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回想那日初出抵達西郊府邸,和碩郡王妃跟孃親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

當時的她不以為然。

現在看來,隻怕和碩郡王妃早就是定下了給她說親的心思。

隻怕此事孃親也是已經同意了纔是,不然以和碩郡王妃的教養,就算是再怎麼心急,也是絕不可能在孃親大婚之日,做出如此宣兵奪主的失禮之事。

肖鴻飛自知範清遙的冰雪聰明,更是擔心姑母剛剛的話嚇著了範清遙,哪怕是自己雙頰都是紅如火燒,卻還是開口解釋道,“還請清瑤姑娘莫要害怕,此事是我懇求姑母的。”

那日初見,肖鴻飛對範清遙可謂是念念不忘。

尤其是回到了主城後,肖鴻飛更是整日思念著那張美如畫的麵龐,以至於茶飯不思竟是生生地病倒了,肖家夫人嚇壞了,整日的讓大夫上門給兒子問診開藥,奈何足足折騰了好幾個月,肖鴻飛的氣色也未曾見好轉。

尤其是當聽聞見花家接連的不太平,肖鴻飛更是心急如焚,隻是如今的他這副模樣,實在是不好出現在範清遙的麵前。

這幾日和碩郡王妃上門拜訪,纔是知道自己的侄子生病了。

肖鴻飛對於姑母從冇有任何的隱瞞,再加上他心知範清遙跟和碩郡王妃的關係非同一般,便是將自己的愛慕告知給了姑母。

和碩郡王妃聽後也是一愣,許久纔是詢問道,“鴻飛,雖你是我侄子,可小清瑤也是我義女,我且問你,若這門親事當真是成了,你可是能夠與我保證,跟小清瑤同風雨共患難,不離不棄,白首偕老?”

肖鴻飛想都是冇想的就是答應了。

自己看著長大的侄子,和碩郡王妃自是放心的,故將此事攬下,更是提前跟花月憐打好了招呼,所以便是就有了今日這一幕。

隻是還未曾等範清遙開口,肖家夫人便是笑著道,“你這渾小子,就算是想要如何,也不可如此心急纔是,人家清瑤小姐還在守孝,再者要三年後才及笄,你現在這般的直言不諱,除了給清瑤小姐和你姑母平添煩惱,還能做什麼?”

肖鴻飛當然知道範清遙現在年紀尚輕,隻是他著急將此事趕緊定下來,所以纔是如此的迫不及待。

如今聽了母親的話,自覺莽撞,再是開口道,“是我不好,如此若給清瑤小姐添了困擾,還請清瑤小姐原諒。”

範清遙淡淡一笑,“肖家公子言重了。”

語落,再是閉口不提其他。

和碩郡王妃是個多聰明的人啊,見範清遙冇了下文,便是知道此事不能再繼續說下去了,隻是在和碩郡王妃看來,自己的乾女兒怕也是害羞了纔是,再怎麼聰慧也不過是個小丫頭,遇到這樣的事情定是難為情的。

心下打定了主意等以後再尋個機會單獨談談,和碩郡王妃也是識趣的岔開了話題,“聽聞皇宮裡傳出的訊息,怕是再過不久待太子回主城後,皇上想要在皇宮設宴,名單已是擬定了下來,都是主城內名聲在外的官家小姐。”

肖家夫人笑著道,“皇家一向對皇子指婚是著急的,隻怕此番是皇上想要藉機給皇子們物色合適的皇子妃纔是,不過要我說啊,名門淑女卻是不及清瑤小姐的半分色彩,若那日清瑤小姐去了,隻怕是要豔壓群芳啊。”

肖鴻飛聽見母親如此誇讚範清遙,心裡可是美極了。

“大嫂子這話倒是冇錯的。”和碩郡王妃讚同的點了點頭,她的乾女兒自是優秀的,不過她倒是並不擔心,皇上一直提防著花家,如今更是連小清瑤都有所防備,所以皇子賜婚定是跟小清瑤沾不上邊的。

肖家夫人打量著範清遙,更是說儘了讚美的話,那雙滿是笑意的眼睛裡,更是瞧著範清遙哪哪都是好的。

肖鴻飛見母親這般,更是心情大好。

範清遙見孫澈已是從喜房折返出來敬酒了,便是對著和碩郡王妃彎曲了下膝蓋,“義母慢慢坐,我去旁廳看看。”

和碩郡王妃當然知道今日來了不少的官家小姐,想來都是小清瑤的閨中密友,也是冇有阻攔,“去吧去吧,年輕人就是該多聚在一起的。”

範清遙又是跟肖家夫人點了點頭,這纔是轉身離去。

肖家夫人一直等範清遙徹底離去,纔是拉著兒子坐在了凳子上。

和碩郡王妃似是詢問,似是打探地道,“不知大嫂子對小清瑤印象如何?”

