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舍掉了大軍的跟隨,馬車前行的速度倒也是快了不少。

兩日後,範清遙和百裡鳳鳴便是已抵達了西涼的地界。

與此同時,百裡榮澤也按照愉貴妃的指示,在千名精兵的跟隨下,來到了雲溪鎮。

大軍早就已經有所懷疑,隻是礙於百裡榮澤的身份而不敢明說。

百裡榮澤把少將叫到身邊叮囑,“你留下來帶著他們原地紮營,能收買的便現在就收買,若是不能的直接斬草除根。”

將士在軍營之中,生死本就不由自己,多一個少一個,誰也不會較真去查證。

少將領命前去吩咐精兵紮營,並順勢安撫。

奈何這些精兵可是不如跟隨在百裡鳳鳴身邊的那些新兵,其中更是有久經沙場的老油條,對於少將的安撫完全嗤之以鼻,更是連同著不少的老兵揚言要先行回西涼主城。

新兵本就冇有主見,見老兵張羅著要走,便也開始跟著蠢蠢欲動。

一時間,營地亂成一團。

如此情形彆說是少將已阻攔不住,就是百裡榮澤也是一籌莫展。

忽然,一陣涼風襲來。

周圍樹葉搖曳,細聞之下風中竟夾雜著一股淡淡的花香。

纔剛還在爭執不休,嚷嚷著要走的士-兵們,竟忽然呆滯了視線,漸漸地,他們如同被人抽走了靈魂一般,一個接著一個地倒在了地上。

涼風颳過,近一千的將士們竟全部倒在了地上不知死活!

百裡榮澤因距離營地比較遠,並不曾倒下,可手扶著駿馬的他,頭腦也開始渾渾噩噩地發沉,強行咬破自己的舌尖保持清醒,朦朧的視線之中,竟是看見一穿著翠綠色一群的妙齡少女緩緩走出。

百裡榮澤強打起精神望著那愈發朝著自己靠近的少女,有那麼一刻,他竟是在她的身上看見了範清遙的影子!

可隨著少女的靠近,他才發現是自己看錯了。

那少女風髻露鬢,淡掃娥眉,雅緻的玉顏上化著赭麵妝,將原本稚嫩的麵龐凸顯出了絲絲嫵媚的成熟,勾魂攝魄。

而範清遙的黑眸一向如月清明,完全的天生麗質,無需任何胭脂水粉的點綴。

就在百裡榮澤疑惑之際,那少女站定在他的麵前,柔嫩的手心托舉著一顆丹藥呈在他眼前,“三殿下若是不想跟那些將士一同倒下,便將這解藥吃了吧。”

百裡榮澤防備眯眼,“你是何人?”

少女嬌豔若滴的唇揚起一個妖嬈的弧度,“臣女範雪凝,見過三殿下。”

百裡榮澤似是從哪裡聽說過這個名字,但是一時半會又想不起來,直到範雪凝說出了雲月公主的名號,又告知百裡榮澤,自己是接到了愉貴妃的密信在這裡為百裡榮澤掃除眼線,百裡榮澤才終於相信範雪凝是母妃的人。

範雪凝盈盈一拜,伸手做了個請的動作,“雲月公主已在雲溪鎮等候三殿下多時。”

百裡榮澤擔憂地掃向了那些昏迷不醒的大軍。

範雪凝嬌羞抿唇,笑靨如花,“三殿下無需擔心,他們隻不過是好好地睡了一覺而已,等他們醒來後,將會忘記這裡所有的事情。”

百裡榮澤未曾想到麵前的少女竟如此厲害,想著範清遙或許都冇有這番本是,百裡榮澤在看向範雪凝時的目光,都鍍上了一層欣賞,“如此便有勞範姑娘了。”

範雪凝看著麵前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的男子,恍如隔世。

夢裡麵,她便是這樣優秀的男子恩愛有加,他更是在最後成為了西涼的新帝。

雖然在她和他的之間,永遠都隔著一個範清遙,但清晰記得夢裡麵每一個細節的範雪凝心裡清楚,正是在這個男子的幫助下,她纔是能夠將範清遙傷害如斯,甚至是最後讓範清遙痛不欲生直至死亡!

如今夢裡麵既深愛著她,又能夠成為傷害範清遙一把利刃的百裡榮澤就這麼真實地站在眼前,這是範雪凝做夢都在期盼著的事情。

因為她心裡清楚,隻有把握著這個男子,她才能擁有自己想擁有的一切,才能除掉她一直憎恨著的範清遙!

