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天晚上,花家大太老爺如同往常一般,趁著三更敲響時,將寫好的信放在了自家正門的房簷上。

待三更過後,一個黑色的人影穿梭過街道,拿走了壓在房簷上的信。

隱藏在暗處的狼牙跟在那黑色身影的後麵,一直追到了城外,才停下了腳步。

跟在花老將軍身邊的這些時日,無論是他還是凝添,早就是將西涼境內所有的路線以及城池甚至是不起眼的小村落,都倒背如流。

此時站在樹梢上的狼牙,望著那黑影繼續前行的方向,心裡默默算計著,小姐曾說五日的時間足夠,可彭城往南,最近的城池來回通訊也需十日。

狼牙相信小姐絕對不會說錯。

所以……

驀地,狼牙似是想到了什麼,再是抬頭朝著黑衣人消失的方向眯眼望去。

彭城以南的城池確實不在五日的範圍內,但他記得有個地方卻足夠五日來回,那個地方的名字叫……

雲溪鎮!

揣著信的黑衣人斌根本就冇察覺到自己的行蹤已經被泄露,他馬不停蹄地從彭城一路向難,兩日後不出狼牙所料,真的悄無聲息地進入了雲溪鎮,隻是那黑衣人並未曾在雲溪鎮停留,而是順著雲溪鎮又上了疾峰山。

夜色正濃,無論是山腳下的雲溪鎮,還是山上麵的藥師閣,都沉浸在黑暗之中。

黑衣人輕車熟路地進入藥師閣,輕輕敲響了某一間屋子的窗戶。

三聲長,三聲短。

片刻後,緊閉著的窗戶被推開了一道縫隙。

黑衣人順勢躍進窗子,跪在了地上。

皎潔的月光順著敞開的窗子灑進屋子,將其內的一切都鍍上了一層淡淡的銀光,包括此刻正坐在軟榻上的雲月公主。

花家分支的那些人就是做夢都想不到,跟他們保持了一年關係的人,正是當今後宮跟甄昔皇後平分秋色的愉貴妃的獨長女。

此時的雲月公主聽著黑衣人的稟報,可謂是火冒三丈。

她不惜屈尊降貴,暗中扶持花家分支一年之久,為的就是得到花家分支的信任,以此一點點的滲透進主城的花家,甚至都是想好以後要如何利用花家分支給主城的花家抹黑了。

結果現在卻被告知,花家分支主動跟主城的花家簽了斷絕信!

雲月公主隻覺得一口惡氣堵在心口,噁心的差點冇當場吐出來。

曆代的公主,都逃脫不掉嫁與他國聯姻的命運。

雲月公主正是不想重蹈宮裡麵其他公主的覆轍,纔會如此聽從母妃的話,一直為了弟弟的登頂之路暗中協助著,甚至是不惜離開養尊處優的皇宮,來到這窮鄉僻壤學該死的醫術。

本以為,操控住花家的分支,足以在母妃的麵前討到幾分功勞,如此她也可以早些離開這裡回到皇宮。

可是現在卻一切都成了泡影……

雲月公主如何能不氣!

一個小小的範清遙,竟是讓她一年的心血付之東流……

雲月公主又如何能不恨!

“此事再無需聲張。”雲月公主強壓下心裡的怒火翻滾,輕聲交待著跪在地上的黑衣人,從小在宮中學會的分析利弊,讓她清楚現在並非是生氣的時候,衝動和生氣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

黑衣人低頭詢問,“花家分支那邊?”

雲月公主不答反問,“花家分支與本公主有什麼關係?”

既花家分支已跟主城的花家再無半分關係,那麼對於她來說便就是棄子無疑。

雖一年的心血付之東流,但若繼續抓著花家分支也不過是白白浪費時間而已。

雲月公主不比被愉貴妃被疼愛著長大的百裡榮澤,她從小便是被愉貴妃教導著各種利弊關係,在宮中沉浮這些年,更是早已練就了一身的心思縝密,鐵血手腕。

如今花家分支成為了棄子,她雖是惱怒卻也同樣冷靜,好在花家分支的事情,她並冇有先行告知母妃,如今就算是廢了也不會影響她在母妃心裡的地位。

而如今最要緊的是,辦好母妃所交代的事情。

如此纔是能夠讓母妃更加的重視和器重她。

第二天一早,雲月公主就是親自下山來到了雲溪鎮的客棧。

天色尚早,百裡榮澤還不曾起身,更不知道自己的長姐都是已經來了。

雲月公主也冇有叫醒百裡榮澤的意思,而是直接敲響了範雪凝的房門。

範雪凝趕緊起身相迎,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行禮問安,“臣女給雲月公主請安。”

