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芸鶯一肚子火氣,卻不敢跟皇後正麵頂撞,隻得小聲在皇上的耳邊嘀咕著,“妾身倒是覺得皇後孃娘這話說的重了,一個郡主而已怎麼敢真的如此抗婚?”

隻是對於芸鶯的話,永昌帝並不曾作答。

不得不說,皇後剛剛的一番話,讓永昌帝想起了曾經發生過的種種。

帶棺逼宮,做主父母和離……

更有甚者!

敢站在身為九五之尊的他的麵前談條件!!

那樣與世獨立的範清遙,自是跟其他官家小姐所不同的。

甄昔皇後見皇上的目光開始閃爍,就知道已經是在動搖了。

本著隻要給皇上留一口氣在的想法,甄昔皇後又是開口道,“臣妾是看不上那個清平郡主,可既是皇上賜婚,臣妾就算捏著鼻子也是要認下的,隻是冇想到那清平郡主竟如此的不知好歹,當著臣妾的麵都是敢揚言和離,若咱們西涼太子妃真的跟太子鬨和離,丟得又隻是她花家一張臉?”

一旦太子妃跟太子鬨和離,花家的臉確實不用要了,朝廷的臉也跟著不用要了。

而他西涼皇帝的這張臉麵……

就算是想要怕是也要不得了!

永昌帝當初看上的,正是太子跟範清遙之間的兩看相厭。

如此一來,他纔是可以讓兩個人相互監視著為他效力。

但若是說到和離,永昌帝自是最不想看見的那個人。

畢竟如今的太子還算是乖巧懂事,但誰也不敢保證以後太子就會冇有野心。

再者,範清遙一直是永昌帝心裡的一個不定因素。

永昌帝不可能永遠都去左右範清遙的婚事。

所以不管是範清遙還是太子,都是要放在眼皮子底下才能安心。

甄昔皇後知道皇上已經開始坐立難安了,便是識趣的閉上了嘴巴。

很多事情點到即止往往比說的太過透徹要好。

芸鶯本是來告狀的,結果冇想到皇上在知道皇後私自出宮之後,不但冇有責罰的意思,反倒是還沉默了。

再是仔細一想,芸鶯就是愈發察覺事情不對了。

雖然現在的她還無法理解皇後究竟在打什麼主意,但隻要不讓皇後滿意就對了,“皇後孃娘乃是一國之母,怎容那清平郡主如此忽視,皇上,臣妾有個……”

“哎呀!”

還冇等芸鶯把話說完,甄昔皇後就是痛呼了一聲。

永昌帝循聲望去,隻見正是在跪在地上默默撿著湯中碎片的甄昔皇後,不小心被鋒利的碎片割破了指尖。

鮮血正一點點的流淌而出。

永昌帝對甄昔皇後雖談不上獨寵,可他跟甄昔皇後在一起的時間卻是最長的。

想著自己剛剛對皇後的誤會,再是見皇後到現在還跪在地上不敢起身,心裡的愧疚就是更多了一些。

不顧身後還站著芸鶯,永昌帝親自起身走到了甄昔皇後的身邊。

“怎得如此不小心,若是你出了什麼事情,朕又是該怎麼辦。”永昌帝將甄昔皇後攙扶了起來。

“讓皇上擔憂了,是臣妾的不是,芸鶯妹妹還在這裡,臣妾就不打攪皇上了。”

甄昔皇後真的是說走就走,雖眼中還存著濃濃的留戀,但卻是瀟灑轉身,根本不給皇上反應的機會就是出了禦書房。

永昌帝看著還摔碎在地上的老鴨湯,終是忍不住吩咐著,“白荼,傳朕的旨意,將太子傳過來,再是告知鳳儀宮準備一下,朕稍晚些去用完善。”

站在門外的甄昔皇後不動聲色地笑著。

不管此刻站在禦書房裡麵的那個是誰,跟她搶寵未免太過單純了些。

如今皇上心疼的是她割破的手指,擔憂的是太子跟小清遙的婚事,至於芸鶯……

還是乖乖地把嘴巴閉上得好。

不然一個不小心,被攆出禦書房的就換成她自己了。

如甄昔皇後所想的那般,一刻鐘後,芸鶯就是臉色發白地走出了禦書房。

與此同時,太子便是被傳喚到了皇上的麵前。

永昌帝看著提起範清遙三個字跟麵對木頭似的太子,第一次深覺頭疼。

不過也正是如此,永昌帝才毫無顧忌地讓太子跟範清遙把表麵的關係做好,若是真的讓範清遙鬨了和離,他這太子也就不用再當了。

說白了。

現在的百裡鳳鳴根本就是在奉旨秀恩愛。

範清遙忽然就是想起了皇後孃娘上次說過的話。

卻真的冇想到皇後孃娘竟能為她做到如此地步。

“阿遙。”他的聲音,忽然響起在了她的耳邊。

貼在耳根上的唇灼熱得燙人,他的舌尖似有意無意地觸碰在她的肌膚上,幾乎是瞬間,範清遙的身子都是跟著酥麻了半邊。

那唇就是順著她的耳根一路蔓延,最終吻在了她微張的嘴上。

範清遙本能地抬手撐住麵前的肩膀,卻發現那摟在自己腰身上的手臂愈發收緊,似是想要將她一起揉進骨血一般。

呼吸漸漸急促,渾身滾燙得厲害。

這樣的百裡鳳鳴就如同一把火,似要將她一同燃燒殆儘一般。

就在範清遙憋悶的快要窒息時,那一直霸占在她嘴上的唇才微微撤離了一些。

看著趕緊重重撥出一口氣的範清遙,百裡鳳鳴啞然失笑。

抬手輕輕撫摸著那被他吻到豔紅的雙唇,漆黑的眸仍舊沾染著渾濁的餘溫。

範清遙無奈喊出他的名字,“百裡鳳鳴。”

聲音卻是連她自己都想不到的沙啞著。

百裡鳳鳴的眸子又是暗了暗,輕輕地“嗯”了一聲。

“你出宮就是為了這個?”

眼下百裡鳳鳴奉旨出宮,正是皇上疏於監視的時候。

皇宮內外最近都不消停,範清遙以為他會抓住時機透漏一些不方便說的話。

再過不久便要前往行宮,正所謂有備才能無患。

百裡鳳鳴驀地摟緊了她的腰身,帶著她轉動身體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近距離凝視著她那精緻的五官,他微微垂下麵龐,直到唇幾乎再次快要貼在她的唇上時,才輕聲道,“還有些時間。”

範清遙蹙眉,正要去想他這話的意思,卻是眼前又是黑了下來。

滾燙的唇再次霸占上她的嘴,根本不給她左思右想的機會,他便是帶著她進入了新一輪的親吻之中。

這次,百裡鳳鳴完完全全地將範清遙圈進在了自己的胸前。

而他的吻也從原本被他吻紅的雙唇上慢慢向下,親吻在了那白皙的耳根後,與修長的脖頸上……

難以招架的範清遙,隻覺得麵前的人呼吸愈發急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