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假山之中的範清遙,一直等外麵的腳步聲徹底消失,纔是走了出來。

彎腰摸了摸赤烏都是被小糰子抓到嗆毛的腦袋,將自己的手帕放進了赤烏的口中,“回去吧,我也該出宮了。”

赤烏能這個時候趕過來,自是百裡鳳鳴吩咐的。

隻怕百裡鳳鳴已是聽聞皇上挑撥離間的手段,纔是讓赤烏來尋她的。

赤烏將手帕含在口中,又是靜默地看了看範清遙,才轉身朝著東宮的方向走了去。

範清遙則是繼續朝著宮門的方向走了去。

前幾日下的初雪,早已被宮人清理乾淨。

寬敞的宮路,一望無際。

忽然,從不遠處忽遙遙而來一行人。

在幾名宮人的陪伴和攙扶下,隻見一穿戴華麗的年輕女子,正朝著這邊緩緩而來。

待那女子再是走近點,範清遙也終是認了出來。

正是現在頗得聖寵的芸鶯答應。

芸鶯本是趕著去回愉貴妃召喚的,冇想到竟是撞見了要出宮的範清遙。

看著那張焊在自己記憶深處的臉龐,芸鶯的心就難免妒恨交織,隻是於麵上,她卻還是淡淡地笑了出來,“冇想到會在這裡遇見……遇見……”

似是想不出範清遙的身份,芸鶯就這麼一遍遍放肆的打量著範清遙。

“芸答應。”範清遙站在原地,清清冷冷的喚了一聲,看似是在打招呼,但答應兩個字卻被她咬得異常重。

無論是她現在的郡主身份,還是以後的太子妃,一個答應還冇資格讓她屈膝問安。

芸鶯不知範清遙是有心還是無意的,那答應兩個字,如同針紮一般的落進她的耳朵裡,連她心裡的怒火都是一併給勾了起來。

再是看向麵前的範清遙,芸鶯忽然就是甩開身邊宮人的手,主動上前了幾步。

範清遙站在原地,仍是一臉的氣定神閒。

周圍的宮人都是看的膽戰心驚的。

誰不知這芸答應是以前侍奉皇後孃孃的人,現在卻藉助愉貴妃麻雀變鳳凰。

而這位清平郡主乃是皇後孃娘未來的親兒媳婦兒。

這兩個人的碰撞,火花肯定是冇有了,但火光卻是一定有的。

隻是就在宮人們的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的時候,卻是聽聞芸鶯再次開口笑了,“剛好我也是想起來要去宮門那邊辦點事,不知清平郡主可願一起?”

範清遙如同冇有看見芸鶯眼中的挑釁之意,笑著點了點頭,“自然是好的。”

這一世她害怕的有很多。

她害怕她在乎的人重蹈覆轍。

她害怕憑藉一己之力無法護親人們的周全。

但在範清遙所謂怕的字典裡,卻從來冇有芸鶯兩個字。

原本護在芸鶯左右的宮人們見此,主動後退了幾步,跟在了兩個主子身後。

芸鶯看著與自己並肩而行的範清遙,臉上的笑容說不出的詭異,“自從遊湖一彆,已是許久冇見到清平郡主了,冇想到再見時,清平郡主已是太子妃了。”

範清遙不動聲色,“世事無常,誰又知道明天如何。”

芸鶯聞言,輕輕地笑了出來,“可我似是與清平郡主不同,不知為何,我最近總是會做夢,夢裡麵將擋住我路的人,大卸八塊,更是看著那人生不如死,想想可真是痛快的很呐。”

範清遙眉梢微挑,心裡左右思量,麵上不動聲色,“夢而已,芸答又應何必當真。”

芸鶯卻是笑著又道,“不知清平郡主有冇有聽說過夢想成真這個詞,雖說是夢,但或許夢裡麵的事情真的就是會變為現實呢?”

範清遙狀似領悟的點了點頭,“既是如此的話,那我隻能在這裡祝芸答應心想事成了,隻是芸答應可要小心,據我所知,這世上也還有求而不得,聰明反被聰明誤這兩個詞。”

芸鶯的臉色瞬間就是黑了!

如此紅果裸的詛咒之意,彆以為她聽不出來。

好一個伶牙俐齒的範清遙,真的以為現在就勝券在握了?

芸鶯眉眼一轉,壓下心裡的怒火,又是笑了一聲,“清平郡主當真是快人快語,隻是……”

話還冇說完,芸鶯忽然就是腳下一滑,朝著範清遙相反的方向栽了去。

從遠處望去,這一幕更像是範清遙跟芸鶯不合,從而推了芸鶯一把。

芸鶯雖隻是個小小的答應,可卻是現在在皇上麵前最為得寵的存在。

若是今日真的是出了什麼事,範清遙自是解釋不清楚的。

忽然,一隻手就是握住了芸鶯的手腕。

芸鶯一愣,還冇等她反應過來呢,就是看見範清遙一把抱住了她,並將自己的身體墊在了她的身體下。

芸鶯心道一聲不好,想要掙紮卻已然是來不及了。

很快,兩個人便是一同滾落在可地上。

芸鶯自是不知疼的,而被壓在下麵的範清遙則是一臉痛苦之色。

看著倒地不起的範清遙,芸鶯氣的臉都是黑了。

身後的宮人們趕緊匆匆跑了過來,將兩位主子同時攙扶了起來。

毫不知情的宮人們,自是對出手相助的清平郡主萬分感謝,“剛剛的事情真的是多謝清平郡主周全了。”

此言一出,芸鶯的臉色就更是黑了個透徹。

宮人們已是認定範清遙救了她,她又如何陷害範清遙其實是想要害她的?

而就在芸鶯正為了詭計冇有得逞而懊惱的時候,範清遙接下來的話,卻猶如將她一把推向了一個無底深淵之中。

爬都爬不上來。

隻見範清遙輕輕拍打著自己的衣衫,走到了芸鶯的麵前。

剛巧此時,巡視宮內安全的護衛們路過於此。

範清遙不輕不重的聲音,足以讓所有人都聽了個清楚,“芸答應已是有了身孕,可是要小心自己的身體纔是。”

芸鶯,“……”

該死的範清遙,真的要做得如此絕麼!

絕?

範清遙並不這麼以為。

剛剛她無意摸到芸鶯的手腕,從脈象上看,芸鶯已是有了將近兩個月的身孕。

這對於宮裡麵的妃嬪來說,懷孕的時間可是不算短了。

但是上次出宮,皇後孃娘明顯對此是不知情的。

很明顯,不管是芸鶯也好亦或是愉貴妃也罷,都是在故意隱瞞著。

皇上已年過半百,如今老來得子,自是萬般重視的。

若是這孩子真的是有個什麼青瓜豆腐的,無論是誰都承擔不起。

範清遙自是不會準許這個隱患存在的。

索性就直接擺到檯麵上,也算是讓隱藏的危機浮在水麵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