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過此番的驚濤駭浪,花家男兒早已對朝廷徹底失望透頂。

如今說是對朝廷恨之入骨也不為過。

花家一心為國為民,可最終得到了什麼?

他們所有的忠心,所有的功勳,都抵不過皇上的滿腹猜忌。

花家男兒的怒火和恨意,範清遙並不意外。

她緩緩抬頭,鄭重而慎重地道,“如今朝內阿諛奉承之輩比比皆是,就算是外祖也不得不夾著尾巴做人,奈何奸臣當道,忠臣讓路之局,卻怨不得旁人,隻怪我們攤上了一個猜忌成性,自私自利至極的君王,舅舅們現在是活著,但這般活著卻與死了冇有區彆,我要的是我花家重新於西涼站穩腳跟!我要的是花家人皆能活的堂堂正正,正大光明!”

花家男兒無不是被這番話所觸動著。

如此苟延殘喘地活著,他們倒是寧願死了。

隻是如今這黑白顛倒的天下,卻連死得其所都不願意吝嗇相授。

花家老二花君皺著眉頭,“小清遙如何保證太子不會是第二個皇上?”

這樣的話,外祖曾經也問過。

並非是花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花家真的傷不起了。

範清遙望著麵前的舅舅們發自肺腑,“皇帝昏聵,他國虎視眈眈,花家不是不敢反,而是不能反,一旦西涼內訌,便是給了他國可乘之機,屆時西涼定民不聊生,生靈塗炭,如此,我花家對不起的是曾用命守護西涼百姓的列祖列宗。”

花家男兒聽此,無不是瞳孔一顫。

“太子此人,才思敏捷,曆精更始雖算不得善心如水,卻願對我花家信守不渝,赤誠相待,今我花家暗中協助太子登基,太子在明為我花家保駕護航,他日太子一旦登基稱帝,我花家便是西涼功臣,屆時,我花家才能夠重新撥得烏雲,重見天日!”

範清遙此言,並未曾夾雜入自己的個人感情。

此事關乎到花家滿門興衰,她覺不能以兒女私情的角度,乾預了舅舅們的思考。

花家男兒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細細思索。

院子外,忽然響起一陣輕輕地敲門聲。

屋子裡的人瞬間滿是防備地朝著房門盯視了去。

笑顏看著父親點了點頭,當先起身走向門口。

範清遙仔細打量著笑顏穩重的背影,暗自欣慰。

二姐也是愈發的成熟了。

笑顏自然而然地打開門,其實心裡已做好了全身而退的打算,結果隨著房門打開,還冇等她退開呢就是愣住了。

門外的人白袍著身,俊秀麵龐似鬼斧神工。

笑顏看著那人驚愣了數秒,纔是不敢置信地道,“太,太子殿下……”

幾乎是同時,屋子裡的花家男兒齊齊起身走向門口。

結果真的就是看見太子正清雅如風死站在門外。

還坐在凳子上的孩童驚呆了。

這個男子竟,竟是當今的太子殿下?

範清遙走在眾人的最後,看著門外的百裡鳳鳴並非意外,想必是在村子附近留了親信,看見她進了村子便是趕過來了。

如此看來,淮上礦山的位置離村子並不遠。

四目相對,百裡鳳鳴微微頷首,極儘收斂。

到底是在長輩的麵前,若在未曾給她名分之前,就如此招搖過市,便就是輕浮了。

花家老大花逸當先回神,帶著花家的其他男兒往地上跪了去,“不知太子殿下大駕,有失遠迎……”

百裡鳳鳴一把握住花逸的手腕,眉目颳著如三月春風般平易近人的笑意,“此番應是我打攪了纔對,花逸少將速速請起。”

高貴天生,卻又平易近人,百裡鳳鳴將其中分寸拿捏得剛剛好。

奈何花家男兒早就是被朝廷傷透了心,哪怕提前已是聽聞小清遙有向著太子的意思,如今在麵對百裡鳳鳴時,仍舊是小心謹慎的厲害。

範清遙見舅舅們將百裡鳳鳴引入上座,便是帶著二姐和哥哥坐去了一旁。

花家一旦練兵,便需要大量的藥材供給,跌打損傷都是其次,最為主要的則是滋養將士們身體的補藥。

範清遙稍作他想,便是看著笑顏道,“二姐可願意一直留在這裡?”

她是可以在主城那邊製作好丹藥,再由大哥親自護送到淮上,可此番私自練兵乃是重中之重,秘中之秘,運送草藥自是要比丹藥更加保險不隱人注意。

笑顏一點即通,“我知三妹的意思,我願意留下來。”

範清遙卻握住了二姐的手,“二姐明年就要及笄了。”

她不在乎世俗,但世人卻在乎世俗。

若及笄之後的兩年內不曾婚嫁,便就是老姑娘了。

“有你這般能乾的妹妹,還能讓我虧了不成?待到一切塵埃落定,我還指望妹妹給我找一個好人家,所以提前自是要恭維好三妹的。”看似認真的話,笑顏卻如同玩笑一般的說了出來。

自己的三妹當然信得過,她知三妹絕不忍心看著她當老姑娘就是。

再者,笑顏在經曆了這麼多事情之後,心思早就是已經沉澱了,自己的幸福遠遠冇有家人的幸福來得重要,隻要家人能夠平安喜樂,她又何愁自己不快樂?

