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昌帝自是不會給愉貴妃什麼好臉色看。

臨走時更是叮囑愉貴妃,在太子大婚之前看好自己的兒子。

愉貴妃氣得雙眼發黑。

好的時候都是你兒子,不好的時候就變成我一個人的兒子了?

等永昌帝走了之後,愉貴妃便是推翻了麵前的木幾。

月愉宮的宮人全部跪在地上,連大氣都是不敢多出一下。

任由英嬤嬤如何勸阻,仍舊不起任何作用。

眨眼的功夫,都是將月愉宮砸光了的愉貴妃,尖聲喊著,“去將三皇子給本宮叫進來,還有芸鶯答應一併請來!”

正是一路往宮門方向走去的範清遙,看著月愉宮那邊的燈火通明,無聲勾了勾唇。

上一世,愉貴妃可是冇少拉著她給百裡鳳鳴做擋箭牌。

隻是那時的自己已完全被範家洗腦,傻嗬嗬的聽憑著愉貴妃的吩咐。

這一世,她仍舊是範清遙,卻早已不再是那個任人擺佈的瓜皮。

範清遙正想著,忽然就是見有兩團東西正在不遠處擋著去路。

其中一個範清遙是認識的,皮毛油黑鋥亮的赤烏。

隻是此刻的赤烏,正是被一個小糰子擋住了去路。

那小糰子看著也就是五六歲的模樣,頭髮以金冠束在腦頂,白白嫩嫩的麵龐在一身翠綠色長袍的襯托下,顯得更加盈潤飽滿。

此時那小糰子正背對著範清遙,麵衝著赤烏而蹲。

遠遠望去,一人一貓的身高倒是非常般配。

赤烏在看見範清遙的時候,雙眼幾乎是迸發出了金光的,隻是還冇等它往範清遙這邊走,就是看見一隻短白短白的小手伸在了它的麵前。

隨著那小手一點點的打開,裡麵竟是露出了一顆蔗糖。

小糰子很是為難地看著赤烏,幾儘掙紮地道,“我就剩下這一刻蔗糖了,你隻要給我摸一下,我便是把這蔗糖給你如何?”

說完之後,又好像是後悔了,趕緊又道,“或者給你一半,我皇叔說太甜的東西多吃不易,咱倆一人一半豈不是剛剛好。”

範清遙,“……”

跟一隻貓討價還價可還行?

赤烏似是著急想要來找範清遙,便是猛然站起了身子。

正琢磨著如何要將蔗糖一分為二的小糰子,嚇了一跳,捂著胸口倒在了地上。

很快,小糰子的臉就是開始發青,就是雙唇都成了醬紫色。

範清遙疾步上前將小糰子平躺在了地上,一隻手準確地按在了他的手腕上,另一隻手則是用力拉扯著他繁瑣的衣衫。

一息兩至,一強一弱。

範清遙目光發沉,趕緊從懷中掏出隨身攜帶的針包,三根銀針一同抽出,尋著小糰子白皙胸口的穴道落下銀針。

隨著小糰子的呼吸漸漸平穩了些,範清遙又是抽出幾根銀針,分彆落在了小糰子後心的幾處大穴上。

遠處,忽然有嘈雜的腳步聲響起。

纔剛恢複了些許意識的小糰子,掙紮地看向範清遙,黑溜溜的眼睛裡寫滿了懇求,“大姐姐,求求你,不要讓這裡的人發現我好不好?”

範清遙沉默地點了點頭,抱著小糰子進了一處假山之中。

當腳步聲漸漸遠去,小糰子纔是又渾渾噩噩地靠在假山上喘著粗氣。

身邊的小糰子白嫩白嫩的,範清遙卻並不記得宮裡有哪位皇子是這個年紀的。

宮中皇子八皇子乃為最小,都是已經到了成婚的年紀。

一股奇特的香味,引起了範清遙的注意。

範清遙微微靠近幾分,尋著小糰子的呼吸,聞著那股香氣就是更濃了。

再是看看看看小糰子的穿戴,以及最近宮裡麵的傳聞……

範清遙似乎已經知道這小糰子的身份了。

小糰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睜開了眼睛,正眼巴巴地望著範清遙,說出口的話卻極其認真,“姐姐,就算你於我有救命之恩,咱們仍舊是男女有彆的。”

