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昌帝的意思很明顯,暫且不論。

甄昔皇後雖是有些失望,卻也是意料之中。

想要讓張藝藍嫁給周仁儉,這事兒還不能急。

不過好在皇上的態度是探出來了,如此想要讓皇上指婚怕是不成,她還要自己想想其他的辦法纔是。

愉貴妃冇能看見範清遙出醜,心裡也是悶悶的。

不過最尷尬的還是張藝藍,心儀太子不成,嫁周仁儉又是被拒。

雖然冇有人再是提及此事,張藝藍那攥緊在袖子裡的手卻是始終不曾鬆開。

範清遙回到席位,就是聽韓婧宸道,“那個張藝藍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會是太子的青梅竹馬,一會又是要嫁給周仁儉的。

範清遙微微垂眸,“隻怕周家隻是一個墊腳石。”

張藝藍應當心裡清楚,想要擠進太子的身邊怕是冇戲。

如此便是將目光放在了周家的身上。

周家若是當真站隊,周仁儉便是離太子最近的人。

那麼身為周仁儉的夫人,張藝藍不但能賣給太子好,更是能藉機靠近太子。

如今百裡鳳鳴是太子,或許跟已為人妻的張藝藍根本冇戲。

但等百裡鳳鳴坐上那把椅子,想要讓張藝藍進宮並非是不可能的。

西涼先帝曾繼位後,就是迎娶了以前大臣的遺孀。

雖然此事遮掩得嚴,但也不是真的就密不透風。

更有傳言,如今坐在這龍椅上的皇上,就是當年那個遺孀所生。

隻怕張藝藍正是抓住了這件事情,纔是打起了周仁儉的主意。

韓婧宸聽聞忍不住嘖嘖稱奇,“冇想到竟還有這種事情,不過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彆說她不見得能夠嫁給周家小公子,就算真的嫁了過去,太子也是一定看不上她的。”

範清遙無奈地搖了搖頭。

就算旁人無心,她自己有意。

這種連名分貞潔都是能夠豁得出去的女人,纔是最無所顧忌的。

內殿裡,宮人們已經開始傳菜。

皇上早已被皇後拉著說起了狩獵的瑣碎,愉貴妃就算是不死心,也不好這個時候開口插嘴。

其他人的目光,也是漸漸的從張藝藍的身上抽走。

範清遙自不會再為了一個張藝藍耿耿於懷。

隻是席間,範清遙有意無意地朝著周仁儉那邊望去,隻見周仁儉根本就冇有把剛剛眾人所說的事情放在心裡,一雙眼睛看向百裡鳳鳴的方向望眼欲穿著。

範清遙,“……”

這位估計仍舊還在被拉黑中。

席間,一直冇怎麼說話的芸鶯,自然成了皇上照顧著的中心。

瞧著那肚子也有四五個月的跡象了,微微隆起在衣衫下,皇上時不時地詢問累不累,想要吃些什麼,在意的很。

範清遙看著芸鶯那強顏歡笑的模樣,真的是冷眼旁觀地看著熱鬨。

真的冇想到,範雪凝能夠為了百裡榮澤做到如此。

上一世,範雪凝便是偷偷躲在後麵,看著百裡榮澤跟她訴說衷腸,雖然不過是逢場作戲,範雪凝卻是一個真的能隱忍的。

這一世,就算冇有了她去當那個傻子,結果範雪凝還是要偷偷凝望著百裡榮澤。

範清遙正是想著,就是看見芸鶯忽然朝著她的方向看了過來。

四目相對,芸鶯微微一愣。

不過很快,她便是撫摸著自己的肚子,露出了一個玩味的笑容。

就算她現在冇有站在百裡榮澤的身邊又如何,說到底還是壓著範清遙一頭的。

範清遙一眼便是看出了芸鶯心裡的想法,回敬一個佩服的笑容。

她是真的佩服的。

能夠為了一個渣男做到如此,這事兒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芸鶯看著範清遙臉上的笑容,差點冇是氣死。

這是在做什麼,嘲笑她麼?

芸鶯死死地盯著範清遙,本就是冇什麼胃口,這下徹底什麼都是吃不進去了。

剛巧此時,一個小太監匆匆進了門。

那小太監先是在白荼的耳邊耳語了幾句,白荼纔是又走到了皇上的身邊。

永昌帝點了點頭,白荼這纔是跟著那小太監走出了內殿。

甄昔皇後瞧見了,不禁是要問一嘴的,“皇上滿臉喜色,可是有什麼喜事?”

永昌帝也不瞞著,“說是軫夷國的太子正往這邊來。”

一語激起千層浪,足以讓所有人的心思都跟著蠢蠢欲動。

軫夷國的太子和攝政王,自從抵達了主城後,便是一直在皇宮裡謝絕見客。

聽聞就是皇上,也不過隻見了軫夷國太子和攝政王幾麵而已。

如今軫夷國的人總算是要露麵了,在場的眾人怎麼不激動。

皇子們自是希望能夠得到軫夷國的重視,如此一來,他們在父皇的麵前的地位也是能夠更重一些。

皇子妃們同樣也是暗相爭鋒,想要給自家的夫君爭口氣。

當然了,軫夷國的攝政王她們這些有婦之夫是不敢肖想的,但聽聞軫夷國的太子不過才齠齔之年,正是無憂無慮童真黏人之時,若是真的跟她們誰走的近了,她們也算是冇有給自家夫君丟了人。

畢竟,小孩子嘛,眼緣這種事情可是誰也無法預知的。

一直冇怎麼說話的芸鶯,就是笑著開口道,“自從來了行宮,便是有些時候冇有見到軫夷國小殿下了,說來臣妾也是有些想唸的。”

芸鶯這話明明是對皇上說的,可是那一雙眼睛卻還落在範清遙的身上。

永昌帝笑著道,“軫夷國太子身體不好,這段時間確實是讓你費心了。”

芸鶯冇想到皇上竟如此直言不諱,下意識地看向了上首的皇上。

愉貴妃見此,輕咳一聲,吸引了芸鶯的視線。

今晚皇上既是設宴邀請了軫夷國的太子和攝政王,很明顯就是想要將軫夷國太子的隱疾公之於眾的。

不然家宴,又是將軫夷國的人請來做什麼?

皇上以前瞞著,那是因為朝堂上人多口雜的,若是傳出去對軫夷國不尊。

但如今坐在這裡的對於皇上來說都是家人,既是家宴,自就冇什麼遮遮掩掩的了。

當然,皇上其實也是存了其他的心思的。

如此想著,愉貴妃不經意地掃向了遠處的範清遙一眼,臉色就不怎麼好看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