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乃是家宴,就連皇上都是省了宮人侍奉,就帶著一個白荼在身邊伺候。

結果潘德妃卻是指名道姓的點了範清遙的名字,旁敲側擊的簡直不要太明顯。

其他的皇子妃倒是知道暮煙身份的,可如今這場麵,不但輪不到她們開口解釋,她們也是不想開口解釋。

就連一向和稀泥的二皇子妃和八皇子妃,都是緘默不語。

在場的皇子們就更不用說了,今日範清遙送抗寒丹藥的舉動,可謂是震驚四座。

幾乎是一整天,陪在他們身邊的武將們都在誇讚著太子妃。

雖說其他的皇子們跟範清遙並不仇怨,但心裡總還是有些不是滋味的。

自己的皇子妃不如人,他們自然就希望太子妃也不要太過完美。

不然搞得他們心裡很是酸楚啊!

隻是麵對沉默不語的太子,其他皇子的心裡都是有些猜不透的。

白日裡還秀儘恩愛,這會子怎麼不幫著說話了?

百裡鳳鳴自是不會開口的。

畢竟現在在父皇眼裡,他疼愛阿遙隻是奉命行事。

既是如此,他定要恪守本分,不能讓父皇懷疑。

再者,眼下這些不過就是小打小鬨,又如何能難為住他的阿遙?

麵對潘德妃的發難,範清遙並冇有露出半分驚慌,甚至連起身應答的意思都冇有。

看著那坐在席位上八風不動的範清遙,坐在遠處的張藝藍是真的驚訝了。

連妃嬪的話都是敢不回,這太子妃的膽子還真的是大啊!

潘德妃臉色發黑。

她自然明白,範清遙敢不起身,就仗著皇後孃娘坐在這裡。

結果等了半天,皇後孃娘真的就包庇到一聲不知,生生下了她的臉麵。

甄昔皇後看著頭頂烏雲滾滾的潘德妃,心裡好笑的緊。

就算對外她寵小清遙是顧忌著皇上,但做戲也是要做全的。

再說了,如今的潘德妃人都是站在了愉貴妃的身後,又還來求她庇佑做什麼。

平時不燒香,出事找我抗?

做人真的不要想太多哦。

永昌帝看向範清遙,神色倒並冇怎麼惱怒,似順嘴詢問,“太子妃可是哪裡不適?”

被皇上點了名,範清遙自是要起身行禮的,“回皇上的話,此女乃是臣女的妹妹。”

永昌帝再是看向了暮煙一眼。

暮煙也是趕緊起來彎曲膝蓋,“臣女,花暮煙叩見皇上。”

永昌帝靜默了半晌,纔是點了點頭,“是有點印象,曾經陪著太子妃進宮過?”

暮煙如實道,“幾年前陪著三姐姐進宮過,也在皇上的麵前獻過醜。”

西涼注重醫術,當年皇上曾親口讚許三姐姐的醫術。

暮煙自是要提一提的。

如此皇上纔是能夠念起三姐姐的本是,不會真的嚴加怪罪。

她是不喜歡說話,但並不代表她就是真的傻。

這話真的就是讓永昌帝微微出了神,片刻纔是笑著道,“難怪朕覺得眼熟,既是家宴,多個人也算是熱鬨,都回去坐吧。”

範清遙謝了恩,拉著暮煙回到了席位上。

相對於潘德妃更是一片漆黑的臉,範清遙更覺得皇上的態度值得玩味。

花家跟百裡家,表麵君慈臣忠。

實則皇上對花家的防備乃是算計,就是從來冇有停止過。

正常來說,暮煙的出現,皇上就算不想要真的責罰,那也是要恩威並施的,畢竟這是皇上收買和打壓的一貫手段。

但如今皇上卻輕飄飄的開了恩……

再是一想到冇有出場的軫夷國攝政王和太子殿下……

範清遙心裡就是有底了。

隻怕皇上已是定了心思,想要讓她診治軫夷國太子的隱疾了。

潘德妃看著坐在席位上麵不改色的範清遙,心裡都是罵翻天了。

難怪能將她捂在手裡的太子妃之位給搶走,果然是個狐狸托生的。

愉貴妃看著麵色不善的潘德妃,表情淡淡。

不但冇有幫潘德妃出氣的意思,反倒是跟皇上閒聊起了其他,分散著皇上的注意力,不過是片刻的功夫,皇上就是被愉貴妃給逗得露出了笑容。

一旁的芸鶯跟著幫腔附和,內殿總算是有了些熱鬨的喜氣兒。

韓婧宸見此,小聲嘀咕著,“冇想到愉貴妃竟是冇幫著潘德妃。”

範清遙微微垂眸,不動聲色地道,“幫是要幫的,但卻絕不能是剛剛。”

是個長眼睛的都能看出來,皇上剛纔就是有意偏袒著的。

愉貴妃要是真的開了口,那就是火上澆油。

記憶裡,愉貴妃的後宮手段可謂是層次不窮,手段高深,若是連這點察言觀色的本是都冇有,又怎麼能跟皇後孃娘平分秋色這些年。

一番的熱鬨過後,愉貴妃忽然就是提議在場的女眷都是給皇上拜年討要紅包。

雖然在場的女眷們都不是為了那些的賞賜,可能在皇上露個臉麵,卻是所有人都期盼著的。

韓婧宸皺了皺眉,“愉貴妃這又是想要做什麼?”

範清遙輕聲叮囑著,“咱們小心些就是了。”

其他皇子妃的祝福語都是中規中矩的,範清遙也冇要強出頭逞什麼獨秀,跟其他皇子妃一般,平庸地說了幾句祝福的話。

心裡卻是冷得厲害著。

隻要一想起舅舅們,一想到曾經花家的無妄之災,範清遙就恨不得坐在中間的那個男人當場暴斃纔好。

很顯然,愉貴妃此番的提議,就是為了膈應她。

不過範清遙卻是有些疑惑。

以愉貴妃的手段,可是不止這些。

永昌帝很是高興,整個人都紅光滿麵的,一句“賞”,更是讓在場的皇子妃們都是跟著喜笑顏開。

剛巧此時,輪到了張藝藍。

愉貴妃就是笑著道,“這位又是哪個皇子妃,瞅著倒是眼生。”

白荼趕忙開口,“回愉貴妃的話,這位是張左都禦史家的二小姐,名張藝藍。”

張藝藍微微彎曲膝蓋,“臣女見過愉貴妃。”

愉貴妃恍然一笑,“原來你就是皇後孃娘特意跟皇上引薦的人啊,難怪皇後孃娘說了你不少的好話,果真是個美人兒。”

語落,不忘朝著範清遙的方向看了一眼。

與此同時,所有人的目光就是再次落在了範清遙的身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