雲月公主主動拉起範雪凝的手,笑著道,“都是跟你說了,無需與我這般客氣的,這麼長時間的陪伴,我早就是把你當成了妹妹一般。”

範雪凝垂眸頷首,仍舊不敢放肆,“公主是公主,在臣女的心裡,可以有敬畏,可以有尊崇,但絕冇有逾越。”

雲月公主滿意地點了點頭。

真的是不錯啊,範雪凝經過她的親手調教,愈發有大家閨秀的風範了。

曾幾何時的範雪凝還隻是個嬌生慣養,性格乖張的大小姐,是她一遍遍不厭其煩地教導著範雪凝,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便要學會婉轉和隱忍,一味的哭喊隻會讓人厭惡她的存在。

範雪凝是聰明的,學的也很快。

不過才一年的光景,便是已徹底改頭換麵。

不但性格被重新塑造,更是還精通了醫術。

“你倒是愈發懂事了,這樣也好,我家的皇弟可是不喜歡太過張揚的女子。”雲月公主似開玩笑地道。

範雪凝一下子就是紅了麵頰,連頭都是抬不起來了,“公主就喜歡打趣臣女。”

雲月公主看破不說破,隻是拉著範雪凝的手又道,“能夠站在我家皇弟身邊的女子,定是要獨當一麵,穩重聰慧,雪凝你要記住,隻有讓一個男子永遠對你有利可圖,你在他心裡的地位纔會越來越重。”

範雪凝輕輕地點了點頭,記下了雲月公主的話。

雲月公主今日下山可並非是來打攪範雪凝的,又是稍作了片刻便是起身離去了,不但冇有勒令讓範雪凝跟著自己離開,更是還叮囑範雪凝,要好好代替她陪著自己的弟弟多在雲溪鎮散散心。

雲月公主暗中撮合的意圖尤其明顯,範雪凝自看得出來。

在那個奇怪夢境的催化下,範雪凝愛慕百裡榮澤早已是根深蒂固,如今對雲月公主也是更加的心悅誠服,甚至是已將雲月公主當成了親姐姐一般。

當然,範雪凝心裡也清楚的很。

想要讓範清遙重蹈覆轍,光憑她一個人的力量是遠遠不夠的。

房門被敲響,範雪凝起身開門,就是看見百裡榮澤正風度翩翩地站在門口。

陽光下,範雪凝悄然紅了麵龐,“三殿下起的好早。”

百裡榮澤君子一笑,“聽聞這裡的早餐最是出名,不知範姑娘可願陪我一同嚐嚐?”

範雪凝一想到,在夢中,自己無數次跟這俊逸非凡的男子成雙入對,麵龐更是嬌紅一片,羞澀地點了點頭。

百裡榮澤帶著範雪凝走出客棧,同樣有些樂不思蜀。

每次喚範姑孃的時候,他便是有一種將範清遙帶在身邊的錯覺。

可是他心裡卻比任何人都清楚,範清遙是他根本冇有征服的存在。

但是範雪凝不同,無需他浪費太多的心思,便是已墜入進他的情網之中,兩個人不過纔是相處幾日,很明顯範雪凝已然心裡融入了他的身影。

這種自豪感,是百裡榮澤在範清遙的身上從來都不曾體驗過的。

最主要的是!

範雪凝同範清遙一般,都是精通醫術,而且相貌又有兩分相似。

對於百裡榮澤來說,多個女人比多一雙碗筷還要簡單,所以他當然願意將範雪凝收入房中,以此代替了範清遙輔佐在自己的身邊。

如此想著,百裡榮澤更是悄然不覺地握住了範雪凝的手。

範雪凝故作羞澀地掙紮了幾下,便是就任由著百裡榮澤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