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百裡榮澤想要藉助潘家的手,將潘家二小姐送到六皇子府邸,不過隻是為了藉此試探地拉攏六皇子。

就是說,當初連百裡榮澤也隻是試探著看看能不能通過韓家抓住周家。

本就是試探而已,結果卻是被百裡鳳鳴將訊息給散了個人儘皆知。

一時間,暗中爭權的皇子們自是急不可耐的。

既是三皇子能夠拉攏韓家,那麼他們同樣也是可以。

所以就是有了今日的局麵。

可眾人卻忘記了,韓耀就算是川州總督,官高二品,可週家到底是六皇子的母家。

說句不好聽的,若六皇子不是迎娶了韓婧宸,韓家又憑什麼跟周家扯上關係?

所以,重點從來都不是韓家,而是六皇子。

六皇子是懦弱無能,又無權無勢,但他卻是周家實打實的親外孫。

如今,眾人都巴巴的討好韓家,根本就是捨近求遠繞了彎路。

當然,就算現在那些想要拉攏周家的人反應過來,怕是也無濟於事了。

範清遙是真的驚歎了。

先是散播出訊息,讓百裡榮澤成為出頭鳥……

再是吸引著其他皇子追隨著百裡榮澤的腳步,忽視最為重要的六皇子……

百裡鳳鳴這一箭雙鵰的手段,簡直不要太高明啊。

眾人也是在這個時候,纔是後知後覺地回過神來。

他們這是被三皇子給帶偏了。

而且是那種一去不複返的跑偏。

隻是看著六皇子那出奇堅定的目光,所有人心裡都是知道,就算他們反應過來怕也是跟周家再無緣了。

一時間,眾人不得不將幽怨的目光投擲向罪魁禍首。

要不是你三皇子心思不健全考慮不周到,又怎麼會把我們都給拐進山路十八彎?

冤大頭一般的百裡榮澤頂著一眾怨恨的視線,隻覺得頭痛欲裂。

其實,他原本也不過隻是想要藉助潘家試探韓家的。

可怎麼就是將韓家當成了靠近周家的目標了呢?

驀地,百裡榮澤就是想起來了。

是傳言,都是那傳言說他巴結韓府靠近周家,而當初的他心急怕被其他的皇子聽見傳言捷足先登,便是一鼓作氣的認準了靠近周家就能夠結實周家。

說白了,他其實也是被傳言所蠱惑了。

隻是現在,說什麼怕是都已經晚了。

“皇兄咱們走吧,彆讓我外祖和外祖母等得太久纔是。”六皇子本著破罐子破摔的心情,拉了拉百裡鳳鳴的袖子。

其實,六皇子心裡清楚,今日皇兄出現在這裡也絕非是偶然的。

但麵對其他人的如狼似虎,他就是覺得皇兄就算有利可圖也是讓人安心的啊。

從小生長在一眾的皇子之間,六皇子自然明白皇子們之間的波濤洶湧。

雖然,他是對那把椅子冇有興趣,隻要衣食無憂就好,但就算想要混吃等死,也總得找個靠譜的大腿。

左右衡量,六皇子就覺得,還是太子的大腿結實一些。

所以,六皇子心甘情願的就是趕緊伸手抱緊了。

百裡鳳鳴看著六皇子於懦弱之中蛻變出的一抹堅定,心照不宣地笑了,“走吧。”

隻是還冇等六皇子反應過來,就是看見百裡鳳鳴一個人徑直朝著韓府走了去。

然後就是在眾人的注視下,一把拉住了範清遙的手。

如此,所有人纔是反應過來。

這太子殿下不單單是自己走,更是還拉著清平郡主一起走了。

西涼本就是男子為天,更不要說這些含著金湯匙出生的皇子們了。

一般男女齊聚的場合裡,哪怕再是恩愛的夫妻,都是要分個男尊女卑的。

可是瞧瞧如今這本應該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不但對主動跟清平郡主說話,如今更是走還不忘把人一併帶走……

這哪裡是對婚事漠不關心啊?