肖家夫人眉眼一轉,趕忙撐起了滿臉的笑意,“郡王妃如此說便是見外了,您的眼光我自是無法比擬的,您說好當然也是好的,如今鴻飛已是會元,雖明年還要參加殿試後,但現在也是踏入了仕途,若是能有個賢助乃是錦上添花。”

肖鴻飛未曾想到一向逼迫自己學習的母親今日竟如此開明,幾乎是控製不住喜色地道,“母親放心,小清瑤定會是個賢內助的。”

肖家夫人一把扯過兒子的耳朵,語氣有些不易察覺的慍怒,“你如此的心急是做什麼,這事情究竟該如何定,還是要看你姑母的意思。”

肖鴻飛從小便是被肖家夫人嚴厲教導,如今麵對肖家夫人的訓斥,自不敢再說話。

和碩郡王妃似笑非笑地看著這一幕,眼底似有什麼悄然滑過。

旁廳裡正是熱鬨著。

範清遙邁步進門,剛好就是聽見官家小姐們也是在議論著宮中宴席一事。

“我母親為了此番進宮赴宴,恨不得將所有好看的東西都給我買下來。”

“我家也是如此的,不過聽聞太子殿下還需一段時間才能回來。”

“聽聞邀請的名單都是已經內定了,就是不知道上麵都有誰。”

內宅的小姐們,自是一心想要飛上枝頭成為鳳凰的。

一旦成為了皇子妃,以後便是西涼的王妃,就算太子已定,可是對於這些官家小姐們來說,能當上王妃便已經是足夠了。

皇家設宴的名單已內定,在場的官家小姐們雖都是未曾說明,可冇有人不希望自己的名字出現在那個名單上的。

畢竟能夠進宮赴宴,便說明她們比其他的女子都是高了一等,哪怕事後的她們並冇有成為皇子妃,其身份也是要高上一高的。

韓婧宸和孫從彤對這樣的話題卻根本不感興趣,正是百般無聊呢,就是看見範清遙進了門。

“怎麼來的如此慢,我都是要出去扛著你過來了。”韓婧宸抱怨是抱怨,還是倒了杯茶遞給了範清遙。

範清遙笑著道,“外麵的人多,倒是你們在說什麼如此熱鬨?”

孫從彤翻了個白眼,“還能是什麼,不過就是癔想著自己當上皇子妃飛黃騰達唄。”

範清遙挑了挑眉,“現在是皇子妃,以後便是王妃,難道你不想?”

“想是想,不過總要有那個命纔是,我爹不過就是個鹽司而已,我還是想些實際的吧。”孫從彤一向看得開,既自己冇有飛上枝頭的命,還是好好安安分分地等著嫁個好人家的好。

範清遙仔細地想了想,上一世的皇子妃之中確實是冇有孫從彤這個人,不嫁皇家也是好事,那種大染缸並不適合孫從彤這樣的性子,倒是她記起來,曾經的韓婧宸可是成了皇子妃,而且還是六皇子的皇子妃。

“我也不想嫁給皇家,規矩多不說,還總是有一對大大小小忙不完的事情,若是我真的嫁去了皇家,你們便是趕緊想著給我收屍好了。”韓婧宸一想到皇家二字,身上的雞皮疙瘩便是能夠掉一地的。

範清遙看著一張臉上寫滿拒絕的韓婧宸,但笑不語。

六皇子的母妃死的早,卻冇有七皇子來的幸運,被甄昔皇後過繼在了膝下,不過雖然六皇子在宮裡是個小透明,卻也是活得最安穩的一個,上一世的韓婧宸嫁過去便是冇受到苦,想來這一世也是同樣不會的。

“你們說,太子會不會跟其他皇子一同選妃?”不知是誰忽然開了口,幾乎是瞬間,原本吵雜的旁廳忽然就是安靜了下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