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郊府邸。

範清遙吃了午飯便是一頭紮進了自己的院子。

永昌帝雖一直將淮上挖礦的事情遮掩的密不透風,但朝廷卻以修建淮上為由,不斷地從軍中派遣著資曆淺軍齡低的士-兵前往淮上。

範清遙並不知道淮上礦山的挖掘進展如何了,但是她知道,皇上既不斷派兵,定是百裡鳳鳴以各種理由索要的。

如此看來,舅舅們應當是已經開始暗自招兵了。

淮上所處的位置已是偏北,若不提前做好抗寒的準備,舅舅和私兵隻怕要遭罪。

花家軍不比朝廷的軍隊來得威武且光明正大,這些私兵願意投奔花家的旗下,為的不過就是花家軍的待遇和條件遠比朝廷軍隊來得更好。

所以在正式入冬前,勢必要做好最足的抗寒準備。

範清遙將幾種活血暖身的藥方寫好,又是親自調配出了幾幅藥品,便是將狼牙叫了過來,“將這些東西儘快送至淮上,告訴二姐其中的,穿心蓮,四方草,一定要在大雪將至之前備足纔是。”

狼牙點了點頭,接過行囊無聲離去。

凝涵隨之進門小聲道,“小姐,範家老爺來了。”

範清遙知道,就算自己的這個渣爹再渣也是有些自知之明的,若非不是有了能夠換銀子的東西,就算再怎麼囊中羞澀也是不敢輕易登門的。

所以很顯然,這是來給她送訊息了。

“從後門引進來吧。”

凝涵頷首,趕緊就是出了門。

十月底的天氣,西涼主城已開始持續降溫,奈何窮到身無分文的範俞嶸卻連一件像樣的秋袍都是買不起,如今身上穿的還是前年壓箱底的,如今就算是燙平了穿在身上,顏色和款式也是落後褪色的厲害。

前些日子花月憐再嫁的時候,其實他也是聽說了的,可始終冇有勇氣去看看,奈何就算他閉門不出,仍舊擋不住那訊息一個個地往他的耳朵裡麵鑽著。

聽聞著城中百姓們稱讚著花月憐的十裡紅妝,孫澈的疼愛嗬護,範俞嶸也不知道自己如何了,竟在府邸裡哭了整整一日。

眼下跟著凝涵如同做賊似的進了西郊府邸,但見府邸裡的下人都是穿著嶄新的秋衣,範俞嶸的心裡便是愈發的不是個滋味了。

若當初他知道被他攆出門的妻女能有今日的飛黃騰達,他就是死也不會……

可這世上哪裡有什麼如果呢?

滿身寒涼的範俞嶸進了屋子,便被屋內燒著的炭盆撲了個渾身一暖。

範清遙正是坐在軟榻上喝茶,見範俞嶸那窮酸的模樣倒也冇露出任何的表情,隻是指了指對麵的椅子道,“坐吧。”

範俞嶸忙不迭地點了點頭,恭恭敬敬地坐在了對麵,“清遙近來可好?”

範清遙於心中冷笑一聲。

以前對她生死不顧的人,現在倒是關心起她來了。

“父親有話便是直說吧,不若一會待外祖父回來見著了父親,父親怕是難保全須全尾。”範清遙單刀直入,不願意在這種人身上浪費一分一秒。

範俞嶸一想到花耀庭的威嚴,便是渾身一顫。

隻是一想到現在範家跟花家的天壤之彆,纔是禁不住酸溜溜地道,“天氣冷了,府內卻還冇存夠銀子買木炭,你祖父年紀大了,近來更是感染了風寒連著幾日都是在府邸裡養病了,還有上次跟著我一起回去的那個姨娘,再是過四五個月也就要生了,我已經是找過人給看了,說是個男孩兒,清遙啊你就是要有弟弟了……”

範清遙聽著範俞嶸的喋喋不休,麵上無半分波動。

範俞嶸見自己的哭窮冇啥效果,這纔是咬了咬牙又道,“倒是你繼母這些時日心情不錯,經常跟城內的那些高門夫人們小聚。”

範清遙將手中的茶杯,不輕不重地放在了矮幾上,“父親似乎忘記了,我孃親已是跟你和離了,我稱呼你一聲父親,是我尊重我身體裡流淌著的血,但那些無關緊要的人無論是活著還是死了,又與我有何乾係?”

範俞嶸被噎了個臉色發青,卻不好發怒地繼續道,“我當然知道這個道理,你這孩子也是不等我把話說完,那日你繼……醉伶回來後似是有些醉酒了,我模糊聽見她好像是說你妹妹……那個雪凝就是要回來了。”

範清遙微微垂眸,遮住眼中的思緒,“父親可還聽見了其他?”

範俞嶸搖了搖頭。

其實他也開心雪凝能夠回來的,那孩子是他從小疼愛著長大,若是當真回來了怎麼會看著他受苦而不管不顧?

範清遙冇空看範俞嶸坐在他的麵前期盼著範雪凝回來的模樣,讓凝涵拿了一袋的碎銀子就是將其給打發出了門。

適齡的皇子們指婚在即,各個官家府邸都是削尖腦袋的往宮裡麵遞著名帖,範雪凝若是當真趕在這個時候回來,怕也是為了這件事纔對。

當初範雪凝是跟著雲月公主一起走的,很顯然從那時候起她就是愉貴妃的人了。

隻是愉貴妃那個人從來都是利益最大,按照現在範家的勢頭,愉貴妃斷冇有必要費儘心思的將範雪凝隻配給百裡榮澤纔是。

還是說……

愉貴妃根本就是另有所圖?

範清遙思來想去片刻,輕輕喚了一聲,“凝添。”

一直站在門口的凝添循聲進了門。

“從今日起,你仔細看著範家那邊的一舉一動,尤其是醉伶,無論她見過誰我要第一時間知道。”

如愉貴妃那種身份高貴的人,斷不肯能秘密與醉伶相見的。

所以很顯然醉伶知道此訊息,應當是範雪凝悄悄在私下裡告知的。

雖然皇宮那邊她現在還無法伸進去手,但隻要盯緊了醉伶,便定是能夠打探和掌握到範雪凝的訊息。

上一世,年幼的範雪凝同樣是驕縱蠻橫的,後來主城鬨風寒,範雪凝不幸被傳染,當時仍舊是丞相的範自修生怕傳染給整個府邸,從而影響了自己跟兒子的仕途,便是強行讓範雪凝暫時搬出去居住了。

未曾想到,風寒猛烈,範雪凝這一經出去便是住了一年。

再到後來範雪凝回到範家的時候,整個人如脫胎換骨一般,將曾經所有的蠻橫跋扈都變成了狠絕毒辣的心思和手段。

範清遙若是冇記錯的話,上一世範雪凝回到範家時,似也是這個時候。

一種詭異的興奮感隨著血液的流動而蔓延到了心尖上。

那是終於可以報仇雪恨的味道。

“小姐,小姐不好了!”

凝涵匆匆地跑進門,慌亂地整張臉都是白的,“四小姐去祠堂領了五十杖刑,聽,聽說是老太爺準許的!”

範清遙眉頭重重一跳,五十杖刑?

足以要了天諭的性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