範清遙,“……”

這話說的確實有幾分道理。

隻是小糰子的身上還插著銀針,範清遙隻得先行將銀針拔下,然後主動遠離幾分。

小糰子跳下假山,仰頭看向範清遙,半晌纔是又開口道,“姐姐的救命之恩無以為報,不如將我這蔗糖贈與姐姐,若他日還能再見,我定是要好好謝謝姐姐的。”

這蔗糖的用處還挺大。

上能招貓逗狗,下能當信物贈人。

麵對眼前情真意切的小糰子,範清遙卻並冇有奪人所好,隻是輕聲道,“既你想要報答我,便聽我一個建議可好?”

小糰子認認真真地點了點頭。

“我剛剛聞到你身上有一股很特殊的味道,今日你昏闕應當也與這個味道有關係,我能夠幫你抑製住這味道對你的傷害,但是你不要告訴其他人可好?”這小糰子的身份太過特殊,範清遙不但不能揭穿他的身份,更是還要讓他幫著一起隱瞞。

很明顯,這小糰子的身體裡,已是被一種藥物所控製。

隻是這藥物並非是治療小糰子的疾病,而是控製小糰子的意識的。

有人如此費心費力的想要控製這糰子,為的是什麼,範清遙其實已是明瞭。

正是如此,範清遙才能不會讓那個人的詭計得逞。

小糰子半信半疑的眨了眨眼睛,“可我以後還是要喝那種甜甜的水的。”

範清遙安慰著道,“你想喝便喝,隻要你點點頭,無論你喝多少都不會對你的身體有傷害。”

小糰子總覺得,這事兒應該先跟皇叔去說一下的。

可是皇叔又叮囑過他,絕對不能跟外人隨便暴露身份。

小糰子就……

很糾結。

範清遙靜默地等在一旁,並冇有繼續哄誘。

就算她真的是為了這小糰子的身體好,但是她卻有著自己的利益。

所以,她並不願意逼迫這小糰子什麼。

小糰子見範清遙沉默著不說話,似是經過了一番很是痛苦的思想鬥爭,才怯怯地拉了拉範清遙的衣角,“來,來吧。”

說完,就很是悲壯的閉上了眼睛。

範清遙是真的無奈。

她是在救命,不是在要命。

再是從針包裡掏出三根銀針,尋著小糰子腹部的穴道落了針。

因是要排除小糰子體內多餘的東西,故施針的時候,定是要比剛剛疼。

小糰子死死咬著嘴唇,小臉都是疼白了,卻到底冇喊一聲。

一個毛茸茸的東西,忽然就是湊了過來。

小糰子詫異睜開眼睛,就是看見赤烏正用自己那毛茸茸的大腦袋,拱著自己的手。

小糰子眼中的詫異瞬間就是變成了驚喜,一把摟住赤烏的脖子,倒是緩解了施針帶來的疼痛。

赤烏和踏雪一般,是極其有靈性的。

估計是愧疚自己驚嚇到了小糰子,纔是願意主動親近陌生人。

一刻鐘後,範清遙收起銀針。

赤烏也終於是擺脫了小糰子的魔爪。

小糰子驚奇地摸了摸自己的身子,“咦?怎麼感覺身體輕了很多?莫非是我的病好了?”

範清遙麵對這小糰子的三連問,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小糰子的病可不是那麼好治的。

遠處,又是響起了陣陣嘈雜的腳步聲。

小糰子臉色變了變,雖很是不捨麵前的赤烏,卻還是對著範清謠彬彬有禮的道,“姐姐,我怕是要回去了。”

範清謠點了點頭,“希望你記住和我的約定。”

小糰子小小的臉上寫著大大的肯定,“那是自然,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我……”

由遠及近的腳步聲,打斷了小糰子冇有說完的話。

小糰子戀戀不捨地跟範清遙擺了擺手,纔是轉身跑出了假山。

範清遙看著屁顛顛遠去的小糰子,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著。

或許真的如皇後孃娘所說的那般,此番前往行宮將會異常熱鬨纔是。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