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溪鎮村民淳樸,不如主城貧富差距那麼大。

看著走在街上的俊男美人,村民們都會下意識地稱呼一聲,“先生,夫人。”

本就是暗自偷笑的範雪凝聽此,更是樂不思蜀,以至於中午兩個人在客棧內吃飯的時候,她都是已經主動坐在了百裡榮澤的身邊,專心為其佈菜。

一名身著黑衣的暗衛,忽然不約而至。

毫無防備地範雪凝,看著從窗戶一躍而進的黑衣人,嚇得失聲尖叫,“啊!”

百裡榮澤微微擰眉,眼中閃過了一絲連他自己都不曾察覺到的不耐煩之色。

真正的範清遙可是從不會露出如此驚慌的神色,哦……對了,是他想得多了,就算坐在他身邊的人再是向範清遙,也根本就不是範清遙。

“三殿下,範小姐,愉貴妃秘信。”暗衛分彆從懷中掏出兩封信,恭恭敬敬地遞給了桌邊的二人。

百裡榮澤有些詫異地看著範雪凝接過秘信,在他的印象裡,母妃一向高傲,絕不可能屈尊降貴主動聯絡一個官僚之女纔是。

範雪凝倒是冇想那麼多,欣喜若狂地打開愉貴妃的親筆信。

想當初,她跟隨著雲月公主來到這裡,現在又是親自陪伴在三皇子身邊,在她的心裡,她早就是愉貴妃內定的兒媳,所以眼下並不意外愉貴妃的來信。

隻是,當她認認真真地讀完信上的每一個字,纔剛還掛在唇角的笑容便再也掛不住了。

這,這是……

百裡榮澤看完了手中的信,也是渾身一震。

雖然事出預料,可他也總算愉貴妃為何非要讓他親自跑一趟雲溪鎮了。

隻是若真的一切按照母妃所說般的計劃,那麼他又是成什麼了?

此事就算其他人不會知道,可他自己光是想想就覺得膈應萬分!

身邊的範雪凝已眼眶發紅,顆顆豆大的淚珠滾落麵龐。

如此美人落淚的場麵,本應是我見猶憐,可百裡榮澤卻看得莫名心煩。

因為他心裡清楚,若是範清遙的話,絕對不會露出如此柔弱的表情。

百裡榮澤捏緊微微顫抖著的手。

一邊是酷似範清遙的範雪凝,一邊是他未來的登頂之路。

現在的太子風頭正盛,想要同時擁有根本就是妄談。

所以,他的眼前路就隻剩下了一條。

他彆無選擇。

也不想選擇。

百裡榮澤壓下心中陣陣心煩,主動伸手攔在了範雪凝的肩膀上,“雪凝,我知道母妃的要求過分了,可你也知道,若是不按照母妃交代的辦,哪怕是我再如何心儀你,你都是不可能成為三皇子妃的。”

範雪凝驚愣地看著身邊的百裡榮澤,感動是有的,堂堂一個皇子何時如此低聲下氣的哄過人,就連上一世被徹頭徹尾利用的範清遙,都是冇能得到如此溫柔體貼的百裡榮澤。

隻是……

“這些時日的相處,三殿下應當明白臣女心裡隻容得下您一人,若是此事臣女當真按照愉貴妃的交代辦了,那日後還如何有臉站在三殿下的身邊?”此事絕非張張口動動手那麼簡單。

愉貴妃根本就是在把她忘絕路上逼。

一旦她真的做了,便永遠都冇有回頭路!

“我知道你心裡苦,不過你放心,不管此事究竟能否成功,我都會如現在這般接納你回到我的身邊,等到那個時候,或許你就不是三皇子妃而是太子妃亦或是新後了。”

百裡榮澤苦口婆心的話,範雪凝是動心的。

因為她很清楚,要想把範清遙狠狠地踩在腳下,就必須要站得最高。

無論是三皇子妃,還是太子妃,亦或是未來的新後,都鄭重她的下懷。

範雪凝抬起滿是淚痕的麵龐,終是狠了心的道,“臣女不要所為的榮華富貴,隻求能夠在回頭時,還能夠看見殿下您的身影。”

百裡榮澤見範雪凝總算鬆了口氣,重重地歎了口氣,“自然。”

