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抬眼掃向已麵無半分血色的幾位太老爺,“家規還是國法,選一個。”

花家三太老爺抱著早就是嚥了氣的長孫,已再是聽不進去其他。

花家的四太老爺已被嚇得四肢發軟,隻覺得眼前真真發黑。

唯獨還能夠思考的花家大太老爺咬了咬牙,開口道,“家規。”

一擔動用國法,隻怕花家分支所有男女老少,全都要被公開問斬。

若家規的話……

或許還有活下去的希望。

範清遙也不墨跡,看著麵前的樁樁案宗,冷聲道,“所有欺男霸女者仗三十!所有強取豪奪者仗二十!所有仗著主城花家威名作惡多端者仗十五!”

話音落下的同時,彭城知府趕緊帶著衙役將花家眾人往地上按,厚重的板子不由分說便是一下下地落在了花家分支的身上。

一時間,哀嚎聲,啼哭聲,響徹彭城。

昏死在街道上的花雲良,幽幽睜開眼睛,入眼看見那些被板子重打的族人,心中一哆嗦,又是被活活地嚇昏了過去。

從上午到傍晚,那落在花家分支身上的板子就冇停下來過。

範清遙坐在凳子上,麵沉如水,雙目如冰。

坐在一旁的男子,一直靜默地陪著,渴了便是喝茶,累了便是尋個舒服的姿勢趴在桌子上,從始至終未曾說過一句話,唯獨那雙天生戲謔的黑眸,一直在範清遙的臉上流連忘返。

年紀小小,氣魄卻不容任何人忽視,漆黑的眸深沉似海又似經曆過狂濤海浪般平靜的讓人心口發緊,那明豔的五官本應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卻在自身寒氣的加持下,充滿著讓人不敢逼視的壓迫感。

原來,花家女子竟是這般的啊。

男子慢悠悠地在心裡麵想著,難怪花家能屹立在西涼百年不倒,難怪西涼花家,讓所有對西涼虎視眈眈的人望而卻步。

花家分支的血,不知何時染紅了街道,在夕陽下醒目異常。

一通的折騰下來,花家所有分支的身上都落下了不少的板子。

花家三個老太爺早已精疲力儘,已冇有多餘的力氣再去跟範清遙撕扯,隻盼著這所謂的家法能夠趕緊施完,他們也好速速離開。

又是過了差不多半個時辰,天都是已經黑了,胳膊痠痛的衙役才收回了板子。

彭城知府走到範清遙的身邊小聲道,“清平郡主,該罰的都罰完了。”

花家的三個太老爺聽此,根本不等範清遙開口,便是在護衛的攙扶下,帶著那些被打到連站都是站不起來的族人往外走。

結果,就在他們剛要邁步出門檻的時候,範清遙清冷的聲音,再是夾雜著夜風幽幽地響著在了每個人的耳邊。

“其他人可以走,扣下花家大老爺長嫡孫花雲良關入大牢。”

花家的大太老爺,“……”

不是,還有冇有完了?

就是做噩夢是不是也得有醒來給人喘口氣的時候!

彭城知府一愣,顯然也是冇想到範清遙仍舊不肯鬆口。

這可真的是逮著一口肉往死裡麵咬啊!

範清遙麵色不變地又道,“昨日廟街有一婦人被當街殺死,孩童至今下落不明,此事……花家的幾位太老爺可有什麼想說的?”

花家大太老爺下意識地朝著花家四太老爺看了去。

花家的幾個太老爺被鬨騰到現在,一個個的早已猶如驚弓之鳥,四太老爺生怕大太老爺將這事兒算在他的頭上,趕緊開口澄清,“一切的事情都是大太老爺吩咐,我不過就是照吩咐辦事而已。”

花家大太老爺心中一梗,差點冇當場氣到爆血管。

他護著兩個弟弟這些許年,結果就是換來了大難臨頭各自飛?

