醫前往。

就是紀鴻遼也是無功而返。

隻因軫夷國太子根本不準許任何人觸碰他。

如此,芸鶯纔是能有一直有幸照顧著軫夷國太子。

雖然,芸鶯對軫夷國太子的隱疾束手無策,但她卻能阻止範清遙同樣碰不到軫夷國太子。

如此便是足夠了。

這般想著,芸鶯便是對愉貴妃露出了一個勢在必得的笑容。

愉貴妃見此,心裡也是稍微鬆了口氣的。

隻要在狩獵之前,將此事給拖延下來,等到狩獵之後,一切就都好說了。

永昌帝確實是有心將範清遙舉薦給軫夷國,便是看著範清遙道,“軫夷國太子身患隱疾,雖說這段時間芸鶯一直在照顧左右,可舊疾仍舊時常複發,不知太子妃可是有什麼好辦法?”

這話看著是詢問,實則卻是試探更是提醒。

當然,永昌帝的口氣根本就冇有跟範清遙商量的意思。

範清遙之所以能夠當上太子妃,就是因為對她的有利可圖。

如今就算是永昌帝利用範清遙,那也是利用的理直氣壯。

範清遙緩緩起身,不驕不躁,“病症還是要望聞聽切,臣女不敢妄自定論。”

永昌帝滿意的點了點頭。

如此說來,範清遙這是同意給軫夷國太子看病了。

芸鶯似有意無意地看向範清遙叮囑著,“軫夷國小殿下的脾氣可是有些不好的,還望太子妃謙讓些許纔是。”

永昌帝看向芸鶯,“還有這回事兒?”

芸鶯頗為為難地道,“早些時候,臣妾瞧著軫夷國小殿下被身體隱疾所困,心疼之餘便是推薦過太子妃的,結果軫夷國小殿下卻是直接拒絕了,臣妾想著,若是太子妃出麵,定是能夠比臣妾照顧的更加體貼得當纔是。”

這話根本就是在踩著範清遙捧高自己。

堂堂的陶家醫女,竟還不如一個妃嬪。

隻是範清遙並不曾開口爭辯什麼,淡淡的道,“芸鶯答應說的是,或許是軫夷國小殿下欺生吧。”

芸鶯得意一笑,範清遙這怕是認慫了吧?

想想也是,現在不認慫,難道等著一會軫夷國太子來親自打臉麼。

永昌帝的眉頭卻是皺緊了的。

如果真的是如此,那軫夷國太子的病難道真的就束手無策了?

一直冇機會說話的潘雨露和閻涵柏見此,都是露出了絲絲譏諷笑容的。

什麼醫術過人,妙手回春,不過就是往自己的臉麵上貼金罷了,等到了真招的時候,還冇等給人家看病就是先打起了退堂鼓。

內殿正是個有所思,就是聽聞外麵傳來了腳步聲。

眾人紛紛打起精神。

不多時,就是看見白荼親自引領著一個半大的孩童進了門。

一頭烏黑的頭髮一絲不苟地以金冠束著,光滑白皙的額頭下眨巴著一雙靈動的大眼睛,小巧玲瓏的鼻子下嫣紅水潤的小嘴巴微嘟著,乖巧可愛,又難掩貴族之氣。

在場的皇子妃們都是剛剛過門,哪裡又是見過如此貴氣十足的孩子,再是細細的一打量,都是在心裡感歎著,現如今這般小小年紀就出落成這樣,若是等長大後,必定要是一個風度翩翩的美男啊。

軫夷國太子一進門,眾人便是都跟著站了起來。

彆人看見年紀小,輩分可是不小的。

隨著眾人低頭行禮問安,軫夷國太子卻是猛地倒退了一步。

估計是這場麵太大,把孩子給嚇著了。

芸鶯到底是跟軫夷國太子熟悉的,挺著肚子主動走上前去,“軫夷國太子殿下跟我來,我帶著您吃好吃的。”

其他人看著這一幕,自然都是打心眼裡羨慕著的。

尤其是那些皇子妃們,眼巴巴地看著芸鶯靠了過去,心裡都是酸得不行。

如果今日跟軫夷國太子交好的是她們,她們也同樣會被萬眾矚目。

軫夷國太子聽聞見了芸鶯的聲音,眼巴巴地抬起頭,在看見芸鶯的瞬間,白皙的小臉上露出了一個甜甜的笑容。

芸鶯見此,高高揚起的唇角就更是得意了。

愉貴妃特意走到皇上的身邊笑著道,“到底是年紀小,就是跟孩子談得來,不像是臣妾,早就是過了這玩樂天真的年紀,皇後孃娘說可是這個道理?”

這話很明顯是在說皇上有福氣,找了個年紀小的芸鶯,如今芸鶯又是能夠幫著皇上分擔憂心。

至於後麵的半句話……

真的不要紮心的太明顯。

後宮誰不知道皇後的年紀纔是最大的。

甄昔皇後聽著這話,連麪皮都是冇皺一下,“愉妹妹哪怕到了現在,還在跟皇上撒嬌,又怎麼會失去了玩樂跟同心呢。”

滿臉褶子還整日裝妖精的勾搭男人,本宮懶得說你,你自己就真不知道廉恥了?

潘德妃也是站起了身,想要幫著愉貴妃找回點臉麵。

結果,被甄昔皇後一記眼神殺就給瞪了回去。

自己幾斤幾兩心裡要有個數,這裡還輪不到你開口說話。

愉貴妃,“……”

皇後這個賤人,年紀越大反而牙齒還越鋒利了。

另一邊,在萬眾矚目之下,芸鶯已是走到了軫夷國太子的麵前。

這段時間,芸鶯是真的冇少在軫夷國太子的身上浪費時間跟經曆,雖說為的並非隻是這一刻,但隻要能夠將範清遙狠狠踩在腳下,她還是覺得值得。

隨著芸鶯的靠近,軫夷國太子臉上的笑容都是燦爛成了一朵花。

內殿的眾人見此,都是不甘心地收回了目光。

還看什麼看,難道真要等著被人比到一無是處才死心嗎?

結果,就在眾人收回視線的同時,就是見軫夷國的太子掙脫了身邊白荼的手,朝著芸鶯的方向跑了來,可他卻是冇在芸鶯的身邊停下腳步,而是朝著更後麵的方向跑了去。

範清遙正是在原地站著,就是看見一個糰子衝進了自己的懷裡。

眾人,“……”

就一眨眼的功夫,她們錯過了什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