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鴻飛當然並不覺得是自己的錯。

雖然他心裡已是知道母親汙衊花家三小姐在先,可那又怎麼樣?

說到底還不是因為花家三小姐本身就放蕩不檢點,不然又是怎麼能被他母親給汙衊了。

再是看看這範清遙,竟是如此將他的顏麵踩在腳下,麵對如此薄情寡義的女子,他如今還能夠站在這裡,就已經是給了她最大的麵子了。

麵對如此無恥的肖鴻飛,就是範昭都有了想要殺人的衝動。

奈何四目相對時,範清遙卻是風輕雲淡地搖了搖頭。

越是有威望的門戶,便越是明白周全。

如這種當麵打臉的事情又怎麼能做的出來?

就算韓家夫人聽信了肖家夫人的話對花家有了誤會,有韓婧宸在也絕不是可能讓韓家做出這種事情的。

這種相信,與自信無關,是範清遙對有情的肯定。

肖鴻飛和肖夫人因為韓家小廝的到來而挺起了腰板,更是想要藉著韓家的威望趕緊從這花家逃離出去。

“怎麼說成親也是肖家跟韓家兩家的事情,請韓管事隨著我前往肖家小坐片刻,如此也好商議一下定親的事宜。”

肖鴻飛也是撐足顏麵地道,“雖說我與韓家小姐未曾見過有些,但韓家小姐的大名我卻是早已如雷貫耳的,如今能夠被韓家小姐所欣賞乃是我的榮幸,還請韓家放心,待定下親事,我定會對韓家小姐疼愛有加。”

韓家管事看著說走就走的肖家母子都是懵了。

他從站到這裡不過就是說了一句話而已,這肖家的母子究竟是如何能夠順水推舟的連定親都給想好了……

莫不是有什麼大病!

韓家管事上前幾步,攔在了肖家母子的麵前,雖麵上仍掛著笑容,但說出口的話可是就不那麼好聽了,“若非我家夫人有急事告知肖家夫人,我也不會來花家叨擾,既肖家夫人如此心急,我便是索性把話說開了,我家小姐親口讓我帶話給肖家夫人,就是死也不會給肖家夫人這樣兩麵三刀,小肚雞腸,狗仗人勢,虛偽至極的人當兒媳的,至於我家夫人……則是完全尊重我家小姐的決定。”

肖家夫人,“……”

說是晴天霹靂也不為過!

肖鴻飛麵對如此突如其來的轉變,臉色自也是冇有好到哪裡去的。

韓家管事看著白日夢破碎的母子,也是說不上的厭惡著。

來之前他本來還想著彆把臉麵徹底撕破。

畢竟肖家這邊可是跟和碩郡王妃還有關係的。

但是如今看著肖家母子這自以為是的嘴臉,他是實在忍不住了。

就憑你們也想藉著韓家的威望踩低花家?

我呸!

“韓家乃是名門府邸,怎可做出如此損傷我肖家顏麵的事情!”肖鴻飛怒氣沖天,緊緊咬著牙關,就跟韓家做了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一般。

凝添看了半天總算是看明白了,這肖鴻飛根本就是自以為是且狂妄自大的主兒,隻要是有一丁點不合他的心意,便錯的都是彆人。

韓家管事可是冇空在這裡跟這對自私至極的母子繼續浪費時間,甚至是連看都是不再看肖鴻飛一眼,隻是轉身對著範清遙恭敬而笑,“我家夫人說了,今日的事情是我韓家叨擾了,他日我家夫人定親自做東給清平郡主賠罪,還有我家小姐也讓我給清平郡主帶個話,隻要有我家小姐在,便是誰也不能欺負了清平郡主。”

範清遙的心裡暖暖的,“韓家夫人見外了也是言重了,我跟婧宸乃是好友,不過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而已,談何打攪,勞煩韓管事隨著我往院子裡走一走,我有些東西帶給韓家夫人和韓小姐。”

範清遙說著,親自領著韓家管事出了門。

瞧瞧人家清平郡主的做派,不愧是獨自能夠撐起花家的人,和這種人打交道就是讓人覺得舒服啊。

韓家管事跟著範清遙往院子外走去,連看都是不再看肖家母子一眼。

範昭見自家的小姐都是走遠了,擰眉走到呆若木雞的肖家母子麵前,攆蒼蠅似的道,“不知肖家夫人和肖侍讀是打算自己走出去,還是需我親自送一程?”

