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清遙的聲音不輕不重,附近的人卻是足以能夠聽得清。

林奕若非不是訓練有素,隻怕要當場笑出來。

坐在不遠處的將士們,也是臉上紛紛勾起了或輕或淺的嘲諷唇角。

雲安郡主驕縱異常,狂妄自大,一口口地喊著他們所有的士-兵為奴才,狗東西,如今清平郡主的一番話,總算是讓他們所有人都出了口氣。

雲安郡主被笑話的臉皮漲紅,起身怒指範清遙,“你敢對我如此無禮?”

範清遙理所應當地勾著唇角,“你我同樣的是郡主,雲安郡主都是敢潑婦罵街,我又為何不敢出言不遜?雲安郡主要是以為嫁去鮮卑就是一步登天了,那不妨再仔細的想想,雲安郡主能夠有今日又是誰的施捨。”

雲安郡主這輩子都冇被人如此對待過。

現在的她就好像被連皮都是被剝光了一般!

“範清遙你彆太囂張,我告訴你……”雲安郡主到了嘴邊的話欲脫口而出,奈何那因生氣而在顫抖著的手腕,卻是被一隻大手用力握住。

捏緊到骨頭縫裡的疼痛,讓雲安郡主一下子閉上了嘴巴。

婁乾則是順勢將雲安郡主拉坐在自己的身邊,似笑非笑地遞了一塊乾糧,“知道行軍不易,讓雲安郡主受委屈了,隻是如今風勢較大,狂沙噎喉,雲安郡主莫不要因為一時的發泄,而落下病痛永遠無法治癒纔好。”

如果紅果裸警告的話,若是雲安郡主再聽不懂就是傻子了。

百裡鳳鳴出麵談和,“雲安郡主這脾氣,以後可是要辛苦鮮卑三皇子費心了,清平郡主也彆愣著了,快些吃東西我們纔好儘快趕路。”

婁乾既已阻止,就說明已是有了警惕,若阿遙再逼下去,隻怕婁乾要起疑心。

範清遙看著悶聲啃著乾糧的雲安郡主,眸色幽沉。

如此看來,笑顏在鮮卑手上的事情,雲安郡主確實是之情的,若非剛剛不是婁乾加以阻止,隻怕現在雲安郡主已是說漏了嘴。

雖然可惜,不過範清遙並不在意。

她既是想做,便就不是一個婁乾能夠阻攔住的。

誰也不行!!

未時一刻,大軍整裝待發。

範清遙忍著傷勢未愈的腳踝,咬牙朝著前行的雲安郡主追了去。

待即將追上時,額頭早已覆滿了虛汗。

為了不引起婁乾的注意,範清遙再次減慢了速度,眼看著雲安郡主踏上馬車,範清遙故作不穩地摔倒在地。

緩緩抬頭,範清遙目光所觸及在馬車之下,卻不覺皺了皺眉頭。

前幾日離得遠,她並冇有仔細觀察過雲安郡主所乘坐的馬車,如今卻發現,雲安郡主的馬車底部已出現了明顯的塌陷。

這是被重物堆壓纔會有的征兆。

雲安郡主聯姻鮮卑,正常來說陪嫁的嫁妝應當豐厚,奈何瑞王府隨著瑞王的撒手人寰,早已隻剩下一個空殼所支撐。

聽聞瑞王妃都是要在府內節儉渡日,如今又怎會拿出如此多的嫁妝塞在雲安郡主的馬車之中?

雲安郡主聽聞響動回頭檢視,在看見範清遙摔倒時,眼中譏諷明顯。

奈何還冇等她開口說什麼風涼話,便是聽聞倒在地上的範清遙收回思緒先聲奪人,“瑞王之死何其淒慘,被人打斷四肢,喂下秘藥迫使瘋癲,想來就是在嚥氣之前,瑞王仍舊飽受身體和精神上的雙重摺磨之苦纔是。”

雲安郡主一聽見父親,胸口猛地一顫,“範清遙你給我閉嘴!”

範清遙勾了勾唇,“我以為雲安郡主會問我是為何知道的。”

雲安郡主渾身一怔。

是啊,當初父親那般狼狽的模樣,孃親為了保住瑞王府的顏麵,一直將父親最後的醜態捂得死死的,就連她都是在父親下葬後從孃親身邊的丫鬟口中的知,可如今這範清遙又是如何得知的?

範清遙冰冷的黑眸,映著雲安郡主那疑惑的麵龐,“因為是我一手做的。”

這一劑猛藥,險些冇把雲安郡主從馬車上給紮下來。

“你,你說什麼?”

“瑞王的四肢是我親手打斷的,瑞王的瘋癲也是我親手喂下的驅魂散,我之所以讓人把瑞王放走,就是想要讓瑞王府的人明白,夾著尾巴做人方能保命,但是現在看來,雲安郡主似乎並不明白。”

雲安郡主雙腿發軟,猛地從馬車上跌在了地上。

範清遙冷漠地看著雲安郡主的狼狽,高高揚起的唇角愈發笑意盎然。

“範清遙你該死!”雲安郡主上前一把抓住範清遙的衣領,恨不將現在就將這個殺父仇人碎屍萬段。

範清遙眼中毫無畏懼,隻是善意地提醒著,“你不敢,更做不到。”

“你……”

“你不過隻是一個被瑞王府嬌慣著長大的郡主而已,有手不能提,有肩不能扛,隻怕就是給你一把刀你都不知該如何用吧。”

雲安郡主被那字字誅心的話戳的渾身血液逆流,怒極之下,就是連眼淚都凝結在了眼眶之中。

而這,便是範清遙想要的效果。

怒火攻心,必方寸大亂。

果然,雲安郡主怒視著範清遙半晌,忽就是陰冷地笑了,“範清遙,你以為你又比我高貴到哪裡去了?現在有多少隻手對你暗中舉起明刀暗箭你又如何知道,很快你就會跟花家那些該死的瘋狗一起跌落黃泉!不過你放心,自有人會陪著你一起上路。”

語落,雲安郡主當先鬆開了範清遙的衣領,轉身踏上了馬車。

林奕匆匆而來,伸手將範清遙攙扶起來,“清瑤小姐可是哪裡受傷了?”

範清遙平靜地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無礙,走吧。”

雲安郡主生性跋扈,心無城府,若婁乾當真想要將笑顏送到皇上麵前,雲安郡主剛剛怕早就以此得意炫耀,以牙還牙了,但雲安郡主不但隻字未提笑顏的存在,更是連威脅都如此的晦澀,足以見得是被人威脅不敢開口。

範清遙微微眯起眼睛,唇角不覺上揚。

看樣子,婁乾是打算利用笑顏暗中除掉她啊。

如此最好,隻要笑顏對婁乾還有利用的價值,笑顏暫時就是安全的。

隻要此事不驚動皇上,她便是有辦法將笑顏平安搶回到身邊。

不遠處,婁乾看著被林奕攙扶著的範清遙,目光閃爍。

隨行軍小聲道,“可需屬下去查探一二?”

婁乾擺了擺手,“不過是女兒家發生口角罷了,無需浪費精力。”

馬車裡,百裡鳳鳴狹長的眉眼掃過外麵的每個人,最終落在了範清遙的背影上。

阿遙既能讓雲安郡主平安離去,怕就是已經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婁乾怕是做夢都想不到,自己精心設計的計劃,已在悄無聲息之中慢慢瓦解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