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殺氣外泄,就連百裡鳳鳴都已察覺得到。

“這些人,可是妨礙到阿遙的眼了?”百裡鳳鳴微微俯身,輕聲詢問,寵溺的聲音裡早已暗藏嗜血的殺戮。

皇宮裡的那個男人一直對花家忌憚防備,花家滿門為了保命而活,被迫寄人籬下,就是連舅舅們都要以詐死才能留下一條命,可是花家這些宗族的旁支卻連誅九族這樣的話都敢說出來……

這樣的人,自是礙眼的很!

範清遙閉了閉眼,壓下心頭蒸騰的殺意,“救人要緊。”

俗話說上梁不正下梁歪,隻有花家宗族的徹底腐朽,纔會滋養出這種披著人皮的混蛋出來,若枉然殺了這些混賬,不但要臟了百裡鳳鳴的手,更是會對宗族的其他人打草驚蛇。

斬草必除根!

範清遙心中已有章程,便不急於這一時。

百裡鳳鳴不再多問,再次翻轉掌心……

“呼——!”

一陣涼風颳過,吹得百姓們睜不開眼睛。

街道上,那些還在繼續惡行的紈絝們周身卻好像被什麼東西擊打了一般,紛紛朝著附近的牆壁撞了去。

重擊之下,直接將這些紈絝疼得滿地打滾。

麵對這突如其來的疼痛,紈絝們既驚又懼。

他們惡狠狠地朝著人群望去,想要看看究竟是何人對他們動手,可是黑壓壓的百姓圍滿了整條街,根本讓他們無從尋找。

領頭的紈絝掙紮起身,不解恨地再次朝著那趴在不遠處的男子走去。

驀地,又是一陣狂風襲來,直接將那領頭的紈絝掀翻在了地上。

那領頭的紈絝因腦袋先行著地,這次幾乎是連掙紮都冇有就是昏死了過去。

其他的紈絝們都是要嚇死了,雖然知道是有人在暗中動手,可人家在暗他們在明,再者他們心裡清楚,如此內力深厚的人,若是當真打起來他們根本就不是對手!

“誰如此大膽,竟是敢對我們花家人動手?”

“我們可是花家宗族的旁支,對我們動手你就著全家死光吧!”

“膽敢對我們花家動手,你給我們等著!”

幾個紈絝叫嚷著狠話壯膽,卻不敢再多作停留,趕緊將昏迷不醒的那個紈絝領頭給攙扶了起來,幾個人狼狽地坐上了掛著花家牌子的馬車。

隨著那些紈絝坐著的馬車行駛出了街道,百姓們雖替那母子以及那男子鬆了口氣,卻因怕花家秋後算賬,紛紛遠離此處,就連街道上的商販都收起攤子逃離去了其他的街道上。

不過眨眼的功夫,原本熱鬨的街道已然一片冷清。

婦人想要從身下的男子身上起身,卻因為渾身陣痛而朝著地上滑了去。

範清遙連忙走過去,攙扶住那婦人,“小心些,你身上雖未骨折,肌肉卻已明顯有損傷,若再用蠻力恐會落下病根。”

婦人驚訝地看著身邊這戴著麵具的女子,“你,你是……”

範清遙耐心解釋,“我是主城的大夫,剛好路過此處。”

婦人聽著這話,忙對著範清遙磕起了頭,“求求你一定要救救這個公子啊,他是個好人,是因為我們才得罪了城裡的花家人啊!”

花家宗族的旁支,可以說在這彭城是隻手遮天。

曾經便有人因為惹怒了花家人被痛打,結果卻因城中無大夫敢醫治而慘死路邊。

範清遙咬牙嚥下攻心怒火,扶住婦人的肩膀,“你放心,我定會救他,我所住的客棧離這裡不遠,你們母子也隨著一起來吧。”

婦人本是不願麻煩範清遙的,可是見自家兒子臉上都是血,隻得不好意思地道,“當真是勞煩姑娘了。”

範清遙搖了搖頭,扶著婦人站了起來。

一直未曾說話的百裡鳳鳴知道阿遙的性子言出必行,見那男子根本毫無任何意識可談,親自上前一步拉住了那男子的手臂,欲攙扶而起。

此情此景,險些冇把隱藏在暗處的少煊給驚的從樹上摔下來。

殿下您這平易近人的性子……

還真的是讓屬下堪憂啊!

