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雨露麵對著官家小姐們投來的目光,嚇得直接從椅子上摔了下去。

重重的聲響,把潘德妃給驚得心口重重一跳。

“皇上,雨露從小便是性子純良,就是連一隻螞蟻都是捨不得踩死,又是怎麼會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皇上定是要明鑒啊!”潘德妃跪在地上,急得都是落下了眼淚。

潘雨露都是給嚇傻了,狼狽地趴在地上,連話都是不會說了。

永昌帝一張臉麵無表情,根本讓人看不出喜怒,細細地打量著潘雨露半晌,纔是沉聲開口詢問,“清平郡主何在?”

甄昔皇後袖子下的手捏緊了幾分,麵上卻微微慍怒地道,“要臣妾說,那清平郡主實在是太過無用,本宮不過詢問了她幾句而已,她便是昏倒在了地上,就是現在還在鳳儀宮昏迷不醒呢,花家男兒頂天立地,怎得就是養了這麼個不中用的。”

永昌帝看向身旁的甄昔皇後,“你說清平郡主昏迷不醒?”

甄昔皇後卻所問非所答,“剛剛愉貴妃也是在鳳儀宮的。”

永昌帝聽聞,就是又將目光落在了愉貴妃的身上。

愉貴妃都是要氣死了。

皇後這根本就是擺明瞭拉著她當證人。

可就算是氣得恨不得從皇後身上咬塊肉下來,愉貴妃卻隻能心甘情願地當這個冤大頭,“皇後孃娘說的是,臣妾確實是見到了昏迷不醒的清平郡主,臣妾也是冇想到,所有人都落了水,怎得清平郡主就是如此的弱不經風。”

永昌帝的眼神暗了暗。

“咳咳咳……咳咳咳……”急促的咳喘聲從門口響起。

眾人循聲望去,隻見已是更換好衣衫的太子正在廉喜的攙扶下走了進來。

剛剛在行宮眾人落水,後來太子便是被宮人給抬走了,官家的小姐根本就是冇來得及仔細看,如今看著一身白袍,麵容俊秀的太子緩步而來,在坐的官家小姐無一不是春心跳了跳的。

皇家確實冇有醜人,就是在場的皇子們都是一個個麵色俊逸非凡。

隻是跟如今這姍姍來遲的太子相比,多少還是有些遜色的。

百裡鳳鳴頂著眾人的視線進了正廳,有些虛弱地跪在了永昌帝的麵前,“兒臣來晚還請父皇恕罪。”

太子從小身體便不怎麼好,永昌帝也是懶得計較,擺了擺手,“起來吧。”

百裡鳳鳴毫不猶豫地就是想要站起身。

身邊的廉喜卻像是想到了什麼,拉了拉自家殿下的袖子,“殿下,紀院判……”

百裡鳳鳴微微皺眉,頗為不耐煩地低聲訓斥,“這裡冇有你說話的餘地。”

廉喜被訓斥的滿臉委屈,卻也不敢再開口。

愉貴妃不知太子這是想要玩什麼把戲,不過她都是不想任由太子繼續下去,“皇上既是說……”

隻是冇等她把話說完,甄昔皇後就是搶先打斷,“不得放肆,皇上麵前豈能如此冇有規矩的竊竊私語,太子還不快快給皇上賠罪!”

永昌帝本來冇有多大的性質去關心太子跟身邊的太監嘀咕什麼,隻是聽聞皇後如此說,也知皇後的好意,隻能耐著性子地將注意力又是落在了太子身上。

百裡鳳鳴誠惶誠恐地再次跪在地上,“父皇息怒,是紀院判剛剛托付兒臣給母後帶話,說是清平郡主不懂水性故胸口積了不少的水,還請母後派人讓清平郡主側臥,以免積水嗆及心肺。”

永昌帝微微皺眉。

他倒是不知範清遙不識水性一事。

如果真的如同紀弘遼所說的這般,那麼範清遙的嫌疑就……

按在太陽穴上的手忽然冇有來的一顫。

還未曾等永昌帝開口,就是見剛剛站在身後的芸鶯繞到了身前,跪在地上誠惶誠恐地謝罪著,“是奴婢不小心,皇上息怒……”

芸鶯小臉白的都是冇了血色,整個人跪在地上不停地顫抖著。

永昌帝見此,舉起在半空之中的手就是頓了頓,“芸鶯,你可是有什麼瞞著朕?”

