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俞嶸見範清遙同意了,趕緊指著不遠處的巷子,“就在馬車裡。”

範清遙讓凝涵進門取來藥箱,自己則是連忙跟著範俞嶸朝著巷子深處走了去。

愈發靠近,血腥味便是愈發濃烈。

等範俞嶸打開車門,之間點燃著燭台的昏暗馬車裡,早已是血水一片。

花翎疼得早就是失去了意識,整張臉薄如金紙,呼吸都是微弱的幾乎察覺不到了。

範清遙趕緊提著裙子上了馬車,順手將身後的車門關死。

掀起花翎的裙襬,朝著裡麵摸索而去,已是能夠摸到孩子的頭部。

“小姐,藥箱。”凝涵舉高手,將藥箱托起在了車窗外。

範清遙一把接過藥箱打開,另一隻手則是掰開了花翎的嘴,將一顆保命的丹藥墊在了她的舌根下,纔是又吩咐,“趕緊去府邸裡取幾床棉被,再是弄個炭爐過來!”

凝涵點著頭,匆匆跑走了。

馬車裡的範清遙則是將花翎身上的衣衫全部褪了下來,以銀針刺穴的方式,用疼痛刺激著花翎。

昏迷著的花翎,漸漸有了意識。

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就是看見一少女正一臉平靜的跪在她的雙腿前。

花翎嚇了一跳,下意識的要合上雙腿,“你,你是誰?”

範清遙觀察著素紅身下的情況,一把握住其雙腿,“我將你贖出來,並不是讓你如此窩囊的帶著孩子一起去送死的。”

素紅自從從良的那日,便是一直猜想給自己贖身的人。

但怎麼都冇想到會是麵前如此年輕的少女!

而且她這少女她是見過的,更聽說的……

清平郡主!

未來西涼的太子妃!!

“現在不是發呆的時候,想要保住你的孩子就要配合我。”範清遙說著,鬆開了握在素紅腿上的雙手,轉而將銀針一根根地從現有的穴道上,又是轉移到了其他的穴道。

以外的是,素紅的雙腿並冇有再次併攏。

等範清遙一切準備就緒,再是朝著素紅看去時,素紅則是堅定地點了點頭。

她自然是要這個孩子的。

這是她的孩子,誰也奪不走。

馬車外麵,範俞嶸的心都是提起在了嗓子眼上。

好在冇過多久,馬車裡就是傳來嬰兒的啼哭聲。

範俞嶸激動地趴在馬車邊,急切地詢問著,“是男孩吧?一定是男孩兒吧?”

範清遙並不曾回答範俞嶸的問題,隻是將包裹好的嬰孩遞了出去。

範俞嶸結果嬰孩,便是迫不及待地伸手摸了進去,當觸碰到什麼的時候,興奮的整個人都有些不正常了,“是男孩兒!我終於有後了!”

哪怕就是妾侍生的也是好的,起碼他終於有兒子了啊!

興奮異常的範俞嶸抱著繈褓中的兒子,又是哭又是笑的。

隻是對於還在馬車裡的素紅,卻是連詢問一句都是冇有,就好像這個人的死活早已不是那麼重要了。

馬車裡,素紅那虛弱的麵頰上黏著濕噠噠的亂髮。

她不敢置信地望著那個剛剛還說要護著她一生一世,現在卻連她死活都不曾過問的男人,隻覺得有什麼東西在心裡慢慢破碎著。

“無需為這種人難過傷心,他本就是自私自利至極的,所謂的甜言蜜語不過隻是一時新鮮,所謂的海誓山盟也不過是想要讓你生下兒子。”

對於這個渣爹,範清遙還是非常瞭解的。

當然,範清遙也並不覺自己說的話有多殘忍。

要讓一個還抱有幻想的人認清現實,最好的辦法便是親眼讓其看見殘酷的真相。

素紅身為主城人,自是知道範清遙跟範府的糾葛。

同樣的,她也相信範清遙的話。

“清平郡主放心,我既是進了範府,便是冇想過要委屈了自己成全了旁人,我更是不會辜負了清平郡主曾經為我花的銀子,以及現在的救命之恩,今日的事情是我大意了,我以為老爺在府裡,少奶奶便是不會為難於我,結果冇想到……”

範清遙很喜歡素紅的聰明,但就是有些不大通透。

“範府一直未曾有男嬰,你就算是個妾侍,若能生出男嬰,也算是為範府傳宗接代了,故無論是範府的哪個男人,自都是在你身上寄托著希望的,如此你纔是能夠平穩懷胎如此之久。”

對於範自修和範俞嶸都加倍重視的人,醉伶就算恨極也不敢輕舉妄動。

如今卻是在這個時候光明正大動手,隻怕是有人回來給她撐腰了。

畢竟,當初的範雪凝可是跟著愉貴妃膝下的雲月公主一起離開主城的。

而能夠將範雪凝進諫給愉貴妃的人,就隻有範自修。

當然,單憑一個範雪凝,不足以讓範自修如此的置之不理。

除非……

“當一個人徹底失去希望的時候,自是會對曾加諸希望的人不聞不問,甚至是……恨之入骨。”

素紅驀地瞪大了眼睛,心跳都是加速了些許,“清平郡主的意思是……”

範清遙輕輕點頭,“反正有人已經篤定你絕對生不出孩子,既是個無論如何都不會落地的孩子,自她說是男就是男,她說是女就是女了。”

一股恨意,流淌過素紅的四肢。

冇想到醉伶竟如此的狠,為了扳倒她,連她肚子裡的孩子都不放過。

“清平郡主放心,我知道還怎麼辦了。”

範清遙自然知道,能跟醉伶抗衡如此久的女子,自不會是什麼省油的燈。

素紅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好自己的情緒,等範清遙下了馬車之後,便是柔柔地喚了一聲範俞嶸的名字。

範俞嶸這纔是想起了素紅的存在,再是看見馬車裡的素紅那般虛弱狼狽,難得的升起了一絲的愧疚和心疼。

“清遙,今日的事情……”範俞嶸本是想要跟範清遙道謝的,可是回頭的功夫卻是見範清遙已回到了府邸,根本不給他說話的時間。

範俞嶸又是站在原地凝望著不遠處的府邸片刻,纔是坐上了馬車。

範清遙回到了府邸後,便是將凝添叫到了麵前,“今晚去範府盯緊,我要知道醉伶的一舉一動。”

讓素紅看清楚範俞嶸的自私,就是讓素紅毫無顧忌的大鬨一場。

如此纔是能夠將醉伶逼迫到絕境。

屆時根本無需引-誘,走投無路的醉伶自然主動將範雪凝找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