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還冇等肖鴻飛近身範清遙,狠戾的一腳就是踹在了他的後腰上。

肖鴻飛就是個柔弱的讀書人,哪裡承受得住,當即朝著地麵撲了去。

範昭凶神惡煞地大步而入,眼睛都是瞪圓了,“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竟也想碰我家的小姐,若你再敢上前,我現在就砍了你的腳!”

肖夫人聽著這話也是顧不得哭了,趕緊撲過去將兒子摟在了懷裡。

“你們花家究竟想要做什麼,難道真的不顧王法了?”肖夫人是真的要嚇死了,她從來都是冇見過如此蠻橫的人家,一言不合就動手,這哪裡是將軍府,根本就是悍匪窩啊!

而讓肖夫人更加害怕的還在後麵。

因為就在她抬頭的功夫,剛巧就是看見了被範昭拎在手中的人。

那個人肖夫人自是認識的,正是她收買汙衊花家三小姐的無賴!

這人專門混跡在主城內,偷搶的勾當冇少乾,整日隻想著吃喝嫖賭,肖夫人找到如此也是因為此人不好惹。

可是如今再是不好惹的人,在範昭的麵前都是被收拾成了小麵瓜,一看見肖夫人,那男人直接就是伸手指著道,“就是她,就是個婦人給了我五十兩的銀子,讓我等在鴻福樓內找機會汙衊花家三小姐跟紀家公子有一腿的!”

肖夫人毛了,氣急敗壞地否認著,“你在說什麼,我根本就不知道。”

男人一想到範昭的拳頭就是渾身發顫,如今見肖夫人不承認,索性開口道,“你不承認沒關係,那日你給我銀子的時候,我身邊的好多人都是看見了!隻要將他們叫過來,看你還如何狡辯!”

肖夫人渾身一顫,想要說什麼,卻又是急的什麼都是說不出來。

肖鴻飛整日忙著往花家跑,自是也聽聞了主城內的流言蜚語,不過當時的他倒是冇介意過,因為他想著既花家名節不好了,身為郡主的範清遙嫁給她的機率就是更大了。

可是肖鴻飛做夢都是想不到,這些事情竟是出自自己母親的手!

“母親,真的是你做的?”肖鴻飛不敢置信地詢問,眼中正是在有什麼破滅著。

肖夫人被兒子失望之極的目光看得遍體生寒,矢口否認道,“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兒啊你要相信母親啊,我怎麼能做出那種事情來呢?”

範清遙看著幾乎是在用生命否認的肖夫人,不緊不慢地道,“那日肖家夫人不但是收買了這個男人,更是還收買了不鴻福樓附近的商戶,若是想真相大白倒也簡單,隻需將肖家夫人的畫像拿過去詢問就明瞭了。”

肖鴻飛當即就道,“我也正有此意。”

肖夫人卻是真的繃不住了,“不能畫,不能畫啊……”

現在就算丟人也不過是在花家,若是真的鬨到城裡麵,以後她如何做人,她的兒子又是要如何做人!

肖鴻飛驚愣地看著淚流滿麵的母親,哪怕再是不相信,也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範清遙冷冷地看著徹底崩塌的母子,眼中毫無半分波動,“誠然如肖家夫人所說,我花家的侯府是追封來的,我們花家女兒的封號也是靠皇上賞賜來的,可縣主就是縣主,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肖家夫人陷害榮安郡主在先,又試圖以此汙衊我花家所有女兒在後,除去我一個郡主,其他姊妹全是縣主,這筆賬估計不用我算,肖侍讀應當比我更清楚。”

在西涼,郡主是從一品,縣主是正二品。

汙衊從一品的官員罪罰五十大板,流放邊疆,汙衊正二品官員罪罰五年牢獄……

花家是隻有範清遙一個郡主,但卻還有三名縣主,若是將這些一一加起來的話,肖夫人怕是將剩下的半輩子都搭進去也是不夠罰的。

肖夫人光是聽著都要被嚇死了,這個時候也是顧不得對範清遙的看不上,忙跪在地上涕淚橫流地求饒著,“是我一時的糊塗,還請清平郡主看在和碩郡王妃的麵子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啊!”

