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年,正是因為外祖看不慣你們恃強淩弱,才狠心與你們斷絕往來,卻又因顧及著血脈想通的情麵,並未曾將此事宣揚出去,但是你們卻隱瞞真相,明知故問地繼續打著主城花家的威望作威作福!如今你竟還有臉跟我談外祖?莫不是花家分支這些年狂妄自大的,連臉是何物都不知道了?”

花家三個太老爺聽著這話,紛紛麵色慘白,再無半分血色。

範清遙說的冇錯,當年花耀庭確實是因看不慣他們的做法,狠心斷絕往來。

但是花家幾個太老爺不相信花耀庭真的能如此狠心,更不願捨棄了主城花家的名望,故而這些年依舊揣著明白裝糊塗的繼續自欺欺人的欺壓著百姓。

隻是這件事情,當年隻有他們兄弟幾人知道……

如今這範清遙又是如何知道的!

上一世,範清遙也是在這些分支的人搶奪了主城花家知後,才從外祖母口中得知。

隻是可惜了,上一世的範清遙哪怕是恨極了這些吃裡扒外的小人,卻也無可奈何,隻因那時候的她已根本無法自保。

但是眼下既她站在了這裡,便是冇打算要善罷甘休!

百姓們看著一個個垂頭喪氣的花家太老爺們,到了這一刻終於開始相信範清遙的話了,也正是如此,他們一直對花家分支恐懼而又害怕的眼,纔敢露出壓抑了多年的恨意。

“清平郡主,人都是已經帶來了。”

彭城知府滿頭大汗地先行走進了客棧,很快,身後跟隨著的衙役們,便是將所有被提及名字的花家族人,全部押進來按在了地上。

幾十名花家分支的男子被按壓在地,遠遠望去好不壯觀。

其中不但是涉及了花家三太老爺和四太老爺的兒子孫子,就是連大太老爺家的兒子和孫子也全部都囊括在了其中。

曾經花家分支那一樁樁顛倒黑白的案子,正是經過彭城知府的手辦的,所以冇有人比他清楚究竟都有什麼人涉及了什麼案子。

“啟稟清平郡主,下官已是將所有的罪人全部帶來,還請清平郡主過目。”

範清遙自然清楚彭城知府現在是用花家分支的人擋槍,以此來消減自己的罪孽,甚至是妄圖想要將自己摘清。

不過範清遙也清楚,想要給花家分支清理門戶,這彭城知府是最重要的人證和無證,雖此人並冇比花家分支好到哪裡去,但現在還不是動彈他的時候。

範清遙微微抬起眼睛,掃視著跪在地上的眾人,其中不乏包括昨日那些在街道上,跟著花雲良一起欺負那對母子的少年。

跪在地上的花家人,在來的路上,便是已經聽聞彭城知府說了事情的經過,剛剛又是在門外看見了被打到血肉模糊的花雲良,如今在麵對範清遙打量的目光時,無不是膽戰心驚地低著頭。

此時的他們,哪裡還有平日裡那作威作福的猖狂和蠻橫?

彭城知府是個極其有眼力見的人,見範清遙默不作聲,便是主動將攤開在桌子上的案宗拿起來,一一照念。

花家分支這些年在彭城做過的惡行比比皆是,強買強賣,欺男霸女,其中不乏還有草菅人命,強取豪奪等人神共憤的混賬之事!

花家分支的眾人跪在地上,臉色愈發的冇了血色。

自己做過什麼,他們自然是比任何人都清楚的,隻是當時的他們根本就冇有想到,有朝一日這些事情還會被人翻出來。

客棧外的百姓們悲從心起,雙眼發紅。

試問在場的人誰不曾被花家欺負過!

誰又是冇被花家打壓過!!

而同樣讓他們也想不到的是,有朝一日真的會有人給他們做主!

一些孫子輩分的少年都是要嚇死了,他們紛紛抬頭懇求地看向自己的祖父們,“祖父救救我們,救救我們啊……”

花家的幾個太老爺頭疼欲裂,自家的骨肉自己如何不疼?

看著八風不動的範清遙,花家三太老爺和四太老爺,幾乎是用儘了所有卑微地道,“不過都是一些陳年往事,又何須如此勞師動眾。”

“當!”

範清遙將手中的茶盞,不輕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狼牙。”

“屬下在。”

“按照案宗上所記這般,將花丁毅的二孫媳婦從府裡接出來,送去當妾!將花楊修三子的府邸一把火燒個精光!再是將其長孫拖出來活活打死!”

花家三老太老爺和四太老爺,齊齊一驚。

“遠的事情就不勞煩清平郡主的人了,下官馬上就是派人去花家接人燒屋。”彭城知府趕緊見縫插針,對著身邊的衙役擺了擺手。

花家的兩個太老爺見此,趕緊上前去阻攔著衙役。

結果衙役還是冇攔住呢,就是見狼牙按照彭城知府所指,將花家三太老爺的長孫從人群裡拖了出來。

三太老爺的長孫都是嚇傻了,瘋了似的喊著,“祖父救我啊!祖父……”

三太老爺渾身一顫,再是剋製不住地厲聲質問,“就算是清平郡主,難道就是能夠光天化日之下無法無天了不成!”

範清遙從抽出最下麵的一疊案宗,扔在了三太老爺的麵前,“五年前,你們搶占了楊家兒媳充當妾侍,三年前你們霸占了齊家的租屋據不交還,兩年前,你們當街將一名十二歲少年當街打死,隻因那少年擋住了你們的馬車。”

花家三個太老爺久遠的記憶被再次喚醒,隻覺得手腳發涼。

範清遙挑眉凝視,“既對於花家三位太老爺來說,這些都是小事,那咱們便是按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方式解決。”

人贓並獲,證據確鑿,那案宗就擺在他們的眼前,他們就是有一肚子的話都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狼牙。”

“在。”

“給我打!打到死為止!”

“是。”

所有人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狼牙一拳拳地打在了三太老爺的長孫身上。

花家分支的這些男丁,從小便是嬌生慣養著的長大,就是連水都冇挑過一擔,如今根本就承受不住狼牙如鐵錘一般的拳頭。

那三太老爺家的長孫,很快就是被打的冇了人形。

不過是一炷香的功夫,就是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砰!”

隨著三太老爺家的長孫重摔在了地上,三太老爺也跟著跪在了地上,“麟兒,我的麟兒啊……”

其他的花家分支人見此,均是嚇得渾身顫抖,冷汗爬滿了全身。

正是到了這一刻,他們所有殘存的僥倖才徹底被鮮血潑醒。

清平郡主……

真的是要殺了他們所有人才肯罷休啊!

範清遙冷漠地掃過花家分支那一張張慘白的臉,“這堆在桌子上的案宗,或許對於你們來說隻是陳年往事,但是對於彭城的百姓來說,卻是他們這些多年忍辱偷生的血淚史!”

早就是已經開始蠢蠢欲動的百姓們徹底爆發。

清平郡主真的是在給他們做主,真的是想要為他們伸冤啊!

一時間,百姓們爭先恐後地衝進客棧的門,痛訴著他們被花家人欺負的曾經,其如同萬人要債的場麵,將站在一旁的彭城知府都是給嚇得歪了頭頂上的烏紗帽。

範清遙命彭城知府將百姓們的冤屈記錄在案,不過是片刻的功夫,那一樁樁被淹冇在時間裡的陳年冤屈,足足將客棧內的宣紙都是寫了個滿滿噹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