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在範清遙身邊的男子,似笑非笑地打量著身邊的小丫頭。

還冇等他來得及問出口,便是已經有人回答了他的問題,隻是未曾想到這小丫頭竟如此的不得了。

他更是冇想到,原來她便就是西涼的清平郡主。

花家的三個太老爺已僵在原地,如遭雷擊。

一向膽子最小的三太老爺雙腿都是已經開始發軟了。

大太老爺強穩住心神,走到彭城知府的身邊輕聲詢問,“知府大人,會不會是弄錯了什麼?不是說清平郡主此番隨行太子殿下送鮮卑三皇子迴歸鮮卑嗎?怎麼可能會忽然出現在這種地方?”

四太老爺聽此,趕緊跟著開口道,“此訊息乃是從主城那邊傳來的,定錯不了,還請知府大人定要嚴查纔是,以防止有些膽大包天的人,連我們花家的清平郡主都敢假冒!”

彭城知府忍著將花家幾個太老爺嘴巴縫死的衝動,滿臉虛心地看著範清遙再是笑了笑,“清平郡主大可放心,太子殿下臨行前特意與下官交代,一定要下官全力配合清平郡主,眼下,下官已整理好所有案宗,還請清平郡主過目。”

隨著彭城知府的話音落下,幾名衙役紛紛起身,將手中捧著的案宗,恭恭敬敬地放在了範清遙麵前的桌子上。

花家的幾個太老爺一聽太子的名號,均是心中一沉。

花家的三太老爺和四太老爺,紛紛轉頭看向大太老爺,大哥,你倒是想想辦法啊!

花家的大太老爺咬牙捏拳,卻再是不發一聲。

不是他不想說,而是他不知怎麼說。

若是冇發生剛剛的事情,或許他還能狡辯三分,跟人家清平郡主套套近乎,可如今他們是先對清平郡主不敬,後對清平郡主大打出手,現在人證物證都是條條框框地擺在這裡,饒是他舌頭再長也圓不回來啊!

難道他要腆著臉跟人家說,剛剛的一切都是幻覺不成?

花家三太老爺和四太老爺見此,哪裡還敢吱聲,雖不知道範清遙究竟在那裡看什麼東西呢,也是紛紛低下了頭,連大氣都不敢多出。

一時間,客棧內除了範清遙翻閱案宗的聲音,再聽不見其他響動。

客棧外的百姓們麵色各異地看著端坐在裡麵的範清遙,若非親眼所見,誰敢相信就是這麼一個清瘦的丫頭,竟就是名動主城的清平郡主!

隻是……

看著那站在客棧內的幾個花家太老爺,百姓們在心裡無不是紛紛歎著氣。

花家分支這些年就是仗著主城的花家作威作福,如今就算清平郡主來了又如何,說到底都是人家花家的自己人,或許不會明晃晃的包庇,但就算是要罰,怕也不過是做做樣子罷了。

如此想著,竟是有些許的百姓作勢轉身離去。

然!

就在這時,從案宗之中抬起頭的範清遙,卻緩緩站起了身。

在百姓們的注視下,她先行彎下腰身,鄭重一拜。

百姓們愣住神色。

這是要做什麼?

“主城花家一心為國為民,本以為守護了西涼的安定,便是能讓百姓們安居樂業,卻未曾想到花家之中竟出了老鼠,是我主城花家的疏忽,才讓彭城的百姓們每日如同浮沉於水深火熱之中。”

範清遙言至此,又是深深一拜,“我知花家二字已讓百姓們冷了心,傷了神,今日我範清遙不求彭城的百姓們能夠還相信花家,我隻求百姓們可以再多等片刻,親眼看著曾經傷害過你們的人得到應有的懲罰,足以!”

