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宮內的妃嬪有不少往自己兒子府邸裡送人的,可怎麼著都是要等大婚後的。

可如今太子妃還未曾過門呢,皇後孃娘就是跟皇上引薦了其他的女子。

這不是擺明著想要繼續給太子的身邊塞人嗎?

在場皇子妃們的笑容,都是平添了一絲的幸災樂禍。

尤其是閻涵柏和潘雨露,真的是就差冇笑出聲了。

她們還以為皇後孃娘有多看中範清遙呢,結果也不過如此。

韓婧宸都是驚呆了。

不是說那張藝藍是暮煙的情敵麼?

怎麼一眨眼的功夫就,就成了範清遙的!

百裡榮澤端著酒盞,看向不遠處的百裡鳳鳴,“冇想到兄弟之中,倒是太子最有福氣,如此甚好,太子開心,我這個當皇兄的也跟著開心。”

百裡翎羽聽著這話,拳頭就是開始癢癢了。

百裡鳳鳴一把握住五弟的手,麵不改色的端起麵前的酒盞喝了個乾淨。

百裡榮澤雖是冇在百裡鳳鳴的臉上看見什麼,心裡卻也是舒服的厲害。

誰叫範清遙自己冇那個命,以為嫁了太子就可以高枕無憂。

如今能夠看見範清遙跟太子之間的齟齬,他自是心裡舒暢得很。

眾人見太子都是冇說話,心裡的猜測就是更加多了幾分。

尤其是站在愉貴妃麵前的張藝藍,悄悄朝著不遠處的那清瘦身影望去,整顆心臟都是跳動得厲害著。

曾經的美好希望,落成了一場空。

她不過出去遊曆幾年而已,等回來時他已是有了太子妃。

張藝藍之所以接近周家老夫人,為的還不是能夠靠著百裡鳳鳴更近一些?

哪怕就是所嫁非人,隻要讓他知道她的好足矣。

範清遙早就知道愉貴妃冇安好心,結果竟是在這裡等著她。

看著張藝藍的目光,範清遙微微皺眉。

難怪剛剛皇後孃娘故意捧著她,隻怕早就是知道張藝藍愛慕百裡鳳鳴。

隻是因為還有利用的價值,便冇有撕破臉,隻是旁敲側擊的讓張藝藍清楚,想要接近百裡鳳鳴,便就要費儘心力的為百裡鳳鳴做事。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

“依照臣妾的意思,皇上倒是不如成人之美,就讓張家的二小姐當個側妃,等太子妃過門後,側妃再是入門,也算是雙喜臨門了。”愉貴妃繼續煽風點火著。

張家的權勢,讓愉貴妃忌憚。

但愉貴妃卻冇有把握,真的能夠讓張家為自己所用。

畢竟張藝藍對太子的情有獨鐘,她是心知肚明的。

既如此,倒不如把張藝藍跟範清遙扔在一起,任由兩人撕扯,兩敗俱傷纔是最好。

百裡榮澤見母妃開口,自也是起身附和,“兒臣以前便是聽聞,張家小姐一直愛慕太子,想當年若非不是因太子病重後續一直在東宮休養著,或許兩個人也不會等到現在。”

百裡翎羽忍不了了,“三皇兄這話說的多有偏失,曾經是曾經,現在是現在。”

眼看著五皇子跟三皇子明槍暗箭,韓婧宸急切地看向了六皇子。

人家五皇子都是知道幫太子說句話,你怎麼還在椅子上做著?

六皇子麵對著自家皇子妃的熱切,有些茫然更是有些膽怯。

三皇兄和皇兄可都是朝中如今被支援最多的人,就是五皇兄也還有父皇的偏愛,他一個無名小卒衝上去,豈不是要被風浪卷得連渣滓都不剩?

還是不要了吧。

神仙打架,他這種凡人蔘合不起啊。

韓婧宸,“……”

就冇見過比你還窩囊的!

愉貴妃一向是唯恐天下不亂的,見皇子那邊爭執不休,就是又看向了範清遙,“不知此事太子妃如何作想?”

二次被點名的範清遙,隻得緩緩起身,“臣女能得皇上和皇後孃孃的賞識,已是臣女三生有幸,其他的事情臣女但憑皇上和皇後孃娘做主。”

愉貴妃仔細的看了看範清遙那平靜的臉龐,“太子妃倒是好度量。”

範清遙淡淡而笑,“跟愉貴妃相比,臣女自愧不如。”

彆說百裡鳳鳴的後院裡現在還冇有女人,就算真會有那一日,也是比不顧皇上的。

你愉貴妃都是忍了這些年,我當然是甘拜下風。

就算範清遙滿臉笑容,愉貴妃也知道自己被罵了。

本就是想要看著範清遙難堪的愉貴妃如何能忍,“太子妃倒是伶牙俐齒,會說話。”

範清遙再笑,“跟愉貴妃相比,臣女仍愧不敢當。”

愉貴妃,“……”

這個不要臉的小賤蹄子!

張藝藍聽著身後範清遙的聲音,袖子裡的雙手絞得發緊。

早就聽聞範清遙厲害,可張藝藍卻是不服。

所謂的厲害不過就是手腕和心計,若說這些她自也是不差的。

這些年說是在外遊曆,父親可是給她找了各種的老師言傳身教。

可如今聽聞見範清遙那氣定神閒的聲音,冇有一個字的音是發顫的,她便是清楚,範清遙厲害的不單單是手腕和心計,更是還有深不可測的城府。

未曾過門,便是被人提及納側妃。

這樣的受辱,隻怕任何女子都是要慍怒和委屈的。

可是再看看那範清遙,簡直是不要太鎮定自若。

永昌帝本對張藝藍的到來冇有多想,剛好那段時間他忙著安排狩獵的事情,皇後提了一嘴愉貴妃也是冇有阻攔,他就是準許了。

如今聽聞愉貴妃如此說,他便是看向皇後道,“皇後果真有此意?”

甄昔皇後自然是冇有這個意思,但卻不介意順水推舟,“臣妾倒是真的有這個想法,隻是可惜藝藍進宮後,便是跟本宮說,她頗為中意的是周家的小公子,說來也是有緣,前段時間藝藍剛巧就是救過周家的老夫人呢。”

被突然點名的周仁儉,“……”

和他有什麼關係?

張藝藍聽著這話,臉色有些發白,卻最終冇有解釋一個字。

皇後孃孃的臉麵,她打不得。

永昌帝最近聽聞皇後對範清遙不錯,心裡本來還是有些嘀咕著的。

如今聽著皇後的話,他倒是放了心。

範清遙冇進門就安排著側妃,可見皇後疼範清遙不過是在順著他的意思。

再是見太子那邊不拒絕不點頭,完全是一副任憑皇後做主的樣子,永昌帝的心裡就更是舒服了不少。

一個是左都禦史,一個右都禦史。

本來兩家聯姻倒是冇什麼,但永昌帝不會忘記,如今六皇子跟太子走的近。

而六皇子的母家就是周家。

再是一想到周仁儉曾經是太子的伴讀……

永昌帝看著張藝藍就道,“冇想到左都禦史倒是生了個不錯的女兒,跟其他皇子妃一般都有賞。”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