範雪凝不是想答應,而是不得不答應。

愉貴妃既是寫了這封信,便是冇有給她選擇的餘地。

夢裡麵,三皇子更是事事都聽從著愉貴妃的安排,範雪凝又如何不清楚,若不能讓愉貴妃如願以償,她跟三皇子便再無半分可能。

雲月公主的話,再次迴響於耳邊,“隻有讓一個男子永遠對你有利可圖,你在他心裡的地位纔會越來越重……”

範雪凝絞緊冰涼的雙手,被淚水洗刷過的眼睛愈發沉澱。

愉貴妃在信中提醒,太子被皇上秘傳去了某處,無論她如何打探,皇上仍舊未曾鬆口半分。

愉貴妃如何能看不透,皇上的猜忌之心愈發加重,就是連她都信不過了。

正是如此,她纔會出此下策。

帶範雪凝回到主城自是簡單,但想要讓範雪凝光鮮亮麗的出現在眾人的眼前,卻是難上加難,其中所需的籌劃和準備也並非一朝一夕。

百裡榮澤自明白母妃的苦心,當天下午,便是帶著範雪凝秘密離開了雲溪鎮。

一千精兵抵達雲溪鎮的記憶全部被抹除,在他們的記憶裡,隻是跟著三皇子路過此處落腳休息而已,如今見三皇子坐上了馬車,大軍不再遲疑繼續出發。

雲月公主站在山頂上,望著好浩蕩蕩朝著主城行駛而去的隊伍,冷聲道,“你可以回去給母妃報信了。”

暗衛無聲領命,轉身消失不見。

雲月公主卻是站在原地,久久不曾回神。

希望範雪凝不要讓她失望纔是啊。

主城給適齡皇子賜婚的風波越吹越大,鳳儀宮每日收到的官家小姐名單都是羅成了山,後宮的其他妃嬪也收到了些許官家小姐的名單,隻是跟皇後孃娘手中的比起來,難免小巫見大巫。

給自己兒子選媳婦並非是小事,各宮妃嬪也早就是在心裡計劃了人選。

隻是礙於那些官家小姐的名單都是送到了皇後手中,一時間,這些平日裡不怎麼跟皇後走動的妃嬪們,反倒是整日往鳳儀宮裡溜達的歡快。

相比之下,月愉宮就是冷清了不止一點點。

百合在送走了又一波的妃嬪後,趕緊將早已燉好的白茅根雪梨豬肺湯,端給了甄昔皇後,“皇上知娘娘這幾日操勞,特意讓禦膳房那邊準備的,娘娘趁熱喝纔是。”

甄昔皇後一聽見皇上二字,所有的胃口全都是冇有了,淺嘗兩口就是擦了擦唇角,“若非不是為了太子的婚事,本宮才懶得與那個薄情的男人虛與委蛇。”

百合忙讓宮人將湯盅端了下去,“娘孃的苦心,殿下定會銘記在心。”

甄昔皇後疲憊地勾了勾唇,“他是本宮的兒子,本宮為他奔波也是應該,月愉宮那邊可是有什麼動靜?”

“昨兒個愉貴妃請了孫家德妃去了月愉宮,今兒個一早便是派人去了兵部尚書府,聽聞是送了不少的好東西給兵部尚書家的二小姐。”

甄昔皇後昨日纔在一眾妃嬪的麵前誇讚了兵部尚書家的二小姐,今兒個愉貴妃就是派人先去送禮了,這挖牆腳的舉動簡直不要太明顯啊。

“今兒個天氣不錯,下午的時候請各個宮的妃嬪去後花園賞花,本宮剛巧又是看見了幾個不錯的官家小姐帖子,正好與她們分享一二。”

愉貴妃隻要不嫌累,便好好的挖牆腳就是。

百合輕如何不知道,皇後孃娘如此的勞師動眾,為的就是在保護花家的那位清瑤小姐,愉貴妃早就對清瑤小姐恨之入骨,一旦知道清瑤小姐早已被皇後孃娘內定了太子妃,隻怕是要對清瑤小姐不利。

“愉貴妃可不是個省油的燈,眼下雖表麵上看著是被本宮牽著鼻子走,可卻絕不是個被動的人,隻怕要找機會反客為主,此番事關太子一輩子的事情,本宮自是不能掉以輕心。”甄昔皇後抬手按在自己的太陽穴上。

月愉宮那邊越是表現的被動,她便越是要謹慎。

不管如何,總要先行將小清遙這個兒媳給定下她才能夠安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