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俞嶸從來冇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夠來到花家。

當年他看上了花月憐的美貌,卻因為花耀庭的威嚴而不敢上門提親,好在那個時候花月憐是個傻的,被他輕輕地哄了哄,便是什麼都不要地與他來到了範府。

眼下,範俞嶸坐在裝修雅緻的花亭裡,說不緊張是假的。

若非不是家裡已經窮的捉襟見肘,連塊炭都是再買不起了,他就是死也不願踏足這裡。

“哎呦,真是稀客,這不是範侍郎麼?”紀弘遼從門外進來,大搖大擺地就跟回到自己家似的。

範俞嶸早就聽聞紀院判整日往花家鑽,倒是也不驚訝,趕緊起身微笑,“紀院判。”

紀弘遼挑了挑眉,“聽聞範府因為買木炭窮的都是快要揭不開鍋了,冇想到範侍郎倒是笑的挺開心啊。”

範俞嶸,“……”

他知道紀弘遼這人不好相處,卻冇想到嘴巴也如此有毒。

跟在後麵的範家小廝明知道這話不好聽,卻也不敢開口幫腔。

紀院判的大名,在整個西涼都是響噹噹的。

“噠噠噠……”有腳步聲響起。

範俞嶸緊張地抬眼望去,當看見走來的隻是一個小小的身影時,他下意識地鬆了口氣。

紀弘遼當即變了臉,扯出一個千年等一回的大笑臉,“小清遙啊,你可是想好當我的徒弟了?”

範清遙免疫地搖了搖頭。

紀弘遼也不在意,隻是笑著又道,“冇想好也沒關係,咱有的是時間,估摸著快要到午飯的時間了,你聊你的,完全不需要壓力,若是誰敢欺負你,我一定幫你弄死他!”

臨走之前,還不忘光不明正大地瞪了範俞嶸一眼。

範家的小廝都是看傻了。

一個上剛皇帝,下懟群臣,就是剛剛還噎了自家少爺的紀院判,竟是對著一個小姑娘卑躬屈膝,這已經不是震驚而是驚悚了。

瞧那態度好的,他都是以為這紀院判什麼時候成了拐賣兒童的人販子了。

範俞嶸見紀弘遼總算是走了,趕緊將身後的小廝打發了出去,這才轉頭看向了一直站在不遠處的人兒。

這一年,範清遙長的很快,原本麵黃肌瘦的小臉也漸漸開始眉目清秀,一身的襖子綴著醒目的珍珠,腳下的一雙兔皮靴踩的噠噠作響。

範俞嶸一下子就想起了在家裡受凍的範雪凝了,臉色也就不那麼好看了,“你這般吃飽穿暖的時候,可有想過你的妹妹,你的爺爺和我?”

範清遙打量了一下神色萎靡瘦了不知道幾圈的範俞嶸,倒是笑了,“敢問父親,以前妹妹在吃飽穿暖的時候,又可有想過我?”

範俞嶸一愣,怎麼也冇想到這問題又砸回到了自己身上。

不過他卻冇有半分心虛,這麼多年他一直冇休妻,已經是給了她們母女最大的體麵,現在他主動登門也是給足了她們麵子。

如此想著,他就更加的理直氣壯了,“你少跟我說那些冇有用的,趕緊跟我……”

“死心吧,我不會回去。”冇等他把話說完,範清遙便是打斷了。

“你娘……”

“我娘也不會跟你回去。”

如此出乎意料的場麵,讓原本信心滿滿的範俞嶸目瞪口呆。

他冇想到這個小時候隻知道抱著自己哭的窩囊廢,竟拒絕的如此徹底。

就是連話都不讓他說完……

範清遙踩著兔皮靴子坐在了對麵椅子上,巴掌大的臉蛋還帶著滿滿的稚氣,可那雙眼睛卻涼如秋水,冷似寒霜。

在看向範俞嶸的時候,竟然是讓範俞嶸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你如此急切的趕過來,不過是因為家裡冇有木炭可燒,隻有我和孃親回去,才能讓你們平穩熬過這場大雪,你其實可以直接跟我說,或許我還會心軟幾分,但你看看你自己現在那張嘴臉,你覺得若是換成你,你會心軟麼?”

麵對人渣,她懶得再裝模作樣,還是做本來的自己舒服一些。

範清遙說著,忽然就笑了,笑的譏諷而冰冷,“你不會,你會如同幾年前一樣,默許範府的其他人將我和我娘攆出府外自生自滅。”

範俞嶸臉色大變,就是心口都在狂跳,“咱們是一家人,你就真的想要看我們的笑話麼?”

範清遙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也不儘然,因為我不但現在要看你們的笑話,以後還要看你們的報應,忘記告訴你了,你現在坐著的地方,前幾天你的女人也坐過,想來她現在是個什麼模樣,你也是應該看見了纔對。”

範俞嶸渾身一顫,隻當自己是聽錯了什麼。

範清遙則是從懷裡掏出了一個信封,扔在了範俞嶸的麵前,“想要木炭,就在這上麵畫押,我們一家人也算是好聚好散,若是當真撕破臉對誰都不好,不知你可還記得我曾經說過,我冇有爺爺,更冇有父親!”

至於究竟是什麼意思,自己體會去吧。

範俞嶸看著那坐在椅子上,連腿都是挨不到地上的少女,哪怕此刻是白天,也如同見到了鬼一般。

這哪裡還是他那個軟弱無能的女兒,這根本就是披著人皮的惡鬼!

範俞嶸越看範清遙那張臉越是害怕,嚇得腿都是軟了,站都是要站不住了。

幾乎是逃也似得飛奔出了花家。

鬨鬼了,真的是鬨鬼了!

範清遙看著手裡的和離信,目光依舊冰冷。

現在不答應沒關係,反正以後她有的是辦法讓他答應。

範俞嶸屁滾尿流地一路跑回到了範府,正巧就瞧見醉伶不知從哪裡弄了個湯婆子,往範雪凝的手裡塞呢。

看著醉伶那鼻青臉腫的模樣,他就是想起了範清遙的話。

怒氣沖沖地走過去,一腳就踹在了醉伶的肚子上,“你前幾日不是說你那張臉是自己摔得麼?怎麼範清遙竟也是知道了?”

醉伶都是被踹懵了,後知後覺地看著範俞嶸那張怒臉,說不心虛是假的,“少爺息怒,我,我隻是想幫少爺分擔,讓範清遙母女回來啊!”

“你心裡想著什麼我會不知道,我警告你,你最好安分一點,若是她們母女非要和離,你們母女也得挨凍!”範俞嶸自然不承認自己的失敗,所以他便是順理成章地將責任都歸結在了醉伶的身上。

若不是醉伶自作主張,範清遙也不會用那樣的鬼樣子對待他。

說白了,都是這個賤人的錯。

範雪凝握著湯婆子的手,都是泛了白。

範清遙,範清遙……

怎麼又是她!

從書房裡走出來的範自修,聽著兩個人的爭吵,知道自己兒子是冇能將人帶回來,冷冷地靜默了半晌,才招來了身邊的小廝。

“你跟我去一趟書房。”

當初被攆出去就由不得她們母女。

現在想要和離更是做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