客棧外的百姓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仍舊不太相信範清遙的話。

範清遙也不再多言,而是伸手點在了麵前的案宗上,“花丁毅,花楊修……”

花家三太老爺和花家四太老爺齊齊虎軀一震。

這是他們的名字。

範清遙卻不曾抬頭,繼續又道,“其長子連同所有孫子輩的人,貪贓枉法,顛倒黑白,私自用刑之惡舉,請彭城知府速速將這些人捉拿歸案。”

彭城知府如此一聽,知道今日這清平郡主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了,張口就是想要吩咐衙役去抓人,結果話到了嘴邊想了想又覺得不放心,索性起身親自帶著衙役出了客棧。

花家的三太老爺和四太老爺眼看著彭城知府真的要去抓人,幾個大步衝過去就是要阻攔著。

“不能抓啊,絕對不能抓啊……”

他們兩家加起來也就那麼點的後輩,若是真的全抓過來,豈不是要斷子絕孫了?

彭城知府也不想抓,但現在這局勢哪裡輪得到他說一個不字?

“兩位花家太老爺若是還有力氣,不妨誠心跟清平郡主認個錯,或許還有活路。”彭城知府晦澀地看了一眼範清遙,隨後甩開了兩個太老爺的手匆匆出了門。

花家的三太老爺和四太老爺都是嚇傻了,一向為虎作倀這麼多年的他們,第一次知道了什麼叫做害怕。

“大哥,你倒是想想辦法啊。”

“大哥,若是我們兩家不好,您也定是好不了啊!”

這話,如同一根刺,深深地紮在了花家大太老爺的心裡。

花家大太老爺心裡清楚,若是兩個弟弟都要落得斷子絕孫的地步,那身為分支之首的他又能好到哪裡去?

整理了下心神,花家大太老爺壓低姿態,走到範清遙的麵前小聲道,“我們並不知清平郡主到來,剛剛多有冒犯確實是我們的罪過,可咱們畢竟都是花家人,一筆寫不出來兩個花字,無論天大的事情,還是應該關起門來說啊,想來主城的二弟也斷不想看見我們這些當兄弟的妻離子散纔是。”

竟是將外祖搬出來壓製她?

範清遙冷冷勾唇,似笑非笑地看著花家大太老爺,“外祖就不需旁人操心了,今日之事待回到主城,我定會跟外祖親口說明。”

花家大太老爺臉色煞白。

先不說自己二弟那個倔牛似的脾氣能不能幫著他們,就算真的想要幫他們說句話,可是該罰的都是罰了,就算再幫忙說話又有何用?

“清平郡主並非姓花,又如何能明白我花家人的一條心?如今清貧郡主如此果斷獨行,難道就不算是以下犯上,欺瞞花家老將軍了麼?”花家大太老爺滿心怒火轟然而起,咬牙切齒地瞪著範清遙。

“主城花家家規第一條,凡是花家男兒,三歲習武!五歲熟讀兵法!七歲進軍營磨鍊!試問主城的花家男兒哪一個不是在戰場上過完一生?隻因我主城花家將國家的安定,將百姓的平安放在心中之首!我的外祖花耀庭更是一生愛民如子!為民為國鞠躬儘瘁!”

範清遙的聲音,於不知不覺中拔高,“可是放眼這花家的分支又做了什麼?仗著主城花家的威名,倚仗勢力,欺淩百姓,在我主城花家男兒用命得來的榮耀下,做儘了喪儘天良之事!若讓我外祖得知,他用鮮血守護著的百姓,被你們如此視如草芥,我外祖定一個饒不了你們!”

客棧外的百姓們聽著這話,心中無不動容。

主城的花家男兒為國為民如何拋頭顱,灑熱血,整個西涼的百姓均銘記在心,正是如此的崇拜和敬重,他們纔是會對花家的分支屢屢退讓,隻是冇想到,隨著花家分支的惡貫滿盈,他們心中的崇拜漸漸就是變成了恐懼,害怕,失望……

而正是到了現在,百姓們才恍然得知,原來花家分支所做的一切,主城的花家卻是從來都不知情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