在範雪凝的領路下,進入雲溪鎮的百裡榮澤,很快便是見到了坐在茶館裡的姐姐。

“長姐。”百裡榮澤看著多時未見的姐姐,說不思念是假的。

雲月公主從小便是被母妃灌輸著要輔佐弟弟的思想,所以如今在看見百裡榮澤的時候,卻是多了一份冷靜,“母妃寫信說最近你在朝中頗為不順,怕你煩心才特意讓你來我這裡散散心的,你也無需多想,這幾日好好在這裡觀賞遊玩便是。”

百裡榮澤蹙起眉頭,他不相信母妃如此勞師動眾,就是為了讓他來這裡散心,可如今見長姐如此說,他便是也隻能點頭稱是。

範雪凝聽聞百裡榮澤會留下來幾日,驚喜的抿唇而笑。

記得在夢裡麵,範清遙徹底淪為三皇子和她的工具人是在皇子們指婚之後。

如今距離指婚還有一段時間,隻要她把握好這次跟三皇子的相處,定是能讓三皇子對她心生愛慕,就算如夢裡一般三皇子迎娶了範清遙,也會給她留一席之地。

遠在百裡之外的範清遙,可不知自己已是被算計了。

天色將黑,少煊趕著馬車來到了距離懷上三十裡外的彭城。

彭城不比主城繁華,卻也是馬象遊龍。

少煊隨意找了一處客棧,範清遙跟著百裡鳳鳴走下馬車,才發現剛好到了城中夜市開始的時間。

整座城燈火通明,梁如白晝。

商販的小攤位上掛著各式各樣的燈籠,各種吆喝聲叫賣聲不絕於耳,過往的百姓流連忘返,到處都能夠聽見其樂融融的歡聲笑語。

範清遙望著這熱鬨溫馨的一幕,眼中閃爍過一絲驚訝。

兩世為人,卻從不曾逛過夜市,自是不知夜市的喧囂和熱鬨。

微涼的手被修長的五指握住,範清遙回神的同時,人都是已經被百裡鳳鳴拉著朝著熱鬨的街道中央走了去。

範清遙一愣,“這是做什麼?”

百裡鳳鳴寵溺而笑,“難得偷閒,自是要讓你好好陪著我到處走走。”

範清遙聽聞,心中暖得厲害。

他便就是如此,隻需一眼便是能夠看出她的心中所想。

範清遙側眼望向身邊比自己足足高了一頭的少年郎,“百裡鳳鳴,其實你冇必要為我做到如此的。”

百裡鳳鳴淡若一笑,“與你並肩而行,信步漫遊,是我一直都很想做的事情。”

範清遙麵色曬然一紅,無奈收回目光。

這人還真的是將甜言蜜語四個字拿捏得死死的。

夜市上,人來人往,車水馬龍。

行走在其中的百姓們的臉上都戴著各式麵具,形形色色,風景別緻。

本來不戴麵具應景的百姓就是極少數的,再加上範清遙與百裡鳳鳴這兩張異常醒目的麵龐,幾乎很快就是成為了百姓們矚目的焦點。

範清遙並不喜歡被人如此觀望著,微微蹙眉,正要低頭避開周圍的視線,結果去發現走在身邊的百裡鳳鳴似乎纔是最為拉風的那個。

不少戴著麵具的妙齡女子,正是看著百裡鳳鳴那張秀美容顏久久難以回神。

百裡鳳鳴身為太子,身份本就特殊,若一旦被人認出,隻怕很快就要傳到皇宮那人的耳朵的耳朵裡,雖這裡並非主城,卻絕非不能掉以輕心。

剛巧路過一個賣麵具的攤位,範清遙停下腳步,隨意挑選了兩個麵具遮住了彼此的麵龐。

百裡鳳鳴於狐狸麵具下輕聲淺笑,“無需如此小心翼翼。”

範清遙卻道,“小心駛得萬年船。”

百裡鳳鳴見她認真,倒也不予爭辯,拉著她的手繼續朝著前麵走去。

忽,身後有人流湧動。

百裡鳳鳴的手順勢攬在了範清遙的腰身上,以防止她被人流衝散。

與此同時,隻聽一陣尖叫聲由遠及近地響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