這根本就是太關心了好吧!

若說太子確實是一眾皇子裡麵身份最高貴的那個,隻是曾經的太子不善露麵,更是整日窩在東宮養病,故久而久之的,主城的人就是都忽視了這個太子。

就算是儲君又如何,結果還不是個活不長的病秧子。

但是現在卻不同了,看著太子殿下那俊秀的麵龐,簡直是比在場的所有人都要神采奕奕,在陽光的籠罩下好似都是能發光的。

雖說太子跟清平郡主的婚事是板上釘釘了,可眾人卻冇有不後悔的。

要是他們早就知道今日的太子殿下會如此出眾,又頗得皇上賞識……

當初他們就是把人腦袋擠成狗腦袋,也是要給自家女兒爭一爭這個太子妃的啊。

常言道,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在太子光環的籠罩下,就是連一向溫潤有禮風度翩翩的三皇子都不值一提了。

更是還有人慶幸著,好在今日各家的皇子聰明點冇有出麵,不然豈不是要跟三皇子一樣悲哀的被比進塵埃裡去?

六皇子本身就是鹹魚一條,自然不在意周圍人比較的目光。

但是同樣的目光落在百裡榮澤的身上,就變得異常鋒芒刺背了。

本就是一直籠罩在心頭的那股怨念,再是流淌過四肢百骸,眼看著百裡鳳鳴拉著範清遙上了馬車,百裡榮澤再是忍無可忍地暴怒出口,“還冇等大婚就如此的知廉恥!簡直是丟了皇家的顏麵!”

眾人皆驚。

不敢置信地看著眼珠子都是怒紅了的三皇子。

先不說人家太子跟清平郡主已是被賜婚,就單單說真的有損皇家顏麵,跟你有啥關係,該操心的不應該是皇上嗎?

三皇子,您那明顯嫉妒到扭曲的嘴臉,彆以為我們冇看出來啊。

其實這話在脫口而出的時候,百裡榮澤就已經是後悔了。

就是連他都察覺到今日的自己太過沖動了。

隻是如今話已經說出口,百裡榮澤就算是硬挺都得挺著。

百裡鳳鳴麵對百裡榮澤憤怒異常的嘴臉,隻是輕輕一笑,“三皇兄教訓的是,隻是劉皇弟還要大婚,懇請三皇兄高抬貴手,待他日我定親自登門跟三皇兄賠禮。”

這話,說的異常謙遜。

若是平時,隻怕百裡榮澤做夢都是能夠笑醒。

但是現在,百裡榮澤卻是氣得都是能站著昏倒了。

跟太子的謙遜有禮比起來,本就是無理取鬨的百裡榮澤儼然就是成了一個笑話。

六皇子滿眼感激地看向太子,莫非這就是傳說抱大腿的滋味?

都是坐在轎子裡快半個時辰的韓婧宸,屁股都是疼了,無奈輕咳,“六殿下,莫要錯過了吉時纔是。”

六皇子這纔是回神,趕緊在眾人的幫襯下上了馬,搖搖晃晃地打道回府了。

在場的賓客們見此,也是紛紛坐上了各自的馬車。

散了,散了。

不散難道等著三皇子再是衝著他們狂吠嗎?

正是坐在韓家正廳的韓耀,聽聞著門口的小廝來報,重重地鬆了口氣。

雖說他冇想過要如此著急的站隊,可既是已冇有退路,太子總是比三皇子要好。

起碼自家的女兒跟太子妃的關係親密,再是加上太子是六皇子主動選擇的,如此也算是夫妻一條心了。

韓夫人看著自家老爺,也是跟著暗自鬆了口氣的。

昨日見老爺跟三皇子相談甚歡,她都是要擔心死了。

好在老爺及時拒絕了三皇子,如今這局麵也算是皆大歡喜的。

礙於韓家的二老冇有前往六皇子府邸,大多數的孃家賓客也是直接就離去了。

至於那些皇子的母家們,見再是冇有甜頭自也是散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