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個時辰後,林奕離開禦書房。

一刻鐘後,皇宮裡便是都知道了殿下剿匪重傷的訊息。

護送鮮卑,路遇悍匪,太子殿下英勇陷陣身負重傷,清平郡主妙手回春救治太子殿下於生死一線。

事情忽然朝著預期之外的發展,直接將月愉宮裡的愉貴妃砸得目瞪口呆。

愉貴妃自然清楚悍匪是怎麼回事,不然她也不會同意讓百裡榮澤親自去跟皇上請命帶著一千精兵前去救援。

悍匪是假,殺範清遙纔是真,等到百裡榮澤帶著人馬跟前軍彙合,範清遙早就轉世投胎了,百裡榮澤隻需稍微裝裝樣子,救太子於危難之中的盛名就到手了。

本來一切都是在算計之中的事情,這才幾日的功夫就徹底麵目全非了?

愉貴妃坐不住了。

出了這種事情能做出纔是有鬼了!

在英嬤嬤的攙扶下,愉貴妃直接朝著禦書房的方向走了去。

太子遇險危在旦夕,百裡榮澤帶人前往那是重視親情,手足情深。

可若是太子已脫險,百裡榮澤那就是蝸行牛步,緩不濟急!

到時彆說是邀功求賞了,就是百姓的輿論都是要把百裡榮澤給壓死!!

“快點,再快點!”愉貴妃不斷催促著攙扶在身邊的英嬤嬤,不管如何,必須要讓皇上速速下令將百裡榮澤給喊回來。

結果剛一轉彎,就是遇見了由百合攙扶著的甄昔皇後。

愉貴妃壓下心裡的焦急,硬著頭皮彎了下膝蓋,“臣妾見過皇後孃娘。”

“妹妹如此行色匆匆的,可是遇到了什麼難事?”甄昔皇後抬了抬手,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高貴雍容,態盈萬方。

“皇宮裡現在都知道太子殿下遇險為在擔心,皇後孃娘卻還有如此閒情逸緻在宮裡麵閒逛,當真是讓臣妾佩服。”愉貴妃暗自咬了咬牙,她就不相信甄昔皇後不知道林奕進宮的訊息。

甄昔皇後自然是知道的。

更知道三皇子秘密帥兵出城。

正是如此,她現在纔會站在這裡堵愉貴妃一個麵色鐵青。

三皇子前腳剛走,太子後腳就遇到了匪盜……

愉貴妃聰明,甄昔皇後也不傻,仔細一琢磨便知其中盤根交錯。

“難為本宮的事情讓妹妹擔心了,太子殿下遇險一事本宮確實聽說,更知剛剛林副太傅求見皇上,正是如此本宮才坐立難安出來散散心。”甄昔皇後眼中掛著擔憂,臉上卻仍舊是一派的端莊。

“所以臣妾才說皇後孃娘好興致。”愉貴妃說完,便是要繞行。

甄昔皇後不動聲色地擋在了愉貴妃的麵前,“本宮自知太子出事,皇上定也是憂心忡忡,本宮不願再是讓皇上徒增煩惱,便是一直冇有去看望皇上,如果妹妹要是去看望皇上的話,救勞煩妹妹幫本宮給皇上帶個好了。”

言外之意,兒子出事我一個當親孃的為了不讓皇上煩心,都是能夠忍得住不去打擾,反倒是你一個事不關己的人急著趕著的往皇上的麵前湊,太子又不是你生出來的,你如此著急不是另有隱情做賊心虛又是什麼?

甄昔皇後點到即止,讓開愉貴妃麵前的路,在百合的攙扶下朝著遠處走去。

攙扶在愉貴妃身邊的英嬤嬤小聲詢問著,“娘娘,咱們還去禦書房嗎?”

愉貴妃,“……”

去個屁!

“回月愉宮!”

剛剛皇後的一席話,就差指著她的鼻子說她是心裡有鬼了,這個時候她要是還往禦書房裡麵紮,豈不是主動承認自己做賊了!心虛了!

一直攙扶著甄昔皇後往前走的百合,直到瞄著愉貴妃往月愉宮的方向拐了去,才小聲道,“皇後孃娘,愉貴妃回去了。”

甄昔皇後腳下一個趔趄,要不是百合緊緊攙扶著,隻怕要摔倒在地。

“皇後孃娘您當心啊!”

甄昔皇後眼眶發紅,緊握著百合的手臂,“你確定打探到林奕未曾在宮裡停留?”

百合低著頭,“回皇後孃孃的話,千真萬確,林副少傅出了出了禦書房就直奔著宮門外去了,這會子怕要到城門了,若是皇後孃娘當真擔心的話,不如奴婢現在就怕人去……”

“罷了。”甄昔皇後搖了搖頭。

如今宮裡麵耳目太多,強行派人將林奕攔截下來並非是明智之舉,林奕既冇有主動找她,想必也是鳳鳴想到了這一點纔沒有交代。

百合見甄昔皇後臉都是白了,輕聲勸著,“娘娘寬心,殿下吉人自有天相,絕對會化險為夷的。”

甄昔皇後幾不可聞地歎了口氣,“本宮並非是擔心,而是心疼啊。”

此番隨行的是清遙那個丫頭,有她跟在鳳鳴的身邊,就算是鳳鳴都去閻王殿報道了,隻要是她想救就一定能把鳳鳴再拉回來的。

甄昔皇後早就知道,皇上既是對清遙那丫頭起了殺心,鳳鳴便是絕對不會坐視不理的,隻是她冇想到鳳鳴竟然如此激進。

不過好在輿論是被鬨起來了,皇上就是再怎麼殺心四起也不會頂風作案的。

一陣風,忽然從麵前掠過。

百合看著那一閃而過的身影,嚇得臉色發青,“皇後孃娘,是五皇子!”

放眼整個皇子堆裡麵,五皇子跟太子殿下是最好的,如今太子殿下剿匪受傷,宮裡宮外鬨騰的沸沸揚揚,五皇子這個時候行色匆匆,所前往的目的地可想而知。

甄昔皇後握著百合的手臂繼續往前走,“這個時候讓小五去鬨鬨也是好的,皇上不就是喜歡手足情深這個戲碼麼,既然三皇子演得,小五怎麼就是演不得了?”

關鍵是,小五這麼一鬨,便是可以拖延住皇上的決定。

最主要的是!

還能讓在月愉宮裡麵等信兒給兒子傳訊息的某人急得火上房。

一舉兩得,多好啊。

甄昔皇後若有所思,“本宮交代你辦的事情辦得如何了?”

百合打量了下四周,才小心翼翼地回著,“正在辦了,估摸著等殿下回來剛剛好。”

甄昔皇後點了點頭,這才繼續朝著前麵走了去。

月愉宮那邊一直盯小清瑤盯得緊,這次怕也是想要藉助皇上的殺心除掉小清瑤纔是,愉貴妃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甚至還旁門左道的手段,甄昔皇後心知肚明,眼看著就快要皇子們指婚,她總是要提前有所防範的。

不然若是被某隻滿心算計的豬拱了自己精心培養的小白菜,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