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戌時末,大軍原地紮營。

接連行走兩日的大軍早已疲憊不堪,早早便進營休息。

百裡鳳鳴卻如同不知疲倦一樣,當晚設宴款待婁乾。

主營帳內燈火通明,閒聊聲大笑聲不絕於耳。

範清遙趁機走出營帳,目光眺望。

安靜的營地內大多數的營帳早已熄滅燭火,唯獨婁乾所在的營帳內依舊可見燭光由內向外的映照著,營帳門口肉眼可見幾十名的鮮卑隨行軍重重把守。

這些隨行軍看似都在各自守護著身後一片營帳,實則卻相互暗中警惕觀望著,從婁乾的營帳一直到主營帳,二十米便可見幾名隨行軍。

如此巧妙看守之下,隻要婁乾所在的營帳有任何的風吹草動,訊息隻怕會瞬間傳遞到主營帳內。

範清遙眯起眼睛靜默著半晌,終朝著婁乾居住的營帳漫步而去。

婁乾營帳內,笑顏正被囚禁在一鐵籠之中。

鐵籠四可見方,卻隻有不足半人高,無法站立甚至是平躺的笑顏,隻能如同一隻野狗般蜷縮在籠子裡,奈何焊在四周的鐵欄縫隙極寬,所碰觸的身體時間稍微長一些,就會被鐵欄磨蹭出一片青紫。

笑顏隻能不停地變換著姿勢讓身體能夠舒服些許,卻正是因為如此,連睡覺都變成了一種奢侈。

鮮卑隨行軍少將帶著一名隨從端著一碗摻了水的湯放在了籠子邊上。

四肢被重鎖捆綁,就是連臉都戴著放尖叫麵具的笑顏,若是想要喝湯,便是隻能跪在籠子裡,如同狗一般地舔著碗裡的湯水。

如此紅果裸的譏諷和羞辱,笑顏如何不知!

可饒是如此,笑顏仍舊緩慢地挪動著自己的身體,讓自己跪在特意站在湯碗邊的隨行軍麵前,一點點卑微且小心地舔舐著碗裡的剩湯。

隨行軍少將連同隨從見此,不由得放肆而笑。

“看見冇有?堂堂西涼花家的小姐竟是跪在我麵前,吃著咱們剩下的東西。”

“早就聽說花家是西涼帝王養得忠犬,如今倒還真的是萬分形象。”

“可惜小臉蛋長得倒是不錯,若是能一解舒服纔是妙哉啊。”

耳邊是不堪入耳的齷齪之詞,麵前是殘羹剩飯都不如的湯水,笑顏卻咬緊牙關,消瘦的脊背哪怕是趴於籠子之中,仍舊筆直如線。

她並不覺得委屈,更不覺得艱辛,從她決心跟隨著三妹妹一起踏上這條路,她便是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打算。

營帳外,忽然映出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緊接著便是聽聞看守在外麵的隨行軍道,“不知清平郡主深夜前來有何貴乾?”

三妹……

是三妹妹!!

笑顏猛地抬頭朝著營帳外看去,當看見那映照在營帳上的身影時,眼眶發熱。

看守在笑顏身邊的兩個隨行軍,警惕地盯住笑顏,生怕笑顏發出求救信號。

營帳外,範清遙看著對自己豎起長毛寬刀的隨行軍,禮數的後腿一步,“不過是閒來無事路過此處。”

隨行軍少將沉默地盯著範清遙,不見半分懈怠。

範清遙轉眼朝著主營帳方向望去,“太子殿下一向熱情好客,再加上與鮮卑三殿下興致相投,便是忘記了時間,不過想來這種機會也是不多了,聽聞明日傍晚就要抵達鈀澤,待到了鮮卑的地界,太子殿下就算是顧及著西涼的禮儀,怕也是不能如此輕鬆愜意了。”

其中一位隨行軍開口道,“西涼清平郡主多慮,待抵達鈀澤,我們三殿下定是會讓西涼太子殿下倍感賓至如歸。”

範清遙則是笑著道,“若如此,我倒是應該現在去勸勸太子殿下纔是,畢竟明日抵達鈀澤纔是重頭戲,提前自是需保重身體方能全力以赴鈀澤的熱情。”

營帳內,笑顏聽著三妹妹的話心如鼓敲。

看似閒聊的話,卻是接連兩次提到了鈀澤。

笑顏梗咽在喉堵得雙眼發紅。

大家府邸的後院女子多有爭端,姐妹之間暗藏齟齬也是屢見不鮮,可自從三妹妹回到花家,一路帶著花家女兒們逆風前行,更讓她們知道什麼是風雨同舟明白什麼是榮辱與共!

既無鉏鋙,何來隔心?

她又如何不明白三妹妹的意思!

這話明顯是在告訴她,讓她堅持到明天傍晚,隻要一經抵達鈀澤,三妹妹就會動手營救她。

笑顏並不知三妹妹是如何知道她的所在,但昨日的對話她聽得仔細,那鮮卑三皇子想要殺三妹妹的心已定,若三妹妹再是主動營救,豈不是自投羅網?

看守著笑顏的兩個隨行軍見範清遙遲遲冇有離去的意思,害怕範清遙趁著三皇子不在生出事端,隨行軍少將便是想要出去檢視。

笑顏左顧右盼腦袋飛快思索著,忽想到了什麼,趕緊用力撞了下麵前的牢籠。

幾乎是瞬間,看守在牢籠外的隨從抽出腰間長劍。

燭光下,利刃寒光,鋒利的劍尖直逼笑顏的喉嚨。

笑顏忙於麵具下撐起一個笑臉,從腰間摸索了半天,將一個香囊遞給了那即將走出營帳的隨行軍少將。

石榴形的香囊上以金銀綵線繡著一條肥美的錦鯉,其鱗片光澤粼粼,眼珠鑲嵌著一顆拇指大小的黑瑪瑙,遠遠望去,似有血有肉栩栩如生。

如此精美的繡工搭配著價值不菲的黑瑪瑙,兩名隨行軍均是看得雙眼發直。

那即將走出營帳的隨行軍少將,想都是冇想就是走回到了牢籠前。

笑顏滿臉討好地看著那隨行軍少將,卻在那隨行軍少將接過香囊的瞬間,忍著十指紅腫的疼痛,快速從荷包內抽出了一把藥材。

那隨行軍少將隻當是笑顏孝敬給他的好處,笑著道,“冇想到你還挺聰明,放心吧,隻要你在路上乖乖的,我不會再讓人為難你的。”

語落,將那香囊係在腰上,轉身出了營帳。

營帳外,範清遙正跟看守的隨行軍閒聊著,忽一陣熟悉的味道便是撲麵而來。

眼看著麵前的營帳簾被人掀開,範清遙一眼就是看見了那掛在其腰上的香囊。

刹那間,範清遙喉嚨發緊,盯著那隨行軍少將的目光陰沉無光。

笑顏是幾個姊妹裡最會穿戴的,更因熟知各種稀有藥材,名貴補品。

而眼前這個香囊包含了主城內所有可見可尋的珍惜藥品,範清遙如何不知。

可就是這麼一個被笑顏當做寶貝一樣的香囊,現在卻掛在了一個鮮卑人的腰上!

範清遙目疵欲裂,心中怒火彷彿要將血液都灼燒沸騰!

佩戴著笑顏香囊的隨行軍少將,被範清遙周身的殺氣震懾的倒退一步。

“清平郡主難道想要在鮮卑營地鬨事不成?”那隨行軍少將握緊腰間佩劍。

與此同時,其他的隨行軍都是進入了防備的狀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