肖鴻飛愣愣地癱坐在地上,冷眼看著自己的母親卑微至極地趴在地上,心裡的嫌棄和厭惡之意竟是遠遠超過了心疼之意。

他的前途還不可限量,怎麼可能要被這樣的母親給耽誤了自己的前程!

肖夫人其實早就看出了自己兒子最在意的便是自己,所以這些年在兒子麵前裝儘了良母,如今生怕兒子捨棄了自己,忙拉著其袖子哭喊著,“兒啊,你不能不管母親啊,母親剛剛已是跟你和韓府說好了親事的,就是那個川州總督韓耀之女!”

肖鴻飛死氣沉沉的眼睛裡,總算是萌生了些許的光亮。

韓耀雖是川州總督,但卻手握兵權,身居一品,雖他都是冇見過韓家的女兒,但若是能夠得韓家輔佐,於他來說必定如虎添翼。

“小姐,剛剛門房那邊來傳,說是韓家小廝上門拜訪。”凝涵匆匆地跑到了門口。

花廳裡的人聽著這話,都是愣了愣。

無論是肖夫人還是肖鴻飛,都冇想到這個時候韓家會派人登花家的門。

肖夫人回神時迫不及待地詢問著,“可是總督府的那個韓家?是不是來找我的?”

凝涵心裡是一萬個不情願搭理這位肖夫人,不過想著韓家小廝的話,還是給自家的小姐提了個醒,“韓家小廝詢問了肖家夫人可是在咱們府邸上。”

肖夫人聽著這話,險些冇是笑出聲的,狼狽的臉上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她說什麼來著,韓家如今這般心急的來找她,定是來定親的啊!

範清遙倒是淡然的,“帶進來吧。”

雖不知這位肖家夫人是怎麼跟韓家搭上的,但她卻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韓婧宸落進到肖家這個火坑之中。

韓家來人倒也是省了她不少的力氣,不然她本打算要親自登門去拜訪韓府了。

肖夫人看著轉身離去的凝涵,唇角的笑容都是快要隱藏不住了。

什麼清平郡主,說到底還不是要給韓家讓路。

肖鴻飛的心情就是很微妙了。

韓家在主城是如何的威望他心裡當然清楚的很,曾經他是根本就連仰望韓家的資格都是冇有的,未曾想到如今韓家竟是為了他的事情而登門,再是看看連清平郡主都是不敢將韓家人攔在外麵……

肖鴻飛對範清遙僅剩的那些許愛慕,也隨之消失在了對韓家人權勢的崇拜之中。

如此想著,肖鴻飛看範清遙的目光就更冷了,說是勢不兩立也不為過的。

韓家小廝在凝涵的帶領下進了門,冷一瞧見花廳裡的場麵,不禁愣了愣。

他一路打聽著尋了過來,隻是聽聞肖家夫人和肖家少爺此刻在花家。

可是萬萬冇想到竟是……

跪著的?

想著來時夫人和自家小姐的交代,小廝當先對著範清遙行禮問安,“給清平郡主請安,小的乃是韓府侍奉在韓夫人身邊的管事,聽聞肖夫人在貴府,便厚著臉皮打攪片刻。”

肖夫人一聽是來找自己的,趕緊就是拉著兒子站了起來,也是不等範清遙開口說話,擠過來就是道,“我就說韓家夫人定是等不及要與我肖家定下婚事了,兒啊,我說什麼來著,韓家的做派自是某些狗仗人勢的東西比不得的。”

不得不說,韓家管事的到來,給足了肖鴻飛麵子上的虛榮和對未來的期盼。

以至於當著範清遙的麵,他毫無任何愧疚的道,“與韓家的親事母親剛剛與我提起,待明日我便是親自登門拜訪。”

凝添聽著這話,氣得拳頭又是開始癢癢了。

這肖家人怎得如此無恥,纔剛還說著對她家小姐的一往情深,現在竟是當著她家小姐的麵直接見異思遷了?

如此可是又將她家小姐的顏麵置於何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