範清遙心中一暖,握著自家二姐的手又是緊了緊。

如果有笑顏在這邊幫忙照應,自是再好不過的。

“大哥跟蘇家少爺學得如何?”論跑商,主城內無人比得過蘇家。

花豐寧正色道,“蘇家少爺確實是仔細的教我,隻是不知為何卻從不與我說起要如何從主城開辟出一條新的商道出來,不過蘇家少爺卻給了我蘇家鏢頭的牌子,更是在我來之前,便是將主城通往淮上這條商路交與我運送管理。”

範清遙雖不甚太懂跑商的規矩,卻也知道每個送貨的商戶都有著自己的運送商路,這些路早已被打點妥當,安全且隱秘。

以蘇少西的精明,應當早已知道她讓大哥進入蘇家並非是單純的學習跑商。

私自練兵,乃是誅九族的重罪,就算範清遙有把握能夠瞞得住皇宮裡那人的耳目,卻從未曾想過將蘇少西牽扯進來。

奈何蘇少西卻甘願光明正大的淌了這攤渾水。

用蘇家的商路,自是要比再重新開辟出一條商路來省時省力,範清遙示意大哥以後便是安心以蘇家的名義往淮上這邊運送藥材,心裡卻是已想好,等回到主城後,勢必是要見蘇少西一麵了。

人家把命都是壓在了她身上,哪裡又有不當麵道謝的道理。

不過隻要丹藥能夠及時供給,舅舅們這邊練兵就能無傷亡之憂。

範清遙這邊的事情有了眉目,纔不動聲色地朝著百裡鳳鳴那邊望了去。

隻見百裡鳳鳴一人端坐在圓桌正中央,花家男兒則按照輩分依次而坐,將百裡鳳鳴一人團團圍繞。

說是談事,卻更像是被三堂會審。

如此場麵,連範清遙都不禁汗顏。

太子殿下,您辛苦了。

圓桌旁,百裡鳳鳴麵帶著倩倩的微笑,麵對花家男兒的疑慮仔細聆聽。

一直等花家男兒將心中顧慮全部說完,他稍作細想,纔開口道,“國之腐朽,乃我西涼之悲,要想拯救西涼,江山換血乃是唯一之路,我知現在這潰爛糜臭的皇權讓花家少將們心灰意冷,故我願攜花家少將之手,重築西涼根基,重振花家軍魂。”

花家老三花逸一向是個敢說的,“太子殿下說得冠冕堂皇,又如何讓我等相信?”

花家老大花顧覺得這話太過放肆,警告地看了三弟一眼,無論他們是否願意跟太子聯手,太子的身份都不是他們可以逾越的。

百裡鳳鳴淡淡一笑,並未曾介意什麼,隻是對著門外喚了一聲,“少煊。”

很快,一直守候在門外的少煊就是推門而入,手中拖著一個巨大的包裹,待將包裹上的層層軟布掀開,裡麵儘是耀眼的奇珍異寶,其中夾雜的銀票更是多大一眼數不儘。

“這乃是此番從鮮卑手中搶奪的物資,既花家少將要練兵,物資上總是不好短手,過幾日我便是安排花家少將前往礦山,以開礦為名招收花家軍,主城那邊有我應對,花家少將隻需安心練兵即可。”

錢給了,人給了,不但讓花家男兒坐實了太子的威名,更是打著太子作掩護招兵練兵,此事一旦東窗事發,哪怕太子渾身是嘴也說不乾淨。

花家男兒自然明白,太子殿下這是將他自己跟花家扔在了一起。

將自己的所有傾囊相授,說白了就是把自己毫無保留地教給對方……

花家男兒有些懵,他們是想同樣挾製住太子,如此太子纔會竭力保全花家,但是他們怎麼都冇想到太子竟能坦白到如此。

太子殿下原來都是這麼實在的嗎?

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太子,從小便被萬人敬仰,卻能有如此破釜沉舟的胸襟和氣度。

彆說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就是普通官僚家的子嗣,又有誰能做到如此。

或者說這種事怕連想都不敢想。

這膽子……

花家男兒佩服。

與其遮遮掩掩,不如光明正大。

同進退,共榮辱。

範清遙雖心知肚明,百裡鳳鳴此舉,是讓舅舅們相信他的最快途徑。

但當真的親眼看見百裡鳳鳴毫無保留的說服,仍是心中震撼著。

他倒是真的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