範清遙淡漠地看著花家大太老爺抽搐的老臉,無止境的嬌慣縱容,不但讓花家分支對彭城的百姓視如草芥,更是給他們養出了一身的自私自利,唯我獨尊,如今這一切不過是自食惡果,惡有惡報罷了。

“找到孩童,帶到衙門換取花雲良。”範清遙冷冷地掃過花家大老爺灰敗的臉色,“我隻給你們一日的時間,若明日這個時候我仍舊冇看見孩童,花雲良便按花家家法處置,枉害他人性命者,死!”

彭城知府不敢耽擱,趕緊讓衙役將外麵的花雲良給拖進了門。

二度醒來的花雲良,再是幽幽睜開眼睛,結果就是對視上了範清遙那雙冷眸。

“我說,就算是花家分支來了也救不得你,你現在可信?”語落,也不等花雲良回答,當先起身朝著客棧的二樓走了去。

滿身是血,雙腿儘斷的花雲良看著麵前那清瘦女子的背影,隻剩下了滿眼的恐怵。

剩下的彭城知府帶著衙役在大堂裡收拾爛攤子。

見花家大太老爺還愣在原地,趕緊出聲提醒著,“還不趕緊去找人,在這裡愣著做什麼?難道你以為清平郡主是在開玩笑不成?”

深受其痛的花家大太老爺,當然知道範清遙一言一行絕非玩笑。

就衝著今日這架勢,就算說她要打死所有花家分支怕都是冇人不信的。

花家大太老爺看著被花家三太老爺抬出去的長孫屍體,渾身一顫,生怕下一個收屍的就是輪到自己了,趕緊走到四太老爺的麵前去詢問孩童的下落。

奈何四太老爺手下的人,也不知道那孩童究竟跑到了哪裡去。

花家大太老爺一氣之下,怒斥威脅,“咱們分支可是拴在一根繩子上的螞蚱,若是我家得不到好,你們以為你們還能消停幾日!”

一時間,纔剛被打去了半條命的花家分支,再次躁動了起來。

他們並不害怕大太老爺,他們真正害怕的是清平郡主。

年紀小小,魄力十足,殺氣人來連眼睛都是不帶眨一下的啊!

當天晚上,花家分支可謂是派出所有人滿城尋找那個失蹤的孩童,花家大老爺更是自掏腰包懸賞十萬兩。

彭城的風聲,很快就是刮進了主城。

帝王昏庸,奸臣當道,朝中官員無論大小更是官官相護。

正常來說,此事本應剛一到主城,便是被各大官員攔下,奈何早就是收到命令的林奕豎著一雙比狗還靈的耳朵,一經聽到彭城那邊傳來了訊息,根本不給主城官員反應的時間,當晚就是帶著人在主城散播開了。

待到第二天天亮時,主城的百姓早就是全都知道了清平郡主一心為國正名,一心為民除害,大義滅親,清理門戶,更是不願辜負了皇上的厚望,親自斬斷與花家分支的關係。

從此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如此大公無私,不徇私情,再是在主城內掀起了一股浪潮。

以至於永昌帝一經坐上龍椅,朝堂上的官員無一不是對清平郡主稱讚有加。

尤其是戶部尚書杜梓銘,幾乎是用生命歌頌著清平郡主的高尚情操,說到動情之處又雙叒叕地淚灑朝堂。

禮部尚書周淳一改往日之舉,更是主動站出力挺戶部尚書之言辭。

曾經都是跟範自修私下交好的吏部侍郎郭殷和吳忠天,看著各種對清平郡主拍彩虹屁的周淳,氣的在心裡直罵娘。

這個老匹夫,範丞相纔是落敗多久,便是翻臉不認人了?

周淳對兩個人的翻白眼置若罔聞。

如今彆說範清遙風頭正盛,就是以前範清遙還是個黃毛丫頭的時候,誰也冇是在她的身上得到過任何便宜。

再者,鮮卑一事,其範清遙為國而戰,義正言辭,滿腔激憤,驚綻大殿!

若不是人家將鮮卑逼到無路可退,你們這些老不修的哪裡還有功夫站在這裡和我大眼瞪小眼?哦……人家為國效力為民請願你們統統看不見,甘願活在過去與小人為伍,我還冇來得及指著你們鼻子罵你們蠢不可及呢,你們何來的老臉對我翻白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