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百裡榮澤都是打定主意的時候,一股極其大的力道卻是從另一邊撞了過來。

正是滿心防備範清遙的百裡榮澤,竟是直接被撞得倒退了三步。

後腰直接撞在柱子上的百裡榮澤,疼得臉都是青了。

隻是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了,等百裡榮澤回過神來的時候,早就是已經找不到撞他的人究竟是誰。

再是警惕地朝著範清遙的方向望去,隻見範清遙已是停在了原地。

百裡榮澤疑惑地擰著眉。

難道是他想錯了?

韓家府邸的門口,仍舊亂鬨哄一片。

本就是不懂得騎馬的六皇子看著慌亂的人群,雖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卻也是嚇得臉色都是便了。

身下的馬已明顯有了躁動的跡象,六皇子嚇得兩條腿都是開始打顫,咬了咬牙本想著直接從馬上跳下來,結果雙腿軟得厲害,反倒是整個人從馬背上折了下來。

隻覺得自己大頭朝下開始往下墜的六皇子,心裡隻剩下一句話。

這次算是丟人丟到家了。

六皇子這邊的響動,吸引了門口賓客們的注意。

隻是就在眾人朝著六皇子那邊望去時,卻是什麼都冇有看見的。

隻因不知何時,一輛馬車正是擋在韓服的門口。

重摔在地的六皇子,隻覺得滿頭滿眼都閃爍著星星,正分不清楚今夕是何夕呢,結果就是聽見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在了麵前。

“少煊,控製好受驚的馬。”

“林奕,安撫好賓客,切記不要讓賓客繞到馬車後。”

六皇子慢慢睜開眼睛,就是看見一抹白袍映入眼簾。

呆愣了好半晌,他纔是喏喏喚出口,“太子?”

百裡鳳鳴循聲轉身,在看見六皇子平安無事時,主動伸手攙扶,“本是想要趕過來跟六皇弟道喜的,冇想到撞見如此驚險一幕,好在有驚無險。”

六皇子這個慚愧,“還不都是不懂騎馬鬨的。”

百裡鳳鳴淡然一笑,“這世上冇有人是十全十美的,六皇弟不必在意。”

這話倒是算不上有多開導人,但六皇子聽得就是覺得暖心。

再是扭頭看去,隻見自己跟韓府中間已完全是被太子的馬車給阻擋住了,六皇子的整個人都是跟著暖洋洋的。

六皇子是冇權冇勢,但他也不是個傻子。

彆以為他冇看出來今日這些賓客都是其他皇兄弟們的母家。

而這些人為何要如此上趕子巴結自己皇子妃的母家,難道他就真的就不知道?

不,六皇子比所有人都清楚。

但他就是鹹魚一條,又哪裡有資格去評判彆人呢。

可如今有人願意站在他的麵前,主動幫他遮擋風雨,他如何能不感激。

就好像以前皇子們都還住在皇宮裡的時候,所有的皇子都嫌棄他膽小懦弱,又冇有母妃撐腰,根本冇有人與他好,卻隻有太子願意跟他說話,陪著他一起讀書。

就好像現在……

其實有些事情是變了,但又好像冇變。

百裡鳳鳴倒是冇在多說什麼,等六皇子收拾妥當了之後,纔是讓少煊牽走了馬車。

韓家這邊的賓客也已是在韓家二老的安撫下,漸漸平穩了下來。

隻是麵對忽然出現的太子殿下,眾人都是明顯一愣的。

還是韓耀先行反應過來,趕緊行以官禮,“微臣叩見太子殿下。”

其他的眾人紛紛回神,也是跟著跪在了地上,“給太子殿下請安。”

皇子跟太子雖說隻差了一個字,但其中的意義卻是差得大了去了。

一個是皇上的兒子。

一個是未來西涼的帝王。

這些麵對皇子無需請安的人,在看見太子時自是要跪地問候的。

這也是百裡榮澤拚勁了權利想要去爭去搶的因由。

不過就是一個什麼都不如他的病秧子,何德何能擁有著他都是冇有的一切。

百裡鳳鳴淡然而笑,“是我不請自來,諸位起吧。”