肖夫人就是想不明白了,明明先前的時候韓家夫人都是答應好了的,怎麼才一眨眼的功夫就是變卦了?

再是仔細想了想韓管事的態度,肖家夫人的火氣就是衝了上來,“好哇!你們花家人果然都是賤皮子!尤其是那個範清遙,為了勾-引我兒,竟是攪黃了我們肖家跟韓家的……”

“何人如此在我花家大呼小叫!”未曾等肖夫人把話說完,就是見花耀庭大步而來,身後還跟著花家的一眾女眷們。

其實早在韓家管事登門的時候,她們便是跟著公公一併過來了的,若不是婆婆說小清遙自己能夠處理好,她們早就是衝進去撕爛那肖家夫人的嘴了。

在她們的麵前辱罵她們的小清遙?

誰給你的勇氣!

肖鴻飛看著花耀庭虎目圓睜不怒自威的樣子,心下顫了顫,就算是有再多的怒火也得儘力往下壓著,“花老將軍放心,我肖家人馬上就走。”

花耀庭本身就是個護犢子的性子,如今又是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是給聽了個明明白白,再是見肖鴻飛那自詡清高的模樣,抬腳就是踢了過去,“我花家豈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肖鴻飛被花耀庭踹了個倒仰,倒在地上滾了幾圈纔是停了下來。

肖夫人都是要嚇死了,尤其是花耀庭身上那股子的血氣,是真的把她震懾的一丁點脾氣都冇有了,“花老將軍息怒,我們馬上就走,走……”

花耀庭落下抬高的腿,負手而立,“肖家小子你給我記住了,以後若是你再敢踏進我花家的門檻,我便讓你再是如今日這般滾著出去!”

肖鴻飛捂著自己的胸口,隻覺得肋骨都要折了。

肖夫人連忙見自己的兒子給攙扶了起來,連頭都是不敢抬的匆匆朝著大門走去。

陶玉賢是真的冇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不過很多事情說開了反而是好的,就好像是這個肖家,既跟她花家不合,倒是不如早早散了。

肖夫人拖拽著肖鴻飛上了馬車,可謂是狼狽異常。

馬車裡,肖鴻飛的眼中是從不曾流露出的恨意,“好一個花家!好一個範清遙!”

肖夫人看著兒子那咬牙切齒的模樣,也是心疼不已,“我當初就是看出來那範清遙不過就是個狐媚的,千般的防備結果還是被那狐狸精托生的給禍害了。”

如今韓家退婚的如此執著,她們可是該如何是好?

事已至此,肖鴻飛連看都是懶得再看自己這虛偽的母親一眼,強撐著身體挪坐到了一旁,透著車窗恨恨地盯著西郊府邸的門口回不過神。

無論是韓家還是花家,不管是韓婧宸還是範清遙,他都是冇打算要放過。

夜色下,肖鴻飛那透心涼的目光,看得肖夫人都是渾身冰涼著,生怕再是惹得花家人過來算賬,忙喚著車伕道,“趕緊走。”

剛巧此時,親自送韓家管事出門的範清遙撞上了肖鴻飛那冇來得及收回的目光。

四目相對,範清遙置若罔聞,完全如同冇有看見一般。

反倒是韓家管事看著肖鴻飛那雙眼睛,心裡不是滋味的厲害。

怎麼惡人反倒是還有理了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