少煊無奈歎氣,一股風似的就是落定在了百裡鳳鳴的身邊,二話不說,扛起那男子便是先行朝著客棧的方向走了去。

仍舊躲在暗處的狼牙目視著少煊離去的背影。

擅自出麵,不顧主子吩咐……

如此任意妄為的侍衛,若是擱在花老將軍身邊,早就一天被打八遍了。

孩童被婦人從地上拉了起來,一雙大大地眼睛閃爍著單純的疑惑,“爹爹臨死前要我一定要保護好孃親,爹爹更是說我是男子漢大丈夫,不怕苦更不怕累,孃親我不疼,我們回去吧,省下看病的銀子還能給孃親多買幾副藥喝。”

婦人心中酸楚的厲害,摟著兒子小聲低泣。

走在前麵的範清遙心中一片冰冷。

窮苦人家的孩童,尚且都被教育的這般優秀,可是再看看花家宗族那些紈絝,錦衣玉食之下竟都是被養出了一副混賬的麵孔。

這是何等的諷刺!

俗話說,不破不立,破而後立。

此事她既是親眼所見,便絕不能坐視不理。

花家宗族若當真能知錯能改,她或許會看在外祖的麵子上給他們一條活路。

如若花家宗族當真是一灘爛泥的話……

她就算斬草除根,也絕不能留下任何隱患。

一炷香的功夫,待眾人走回到了客棧,範清遙心中已有章程。

婦人領著孩童先行被安置在了範清遙所居住的房間裡,範清遙則是跟著百裡鳳鳴來到了隔壁的房間。

少煊將扛在肩膀上的男子放在了床榻上,便是退到了一旁。

範清遙走到床榻邊,這纔是得以看清楚,躺在床榻上的男子確實是年輕的,而且五官端正,哪怕是閉著眼睛也能夠看出十分的俊俏,年紀跟百裡鳳鳴相似,差不多十七八的年紀。

範清遙伸手按在男子的手腕上,一陣冰冷的氣息順著之間直衝全身。

剛剛在街道上時,範清遙便是預料到男子的非正常反應應當是中毒所致,可哪怕是早有準備,眼下還是被他身體內的寒氣激得渾身一顫。

肩膀忽然一沉,周身被熟悉的紫述香所包裹。

範清遙微微側眸,便是看見百裡鳳鳴將大氅蓋在了她的肩膀上。

百裡鳳鳴並未曾說話,隻是淡淡一笑,便是又坐去一旁看書了。

範清遙穩定下心神,再是朝著床榻上的男子看去。

懂醫之人方知,雀啄脈,釜沸,魚翔,彈石,解索,屋漏,蝦遊乃是死脈。

醫術上記載,雀啄連來三五啄,屋漏半日一滴落,彈石硬來尋即散,搭指散亂真解索,魚翔似有又似無,蝦遊靜中跳一躍,更有釜沸湧如羹,旦占夕死不須藥。

此男子脈象,如釜中水,火燃而沸,有出無入,陰陽氣絕也。

明顯乃七絕脈之一的釜沸。

範清遙不知這男子究竟結了怎樣的仇,才讓人下如此重的毒,可既是被她碰見了,她便是絕不能見死不救。

起身繞到書案後,快速提筆在宣紙上寫下一個方子交給少煊,纔是又看向站在門口的狼牙道,“準備一盆銀炭,一桶熱水,要快!”

狼牙點了點頭,跟著少煊一前一後地出了門。

深秋時節,還未曾到燒炭的時候,客棧掌櫃的一聽說要銀炭都是懵了。

隻是看著狼牙那張比炭還要黑上三分的臉色,掌櫃的那拒絕的話卡在喉嚨眼裡怎麼都是說不出來,最終隻能認命地將提前買好的木炭分給了狼牙一些。

隨著屋子裡的氣溫逐漸升高,範清遙再是吩咐一聲,“將屋子裡所有的窗戶都關上,再將桌子上的剪刀放進火盆裡烤著。”

狼牙無聲領命,完全照做。

範清遙則是從懷中掏出針包,依次在男子身上落下銀針。

當最後一根銀針紮入在男子的後腦時,原本躺在床榻上昏迷著的男子,雖意識仍舊不清醒,人卻忽然開始躁動。

範清遙命狼牙過來將人按住,“把他的衣衫脫掉扔進水桶裡泡著。”

狼牙二話不說,伸手便是朝著男子身上的衣服扒了去。

一直坐在窗邊的百裡鳳鳴,忽然開口道,“阿遙,你來一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