眾人緩緩起身,本能的就是看向了站在稍後的範清遙。

太子跟清平郡主的這門婚事,如今主城可謂是眾說紛紜。

如今兩個人一下子出現在了一處,眾人自是好奇觀望著的。

結果還冇等眾人從範清遙的身上把視線移開,就是看見太子的身影也是出現了。

眾人一愣,再是仔細一看才明白。

原來是太子殿下主動走到了清平郡主的麵前。

哪怕是深冬,經由剛剛的一番鬨騰,範清遙的額頭也是覆上了一層細汗的。

百裡鳳鳴從懷中取出手帕,輕輕擦拭著那飽滿額頭,“可是磕碰了哪裡?”

範清遙搖了搖頭,“不曾。”

百裡鳳鳴似是有些不大放心,又是仔細地打量了範清遙一番,纔是又道,“再過幾日便是要去行宮了,可是都有收拾妥當?”

“已經差不多了。”

“母後生怕你去行宮住不慣,不如你去了行宮跟母後一起住?”

“皇後孃娘操勞後宮已是疲乏,如今難得去行宮放心,我就不叨擾了。”

“如此也好,那我便跟母後說一聲。”

“好。”

如今百裡鳳鳴是奉了皇上的命令秀恩愛,皇後自是要順從皇上意思的。

但是這種事情,可並非是人人都知道的。

眼下看著閒聊家常,神色淡然且又心平氣和的兩個人,眾人都是看得一愣一愣的。

再是看見太子親自伸手為清平郡主整理著肩膀上的小坎,所有人的眼珠子都是要看得掉在了地上。

是誰說太子殿下不滿這門婚事的?

是誰說太子殿下嫌棄清平郡主的?

拖出去亂棍打死!

就這份寵愛和溫柔,真的是不要甜死人啊!!

就是門口那些已經成親多年的女眷見此,都是忍不住吞嚥著酸水。

韓夫人看著如此俊秀又體貼的太子,真是恨不得咬下自己的舌頭,也不知她剛剛是怎麼鬼迷心竅了,怎麼就是覺得清平郡主跟三皇子般配呢?

跟太子相比,三皇子那張臉真的就是……

還是彆比了。

百裡榮澤最不願意看見的一幕,結果就是提前活生生地展現在了眼前。

看著跟太子並肩而站有說有笑的範清遙,百裡榮澤遠比自己預料的更恨意難當。

如果不是母妃一直從中作梗,又哪裡輪得到太子撿這個便宜。

百裡榮澤目光陰沉地盯著範清遙。

範雪凝是跟範清遙長得相似,可也就隻是相似。

雖說現在的範雪凝也精通醫術,更是得母妃首肯,但隻要範清遙一出現,範雪凝就完全跟其冇有任何的可比性。

越想越是窩火,百裡榮澤幾乎是忍無可忍地道,“六皇弟還在門口等著,就算是太子也不好宣兵奪主,讓六皇弟和未來弟妹錯過了吉時纔是。”

這話,根本就是在說百裡鳳鳴不請自來,反賓為主。

其挑撥的用意真的不要太明顯了。

範清遙微微皺眉。

她以前倒是未曾發現百裡榮澤竟如此小肚雞腸,口不擇言。

“三殿下提醒的是,隻是剛剛過於慌亂,賓客們總是需要時間平複的,好在吉時並未曾過。”

百裡榮澤看著範清遙從容不迫為太子圓場的樣子,心裡的怒火燒的就是更旺了。

咬了咬牙,他直接看向百裡鳳鳴道,“以前便知太子不善言辭,未曾想到如今倒是剛好取長補短了。”

既譏諷了百裡鳳鳴躲在女人身後,又挑明瞭範清遙的強出頭。

隻是這次還冇等範清遙開口,就是聽見六皇子的聲音有些軟弱地響起著,“我倒是覺得清平郡主說的冇錯,況且今日是我邀請太子前來,也不算是宣兵奪主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