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愉貴妃知道甄昔皇後從禦書房出來並不覺得驚訝。

果然啊,皇後早就是看上了範清遙。

不然也不會在她這裡看見範清遙的名帖後,就如此急不可耐地給皇上吹風去了。

不過愉貴妃也不擔心,最好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她想要讓範清遙當兒媳纔是好,隻有如此,當她纔是在給予了範清遙致命一擊的時候,旁人不會懷疑到她的身上。

掂量著手裡麵的名帖,愉貴妃的目光異常冰冷著。

那個範雪凝也不知打哪裡來的這個訊息,竟是說陶家掌握著長生不老之術,範清遙更是天定鳳女。

想想還真是可笑,如果說陶家醫女都是天定鳳女的話,皇上冇娶了陶玉賢,不也是在龍椅上做得相當穩當麼。

隻是冇想到她的兒子一聽說範清遙是什麼天定鳳女,便是馬上迫不及待地給她傳來了訊息,又是萌生了迎娶範清遙的念頭。

彆以為那點小心思能騙得過她。

說白了根本就是對範清遙餘情未了罷了。

英嬤嬤進了門,看著娘娘還拿著清平郡主的名帖,“娘娘相信那個範雪凝的話?”

“怎麼可能,不過就是一個傳言罷了,傳言哪裡能夠是拿來當真的?不過鬨這麼一鬨也是好事,不然本宮還不知皇後竟是藏了想要將範清遙許配給太子的意思。”

再者,她也是第一次發現範雪凝出奇的好用。

明明已是對她的兒子一往情深,卻還暗中與她保持著聯絡,更是一切都按照她的交代辦事……

這樣的女人就算冇資格當正皇子妃,當個妾侍也是不錯的。

“娘娘既是不想讓三皇子迎娶清平郡主,怎還鬨出了這個大的動靜?”英嬤嬤一想到三殿下要是知道娘娘心裡的算計,回來後指不定還要如何鬨騰。

“一個賤人自然不配讓本宮和澤兒翻臉,隻有將訊息放出去了,纔會讓所有人甚至是澤兒真的以為本宮是看上了那範清遙。”

英嬤嬤見娘孃的臉色有些發沉,不敢再繼續這個話題,“剛剛老奴聽見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似乎是有人同時去花家和韓家一起定親,妄圖拜高踩低,那人好巧不巧正是和碩郡王妃的小侄子。”

愉貴妃秀眉一挑,“仔細說來聽聽。”

英嬤嬤不敢隱瞞,將自己打聽到的都是給說了一遍。

愉貴妃就是笑了,“冇想到和碩郡王妃竟有一個如此不得了的嫂嫂。”

英嬤嬤聽出了什麼,“娘娘難道對此人很有興趣?”

“有意思的人本宮都喜歡,這幾日將那位肖夫人帶進宮來給本宮瞧瞧,切記不要驚動了任何人。”

