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在這時,門外響起了少煊的聲音,“殿下,到了。”

百裡鳳鳴雖未曾迴應,卻還是停下了原本的動作,埋頭在她的鬢邊,臉頰微微磨蹭在她光滑細膩的臉龐,讓自己一點點的冷靜下來。

不知過了多久,他纔是戀戀不捨地鬆開了懷裡的她,“真想快些迎娶你過門。”

範清遙無奈地整理著自己的衣衫,連話都是懶得說的。

百裡鳳鳴低低一笑,握著她的手拉著她一同走出了馬車。

街上的熱鬨,順勢將二人所圍繞。

抬頭看向麵前的酒樓牌匾,範清遙倒是並不意外。

既是奉旨秀恩愛,總是要招搖過市的。

因不是飯點,酒樓內吃飯的人並不多。

範清遙跟著百裡鳳鳴上了二樓,在小二的引領下進了一間雅間。

小二麻利地上了菜之後,便是關上雅間的門退了出去。

範清遙並冇什麼胃口,索性便是將今日在韓府發生的事情講述了一遍。

百裡鳳鳴將一杯茶推在了範清遙的麵前,聽聞此話倒也並不驚訝,“六皇弟母妃去的早,但其母家周家卻是都察院右副都禦史,周大人在主城更是頗有人脈,如今大理寺卿,太常寺卿,都是周大人曾經的得意門生。”

範清遙倒是冇想到,六皇子母妃的家族竟如此榮耀。

難怪百裡榮澤一心想著要往六皇子府邸送潘家的人。

隻要是巴結上了六皇子,便是能夠以此作為打通周家的敲磚石。

“六皇子的母家可是一塊上好的肥肉,隻怕三皇子不會如此輕易死心纔是。”以範清遙對百裡榮澤的瞭解,在他未曾達到目的前,絕不可能善罷甘休。

難怪上一世百裡榮澤能在主城如魚得水,看樣子那個時候便是已拉攏到了周家。

“三皇兄想要拉攏周家是算計是好,但錯就錯在太過心急了一些。”百裡鳳鳴嚐了一口這家的小炒肉還不錯,便是給範清遙也夾了一些。

範清遙的心思卻都在百裡鳳鳴剛剛的話上。

如今皇子們都到了各立門戶的年紀,不單單是百裡榮澤想要拉攏權貴,其他的皇子自也是都想到了這一點。

如果百裡榮澤真的成功拉攏到了周家也就罷了。

但若是百裡榮澤冇有拉攏到周家,反倒是還泄露出了想要拉攏周家的意圖,理所應當的就是會被其他的皇子當成眼中釘,肉中刺。

獨吞一塊肥肉的滋味是美,但若是跟眾人爭搶一塊肥肉……

這其中滋味就很酸爽了。

範清遙知道百裡鳳鳴已是有了章程,便不再多話。

剛巧此時,樓下的街道上路過一輛馬車。

雖是不見其內,但馬車棚上的蛟龍足以說明其皇子的身份。

範清遙一下子就是明瞭了,軫夷國來訪,各個皇子自是將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軫夷國攝政王的身上,畢竟若真的能得軫夷國攝政王青睞,必定會在爭權的路上給予最為強勁的依靠。

就好像現在,仍舊還有皇子坐著馬車往皇宮裡麵趕。

而百裡榮澤便是趁著這個空擋,瞄準了周家。

“軫夷國攝政王可並非是那般好相於的。”

範清遙扭頭看向百裡鳳鳴。

能讓他說出這種話的,實在是讓她驚訝。

“莫非是目中無人,驕傲自大?”

百裡鳳鳴莞爾一笑。

若當真是如此就好了。

算起來軫夷國抵達西涼也有一段的時間了,隻是自從在宮門前聽過軫夷國攝政王的聲音之外,便是再冇有人見過軫夷國攝政王,就是連其太子都在寢宮之中整日閉不見客。

“前幾日軫夷國的攝政王倒是麵見了父皇,隻是短暫的聊了幾句便冇了下文。”

如此說來的話,軫夷國來西涼的目的,到現在為止還是個迷。

百裡鳳鳴頓了頓又道,“不過聽聞父皇給予軫夷國攝政王一塊進出宮門的令牌,這段時間倒是也能看見有軫夷國人出入宮門。”

範清遙微微蹙眉,“如此說來的話,除了皇上之外,再冇有人見過那位攝政王?”

百裡鳳鳴搖了搖頭,“軫夷國攝政王確實神秘,不過父皇身邊那位得寵的芸鶯答應卻整日都會前往軫夷國所在的寢宮,禦前傳來的訊息是運營答應每日都會陪伴軫夷國太子。”

一個皇上身邊的答應,卻會整日陪伴在異國太子身邊……

這樣的事情怎麼看都是不符合常理的。

可若是換一個角度的話……

驀地,範清遙就是想起了那日在軫夷國隊伍裡聞到的味道。

“隻怕軫夷國到西涼的目的是為了治病。”

範清遙清楚的記得,當時軫夷國整個隊伍都瀰漫著九尾龍葵花的味道,如果隻是單憑味道,她自是不敢肯定軫夷國抵達西涼的目的,但若是將所有的事情都串聯起來的話……

答案就很顯而易見了。

軫夷國的先帝已駕崩,膝下又隻有太子一人,若被朝中人得知唯一的太子身患隱疾,隻怕整個朝堂都是要震盪不堪的。

當然,此訊息也絕不能泄露給其他國家知曉。

如今各國實力相當,誰也不保證會不會有人在軫夷國群龍無首時,盯上軫夷國。

眼下,軫夷國攝政王親自帶著太子來西涼看病,但又無法相信將太子的病情直接告知,故才從皇上的手裡要來了出宮的牌子,以此方便軫夷國自己在西涼的主城內尋求可靠的大夫。

至於芸鶯能夠陪伴在太子身邊的原因……

怕也是如此了。

“總是要找個機會跟軫夷國人見上一麵的。”

芸鶯是愉貴妃的人,芸鶯接觸軫夷國人,其目的不過是在為百裡榮澤拉攏攝政王。

範清遙自是不會眼睜睜看著軫夷國攝政王,成為百裡榮澤的囊中之物。

皇上連進出宮的令牌都是能夠給軫夷國,可見對軫夷國的敬讓。

若百裡榮澤當真得到軫夷國攝政王的支援,百裡鳳鳴這太子之位怕要坐不穩了。

“若是想要見軫夷國的攝政王,倒也無需如此刻意,這次於宮過年,軫夷國攝政王已是同意帶著太子一併前往。”

竟是同意了?

範清遙的眉頭皺得就是更緊了一些,“可是知道為何同意?”

百裡鳳鳴搖了搖頭,“軫夷國攝政王從不按常理出牌。”

前往行宮冬獵是芸鶯所提,若軫夷國攝政王當真也是芸鶯所慫恿而去……

百裡鳳鳴卻道,“芸鶯還冇有如此大的麵子。”

範清遙點了點頭。

一個連皇上都無法掌握的男人,又怎麼能是芸鶯所算計的。

隻是不管如何,這次前往行宮她都是要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才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