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當然不知肖鴻飛內心的憤怒和不堪。

今R國應該是孃親回門的日子,奈何廟街那邊依舊忙碌。

花家二老本就是不受那些死規矩的束縛,也是心疼女兒忙碌了一整日還要來回奔波,乾脆就是帶著範清遙直接來到了巡撫府。

孫澈感激花家二老的開明,哪怕是一身的疲憊,卻是連衣衫都來不及換,在正廳裡全程作陪著。

酒過三巡,孫澈跟自己的嶽父越聊越是投機。

陶玉賢對身邊的女兒擺了擺手,“都是一些無聊的朝中之事,你們坐在這裡也是無聊,你帶著小清遙去院子裡走走也好。”

花月憐怎能不明白這是母親在給自己和女兒製造單獨相處的機會,感激地點了點頭,纔是拉著範清遙出了正廳。

院子裡夜色正濃,涼風習習。

本是守在院子裡的丫鬟,見花月憐穿得單薄,趕緊找來了一件披風攏在了其肩膀上,生怕打擾了花月憐跟範清遙說話,趕緊又是退到了遠處。

範清遙看著巡撫府裡丫鬟對孃親的照顧和尊敬,終是放下了心的。

誥命夫人不過隻是對外麵的一種身份,在府邸裡,尤其是跟在孫澈這些下人的眼裡,其實並不值得一提的,好在孃親此番在廟街的舉動,徹底為自己建立起了威望,當然,孫澈也定是疼愛和尊重孃親的,不然巡撫府裡的這些人,斷不會如此快便是接納了孃親。

花月憐見範清遙的目光一直追著剛剛那個丫鬟,便知道女兒又是在給自己操心了,心裡又是疼又是暖的,走過去握住了女兒的小手,“孃親現在過得很好,倒是你,可是有考慮過自己的事情?”

守孝兩年一過,範清遙便就是到了及笄的年紀。

現在先是把親事定下來,兩年後過禮成親剛好。

範清遙倒是不曾迴避什麼,“孃親說的是肖鴻飛?”

花月憐點了點頭,“和碩郡王妃跟我說,那孩子的人品是極好的,又是和碩郡王妃的外甥,若是咱們單獨找的話,斷再是找不到如此好的人家。”

範清遙平靜且認真地道,“女兒自然也相信義母的眼光,隻是花家現在還未曾徹底安穩,女兒不想這麼快便是考慮了終身大事,還請孃親不要再提及此事,以免耽誤了肖鴻飛的未來纔是。”

花月憐未曾想到女兒竟回答的如此決絕,“你都是不打算再考慮一下的?”

範清遙笑著搖了搖頭,“孃親也說還有兩年呢,不急。”

話是如此說,可事關女兒未來的幸福,當孃的如何能不急。

可……

“既是如此,明日我便是親自寫信跟和碩郡王妃推辭了便是。”花月憐也是無奈。西涼一向憑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花月憐知道自家的月牙兒是個穩重有主意的,既是自己認定的事情,旁人就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改變。

範清遙笑著依偎在孃親的肩膀,“就知道孃親最是疼我。”

花月憐似氣不過地伸手點了點她挺翹的鼻尖,“你啊,若是以後能找個跟肖鴻飛不相上下的夫家,孃親便是知足了。”

範清遙的腦海裡,忽然就是浮現起了那張俊秀的麵龐。

百裡鳳鳴的家勢……

應當是不會讓孃親失望的纔是。

花月憐扭不過女兒,當天晚上就是親自給和碩郡王妃寫了信。

和碩郡王妃這邊正愁如何跟花月憐說呢,結果就是收到了花月憐的信,想著自家郡王的叮囑,索性便是一筆帶過不再談及此事。

至於肖家夫人那邊,和碩郡王妃太瞭解其好麵子的性格,生怕此事聽聞花月憐婉拒傷了自尊,便是想著等尋個合適的理由再去推脫了。

結果還在矇在鼓裏的肖家夫人,為了讓兒子擺脫範清遙的糾纏,都是愁白了頭,就是連幾日後跟其他官家夫人的小聚,都是一臉愁容。

鴻福樓的雅間裡。

各個許久未曾見麵的官家夫人們聊得火熱,唯獨肖家夫人臉色黑得厲害。

雖是跟在場的夫人相比,肖家夫人的身份是最低的,但是礙於其會來事又懂得維繫,倒是很讓官家夫人們喜歡。

如今瞧著一向能說會道的肖家夫人臉色不善,眾人都是好奇的很。

“肖家夫人今日這是怎麼了?可是遇見了什麼難事?”當先說話的正是川州總督韓耀的正妻韓夫人。

肖家夫人本是不想談論自家的事情,可是又一想韓府剛好就是有個跟自家兒子年紀相當的女兒不是嗎?

“韓夫人不知道,我那兒子馬上就是到了說親的年紀,本來我是打算厚著臉皮上韓府求親的,就算被韓夫人拒絕了那也是我肖家的榮幸,可我那個不爭氣的兒子卻直接就是給回絕了,您說氣人不。”

韓夫人聽著這話,臉色也是沉了下去,“冇想到肖家公子的眼光真高啊。”

肖家夫人似是冇看見韓夫人的不快,隻是誠懇地又道,“您說不是,韓家小姐才貌雙馨,主城誰人不知誰人不曉,我那個兒子真的是……後來我仔細的打聽過,原來是被個狐狸精給迷住了。”

周圍的幾個夫人聽著這話,都是露出了好奇之色。

肖家夫人自是不會點名道姓的把範清遙三個字扔出來,隻是看著韓家夫人又是可惜的道,“也是不知道我那個傻兒子,什麼時候能夠想清楚,韓家小姐就是連當皇子妃的資格都是足夠的,他若是能夠迎娶了韓家小姐可謂是我們肖家祖墳燒高香了!結果就是整日迷戀著那個狐狸精,唉……”

若是單說門當戶對,肖家真的無法跟韓家相提並論。

隻是韓家不如其他的府邸,也未曾想著要賣女求榮,韓夫人更是覺得隻要女兒幸福比什麼都是重要的。

如今聽著肖家夫人的話,韓夫人也是愁的。

雖然韓家到現在也未曾往宮裡麵遞女兒的帖子,可若是女兒一日不成親,便一日是皇子妃的候選人,可是自家女兒的那個灑脫的性子……

就算是進了皇家門,隻怕也是要被束縛的。

再是看了看身邊的肖夫人,韓夫人索性開口道,“若是肖家當真有心,此事我便是回去與我女兒說說,隻要她願意點頭,這個親我們韓家便是跟肖家結了。”

韓夫人思來想去,總覺得嫁個門檻低的自家女兒日後不受束縛和欺負。

再者,她韓家的女兒怎麼能被一個狐狸精比了下去。

肖家夫人聽著這話,心裡差點冇是樂開了花,“韓家放心,隻要您的千金嫁進我們肖家,我和我兒定一輩子將其捧在手心裡。”

現在的花家,自是跟韓家比不得的。

所以隻要韓家這邊肯定下親事,看那個範清遙還要如何再迷惑她的兒子。

幾個夫人又是稍坐了片刻,便是起身散了。

肖家夫人親自送韓夫人上了馬車,一直等韓家的馬車走遠了才收起臉上的笑容。

忽然,一抹有些眼熟的身影,從肖家夫人的身邊擦肩而過。

肖家夫人皺了皺眉,想了好半晌纔是眼前一亮。

這不是花家的四小姐麼!

隻是……

光天化日,一個未曾成親的姑娘來酒樓做什麼?

肖家夫人眼看著天諭上了二樓,趕緊悄悄地跟了上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