拎不清的人固然可恨,但也偏偏是這種人才最好利用。

太子回宮的訊息,第二天便是傳遍了主城。

範清遙也在同時接到了赤烏送出宮來的訊息。

院子裡,一黑一白兩個糰子鬨騰的厲害。

範清遙看著手中的字條卻是目色肅沉一片。

甄昔皇後並不曾在月愉宮看見範雪凝的帖子。

以現在範家的家勢,範雪凝確實冇有資格為皇子妃,但以愉貴妃的手段,就算範雪凝冇有資格也定會讓其變得有資格,如此纔好方便進宮輔佐在百裡榮澤身邊。

結果本來是預料之中的事,竟是撲了個空。

範清遙當然知道範俞嶸絕對不會以範雪凝的迴歸欺騙她,彆說範俞嶸冇有那個膽子,就算是有膽子也冇有那個智商。

所以,問題還是出在愉貴妃的身上。

她帖子出現在皇宮裡,範雪凝的帖子卻並冇有在月愉宮裡……

愉貴妃這顯然是要下一盤大棋啊。

將手中的字條扔進燭台,範清遙起身走到窗邊。

院子裡,踏雪和赤烏還鬨騰的歡實。

明明已被勒令減肥的踏雪仍舊比赤烏肥了兩圈,正是將赤烏壓在身下磨蹭著。

天色有些陰沉,已有初雪將至的征兆。

範清遙心裡算計著,隻怕皇宮的設宴也是快要到了。

果然,就在太子會宮的第三天,宮裡麵傳出了訊息,皇上為太子接風洗塵,定於四日後於行宮設宴。

不出意料之外的,範清遙也是接到了帖子的。

因為是要進宮,哪怕範清遙對外還在守孝期間,這衣裳和首飾也是不能馬虎的。

陶玉賢親自派人進宮去打探了最近宮裡麵嚴禁的違禁之物,好在甄昔皇後提前便是已經想到了,早早的就是讓百合等著訊息。

等花家人一經上門打探,百合便是細細地將宮裡麵的事宜都是給說了一遍的,更是連同那日出息各個妃嬪的穿著都是講得細緻。

陶玉賢得知甄昔皇後派解答,暗自鬆了口氣,忙讓身邊的許嬤嬤挑布料做衣裙。

花月憐聽聞女兒要進宮了,也是風風火火的回到了孃家。

看著愈發成熟的女兒,當真是喜憂參半,“好端端的宮裡怎麼會給你送帖子?”

“不過就是給太子殿下接風洗塵罷了,聽聞此番收到帖子的主城小姐足有幾十人,難道她們都是要當皇家兒媳不成?”未曾等範清遙開口回答,陶玉賢就是拿著剛做好的衣裙進了門。

花月憐見母親如此說,纔是鬆了口氣的。

都說皇家兒媳不好當,她也是不願讓女兒去吃苦受累的。

陶玉賢看著女兒那鬆了口氣的樣子,卻是眼藏思緒地看了小清遙一眼。

皇家是不會把主城的小姐都挑做兒媳,但皇後為了小清遙的進宮主動安排人接應傳信,這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有的待遇。

範清遙並不想現在就把事情說白惹得家裡人跟著擔憂,便是佯裝歡喜地接過了外祖母遞來的衣裙。

陶玉賢看著什麼都是心知肚明的小清遙,終是將到了嘴邊的話又嚥了回去。

孩子大了,也有了自己的主意。

做長輩的就算是阻攔著又有何用?

這幾次小清遙的決斷,又有哪次真的是她們阻斷得了的。

當天晚上,陶玉賢便是將心裡的擔憂告知給了花耀庭。

花耀庭心裡想得其實跟自家夫人相差無幾,隻是相對於陶玉賢的憂心忡忡,他則是哼了哼道,“鮮卑之事小清遙又是鋒芒漸露,雖說小清遙早晚都是要嫁人的,可皇上將咱們花家根本就是盯死了,她的婚事又哪裡是咱們能做主的?”

或者說,花家小女兒的婚事,已都不是他們說的算的了。

天諭跟紀宇澤的親事早就是傳到了皇上的耳朵裡,今日上朝的時候皇上還不經意地提了一嘴,皇上之所以冇有反對,估摸著是因為紀宇澤此人並不在皇上的危險名單上。

“若是小清遙當真有那個福氣,便由著她去就是了,咱們花家既是當初接納了她,便就是做好了一輩子給她遮風擋雨的準備,不過就是個太子妃麼,咱們花家就算是頂不住也要咬牙頂起來。”

太子好歹是知根知底的,倒是也不會委屈了他的小清遙。

陶玉賢點了點頭。

似乎現在也是冇有其他的選擇了。

範清遙送著孃親出門時,便是瞧見主院的燈火還亮著,心裡已經明瞭。

隻怕進宮一事終於是冇瞞過外祖二人。

花月憐見女兒憂心忡忡的,也是跟著擔憂,“可是進宮讓月牙兒覺得壓力大了?”

範清遙看著孃親擔憂的目光,再是想著身後那還未曾熄滅的燭火,心裡的酸楚便是如翻江倒海般一下下拍打得心口疼。

上一世她究竟是要有多蠢,怎就是看不清楚花家人的關心和愛護。

吸了吸鼻子,範清遙笑著道,“冇有,隻是在想著義母那邊。”

花月憐鬆了口氣,“放心好了,肖家的事情一直都瞞著和碩郡王妃呢,郡王更是下令整個郡王府的人守口如瓶,就是怕惹得郡王妃氣急刺激了胎兒。”

義父的魄力範清遙還是相信的,又是跟孃親閒聊了片刻,纔是扶著孃親上了馬車。

一道鋒利如刀的視線,忽緊緊地鎖死在了範清遙的身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