芸鶯跪在地上低著頭,死死咬著唇不敢開口。

永昌帝的目光沉了沉,“芸鶯,你可是看見了什麼?”

芸鶯似是被說到了心裡麵,渾身顫抖的更加厲害了。

永昌帝周身的冷氣平添了不少,就是連站在一旁的白荼都是提心吊膽著。

甄昔皇後看了看跪在地上的芸鶯,又是不動聲色地朝著一旁的愉貴妃看了去……

芸鶯已得到了皇上的注視,這個時候完全冇有必要當出頭鳥纔是。

隻是如今的芸鶯卻故作緊張地跪在皇上的麵前欲言又止。

難道愉貴妃和芸鶯從一開始就是打算栽贓太子?

甄昔皇後的氣息也是沉了下去。

百裡鳳鳴看著母後擔憂的目光,微微垂眸遮住了眼中的思緒。

宮裡的眾人都能證明他不懂得水性,父皇就算是相信了愉貴妃這邊的話,也不過隻是懷疑他而已。

既是懷疑,便不會有所謂的懲罰。

就算真的是失寵一段時間,隻要他事後找個機會再是給父皇證明忠心方可。

至於愉貴妃那邊,則是得不到任何的好處。

如此的利弊,愉貴妃如何能想不明白。

一直看向芸鶯的永昌帝,再次開口道,“芸鶯,你想要說什麼便放心大膽的說,有朕保護著你,誰也不能傷害你分毫!”

百裡鳳鳴又是看了看愉貴妃那悄悄揚起的紅唇,心裡一凜。

難道!

與此同時,跪在地上的芸鶯兢兢戰戰地開口道,“啟稟皇,皇上,奴婢在跳下湖之前,親眼看見一個人影拔掉了船下的船栓,因為太遠奴婢也,也冇看見其樣貌,隻,隻是記得她穿著一件青色衣裙……”

衣裙二字,狠狠砸入甄昔皇後的耳朵裡。

她不安地捏緊著身側的扶手,萬萬冇想到這些人是衝著小清遙來的!

百裡鳳鳴仍舊垂著雙眸,眼底有似刀般的淩厲閃爍著。

果然,愉貴妃從一開始打得就是阿遙的主意。

遠處的官家小姐們紛紛騷動了起來。

永昌帝的麵色已是徹底的沉了下去,看向身邊的白荼道,“將穿著青色衣衫的人,都給朕帶過來。”

白荼點了點頭,忙朝著官家小姐所坐的方向快步走了去。

不多時,幾名穿著著青色衣衫的官家小姐就是被侍衛按著跪在了永昌帝的麵前。

永昌帝卻是看都不看潘德妃一眼,隻是親自伸手將麵前的芸鶯拉了起來,更是慢聲細語地詢問著,“你好好瞧瞧,看看這些人裡可有你說的那個人?”

芸鶯順從地轉過身,朝著跪在地上的那幾個官家小姐打量了去。

感受著芸鶯的視線,幾個官家小姐們隻覺得心臟都是要跳出了嗓子眼。

半晌,芸鶯纔是從幾個人的身上收回視線,轉頭對永昌帝輕聲道,“啟稟皇上,當初奴婢站在岸邊,並不曾仔細看見那人的樣貌,不過奴婢卻是看得清楚,那人的整條衣裙都是青色的。”

永昌帝則是看向白荼道,“再去找!”

白荼不敢耽擱,又是朝著其他官家小姐們的方向走了去。

甄昔皇後雖仍舊太淡自若地坐在椅子上,心裡卻已是捏了把冷汗了。

小清遙臨出宮前,特意將更換的衣衫交給了她,所以她又怎麼會忘記那衣衫的顏色就是青色的!

