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屋子裡呼吸交錯,在燭火燃燒到儘頭的劈啪聲之中,繾綣旖旎。

‘噗。’

蠟燭熄滅,屋子裡被一片漆黑所籠罩。

百裡鳳鳴放開她的唇,藉著月色看著她難的呆愕的樣子,微微一笑,抬手將她散落在麵頰旁的碎髮掖在耳後,柔聲道,“阿遙,不要怕我可好?”

對他,她確實充滿著防備和牴觸,因為她不願再是讓自己重蹈覆轍。

曾經當她動情時,那個男人卻厭惡的告訴她,跟她在一起,隻會讓他覺得自慚形穢,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如同度日如年。

如今,又是有一個男子站在了她的麵前,她害怕如同自己再如上一世一般被人踐踏,可是卻忘記了麵前的人並不是那個自私自利滿心算計的男人。

因為他從來不會說讓人麵紅耳赤的甜言蜜語。

因為他永遠都是小心翼翼地顧及著她的感受,一遍遍地在她的耳邊告訴她,不要害怕他,他不會傷害她……

一個本應該高高在上的皇子,一個受萬人矚目的太子能做到如此,範清遙並非是石頭所做,說不動感是假的。

看著他那背對著月色的輪廓,範清遙輕輕地點了點頭,“好。”

百裡鳳鳴微笑著,又是低頭枕在了她的頸窩裡,“阿遙,相信我好不好?”

範清遙再是點了點頭,“好。”

“阿遙,明日衙門的事,交給我去辦可好?”

範清遙本能地張口拒絕,話到了嘴邊卻並不曾發出聲音。

纔剛說不怕他,相信他,現在便是將他拒之千裡……

算了,既是他想去便由著他去吧。

範清遙無奈又是點了點頭,“好。”

“嗯。”百裡鳳鳴微笑著直起身體,繼而戀戀不捨地吻了吻她光潔的額頭,“好乖。”

見時辰不早,百裡鳳鳴這纔是拉著她的手,送她出了屋子。

逆在他身後的月色,籠罩在他的身上,照亮了他欣長的身影,那幽黑的眸子清亮平靜,哪裡還有一絲的渾濁之意。

範清遙啞然一愣,半晌纔是驚覺回神,“太子殿下都是不覺得無恥嗎?”

本以為他是情動所致,結果他現在的目色卻是比她還要清明。

想著剛剛他一句句詢問出口的話,隻怕前兩個都是伏筆,最後一個纔是目的。

百裡鳳鳴打開房門,回眸淺笑,“與自己未來的夫人無賴一些,有何無恥?”

堂堂的太子將美男計玩弄的如此駕輕就熟……

不以為恥還反以為榮?!

範清遙,“……”

太子殿下你還要不要一點臉了?

彭城並不大,隻有主城的四分之一。

今兒個晚上的事情,很快便是傳遍了大街小巷。

雖然花家分支的幾個紈絝並未曾將此事當回事,該吃繼續吃,該喝繼續喝,但百姓們卻都是認為今日的事情定是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所以才懲罰了幾個紈絝,救助了那對母女。

一時間,被花家分支統治的彭城百姓們,無不是跪在自家舉香祈禱,隻希望老天爺開眼,下一次懲罰的時候能夠再重一些,最好是直接劈下一道天雷,也好讓他們徹底擺脫被花家分支繼續壓迫的日子。

花家大老太爺正是在正廳裡吃著宵夜,看著院子裡的舞姬們妖嬈曼舞,結果就是聽說了今天晚上的邪門事情。

今日領頭鬨事的那個紈絝,便是他的親孫子花雲良。

花家大老爺越想越是覺得此事蹊蹺,趕緊派人將隔壁府邸的其他兩位太老爺也都是請了過來。

花家三太老爺跟花家四太老爺來的很快,隻是對於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卻並不曾放在心上。

花家的三太老爺更是覺得,自己的大哥未免有些太過小題大做了,“不過就是孩子們發生了一些口角罷了,我特意派人去打聽了,咱們的孩子都不曾受傷。”

花家四老太爺也是跟著開口道,“要我說就是那孩童該死!年紀小小便這般的冇有教養,活該被咱們的孩子教訓。”

花家大老太爺卻是微微皺著眉道,“我聽聞,有一個年輕的男子救了從雲良的手中救下了那孩童,在彭城還冇有人敢跟咱們花家作對,隻怕此男子是城外人啊。”

花家三老太爺不以為意,“城外人就城外人唄,我可是聽說了,那男子救下那孩童就昏死了過去,估計是被孩子們給打得站不起來了,是他自己不自量力,跟咱們花家過不去,如今又跟咱們花家有何關係?”

花家大老爺能帶著族人在彭城走得如此逍遙而又平穩,靠的便是小心謹慎。

雖然在彭城他們花家分支隻手遮天,但是一旦鬨到了彭城之外,便就不是他們花家分支說得算的了。

花家大老爺可是不會忘記了,遠在主城的花家早就是不跟他們走動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此事既是涉及到了城外的人,便絕不能馬虎了事。”花家大老太爺不會忘記百姓的傳言之中,還有那所謂的老天爺開了眼的那陣怪風。

花家三老太爺嗤笑了一聲,“要我說大哥就是太小心了一些,大哥可是彆忘記了,有那位貴人的相助,咱們可是有的是銀子,在這彭城隻要有錢就是天,天高皇帝遠的,誰又是敢跟咱們過不去?”

花家大老太爺一聽見貴人二字,當即沉了臉,“老三!管好你自己的嘴巴!”

花家三老太爺被訓斥的臉色發青,想要開口頂撞又不敢。

畢竟那一直幫助著他們的貴人,隻是一直單獨跟花家大老爺見麵的。

花家四老太爺眉眼閃過一絲陰狠,“因為一個螻蟻,根本不值得破壞了咱們兄弟之間的情誼,大哥放心就是,此事我定是會做的滴水不露。”

花家大老太爺點了點頭,這一年花家能夠在彭城平步青雲,不但仰仗著主城花家的名聲,更是靠著貴人的暗中幫助,而他們想要繼續過著這養尊處優,高高在上的日子,便定要將所有的事情都捂在彭城之中。

花家的四老太爺既是能夠開口說出交給自己辦,心裡就是已經有了想法,眼下一經坐上馬車,便是吩咐著身邊的護衛們道,“將今晚那對擋路的母子找到,若天亮之前還找不到,你們便是也無需再來見我了。”

護衛們點了點頭,當即朝著彭城的各處分散而去。

花家四老太爺一直冷冷地注視著所有的護衛全都消失不見,才靠坐在了馬車裡。

若想要讓人查不到今日的事情,最簡單的辦法便隻剩下那麼一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