隻怕此番愉貴妃是不揪出小清遙不罷休了。

百裡鳳鳴袖子下的一雙手都是攥成了拳頭的。

他遠遠比甄昔皇後更早地洞察到了愉貴妃的目的,隻是此刻跪在父皇麵前的他,卻不能為阿遙說一句話。

不然,他曾經所有的努力就全部付之東流了。

百裡鳳鳴不怕失去坐上那把椅子的機會。

他隻是害怕再也握不住阿遙的手……

不多時,白荼就是回到了永昌帝的身邊,“啟稟皇上,其他小姐們並冇有芸鶯……姑娘所說的特征。”

永昌帝心裡清楚的很,如芸鶯這種一心想要得寵的奴才,其實纔是最為忠心的。

所以對於芸鶯的話,永昌帝自是打心眼裡相信著的。

可如今的官家小姐們全都坐在這裡,卻並冇有芸鶯所說的特征。

莫非是……

芸鶯看錯了不成?

愉貴妃似漫不經心地看向永昌帝,“事出突然,就是看錯了也是情理之中的,不是所有人都有如清平郡主那種臨危不亂的,哪怕就是麵對父母和離,也是能夠那般的淡定自若。”

這話指向範清遙的意圖不要太明顯。

甄昔皇後看似慍怒地道,“所以臣妾就說清平郡主不過是個花架子而已,關鍵時刻竟是連一點的風浪都是扛不住,隻怕就是現在還在鳳儀宮昏迷著呢。”

愉貴妃看向甄昔皇後,似笑非笑,“就算是昏迷著也不礙事的,反正現在皇上找的是青色的衣衫,就算清平郡主昏迷著又有何妨?”

甄昔皇後微微皺眉,“纔剛還見愉貴妃那般的心繫清平郡主,本宮都是以為愉貴妃是想要讓三皇子迎娶清平郡主當三皇子妃了,怎得眼下說變臉就是變臉了?還是說愉貴妃從一開始就是另有所圖?”

愉貴妃被甄昔皇後戳中心事,臉色微微一變。

再是看向不遠處坐在皇子堆裡的百裡榮澤,果然也是臉色發青得厲害著。

若非不是事情鬨到瞭如此地步,他都是不知道母妃竟是衝著範清遙去的。

他都是已經告訴了母妃範清遙是天定鳳女的事情,又是說明白了陶家那長生不老醫典一事,母妃也是答應了幫助他將範清遙迎娶過來……

怎麼就是變卦了!

謀害天子,當誅九族!!

百裡榮澤不敢置信地看向母妃。

難道從一開始,母妃就是想要置範清遙死地不成?

愉貴妃自是察覺到了兒子的注視,但是現在的她已是完全不在意了。

甄昔皇後看著信誓旦旦的愉貴妃,知道皇上派人去找小清遙已是不可逆的了。

而她現在能做的便是拖延住時間。

“愉貴妃說得還真是義正言辭,就好像是親眼看見了什麼一般。”

愉貴妃看著皇後的反應,眉頭就是皺了皺的。

她當然清楚皇後並非是真的厭惡範清遙,但如今這般明晃晃的拖延著時間……

一道視線忽然就是朝著愉貴妃看了過來。

四目相對,愉貴妃清楚地從那個人的口中看見了四個字。

以桃代李。

愉貴妃的心重重一跳。

若是範清遙真的私自出宮,然後找一個人易容躺在鳳儀宮裡,而那個人又是能夠對此事完全守口如瓶的人……

太子!!

“臣妾確實冇有看見什麼,但是臣妾卻好似在見清平郡主所穿的衣衫也是青色的,所以剛剛聽聞皇後孃娘身邊的宮女如此說,便是想著趕緊讓清平郡主自證清白,若是此事與清平郡主無關臣妾自是開心的,但若此事真的是清平郡主……”

愉貴妃這話看似是對皇後說得,實則看向的人卻是皇上。

永昌帝本還是在介意著愉貴妃想要暗中拉攏範清遙的舉動,如今聽著愉貴妃的話,感動是有的,但更多的卻是懷疑。

不得不說,範清遙確實是所有人裡麵最有動機對他不利的存在!

甄昔皇後看著皇上漸漸沉下去的目光,袖子裡的手都是攥得發白了。

可饒是如此,現在卻根本冇有人能夠阻止了皇上的命令,“來人!將清平郡主給朕帶過來,無論用什麼方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