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太子灌到不省人事的藩王,被隨行軍們接連潑了一通的冷水,才徹底清醒過來。

一炷香後,藩王步履匆匆地走進了婁乾的營帳之中。

冇有人知道婁乾究竟跟藩王秘談了什麼,西涼值夜的士-兵隻是看見,一個時辰後藩王匆匆隻帶著兩名隨行軍出了營地。

與此同時,鮮卑的隨行軍則來到了西涼太子的營帳外稟報著,“啟稟西涼太子殿下,再過兩日便會抵達鮮卑地界內的鈀澤,鈀澤民眾激慨,極其排斥外來人,我們三殿下害怕引起不必要的戰-爭,便是讓藩王連夜現行啟程趕往鈀澤。”

話音落下,漆黑的營帳內久久冇有響起任何答覆。

就在那隨行軍想要再進一步靠近主營帳時,一把長劍徒然逼迫在了他的脖子上。

林奕握緊手中長劍,目光陰沉,“殿下醉酒,剛剛服用了清平郡主所開的止吐藥睡下,有任何事情待明日稟報也不遲。”

隨行軍被林奕周身的殺氣震懾的倒退三步,話都是來不及說就是匆匆告退了。

營帳內,百裡鳳鳴驟然睜開眼睛。

狹長的黑眸清明銳利,無半分初出醒來的醉眼朦朧。

藩王不辭而彆,匆匆離去,怕是婁乾已心有計劃。

鈀澤乃是鮮卑地界,無論是何種原因,隻要清平郡主在鈀澤出事,鮮卑都推脫不開其中關係。

此番淮上一戰,鮮卑已割出預料之中的兩倍城池,就算婁乾再是如何囂張和不計後果,也絕對不可能再將鮮卑捲入進來。

如此一來……

婁乾隻能夠在抵達鈀澤前對阿遙動手。

“少煊。”

一直抱著長劍靠在營帳入口內的少煊,順勢單膝跪地。

一塊令牌,忽砸在了少煊的麵前。

夜色下,那黝黑令牌上的騎。

少煊渾身一震。

“藩王提前鈀澤必有所行動,暗中跟在藩王背後仔細部署,切記不可打草驚蛇。”

“是,微臣遵命。”

清晨,天未亮,大軍繼續上路。

雲安郡主走出營帳後,一雙眼睛便是死死地盯在了範清遙的身上,奈何範清遙眸色淡然,神色淡然,哪怕是從雲安郡主的麵前㘞,都是如同完全無任何的察覺的模樣。

雲安郡主都是要氣炸了肺,恨不得昭告天下,讓所有人都是知道範清遙的姐姐被抓了,然後再好好欣賞著範清遙那驚慌失措,無助無求饒的模樣。

然,就在雲安郡主邁出腳步的時候,婁乾的聲音卻不輕不重地響起在了身後,“雲安郡主這是要去哪裡?”

雲安郡主僵硬地轉過身,不敢直視婁乾的雙眼,“為什麼不讓我去告訴她?難道你不想看見她失魂落魄的模樣?”

婁乾看向已經坐上馬車的範清遙,“若你想真的親眼看見範清遙屍骨無存,就管好你的嘴巴。”

雲安郡主咬了咬唇,怒氣沖沖地轉身上了馬車。

早已先行坐上馬車的範清遙,透過車簾的縫隙看著婁乾與雲安郡主的不歡而散,目色發沉。

雲安郡主跟婁乾之間不過是強拚硬湊,冇有感情倒是真的。

隻是本應該兩兩相看,兩兩相厭的人卻能夠說如此多的話,隻怕兩人之間應該是有了什麼共同所需,最後的不歡而散,怕是雲安郡主跟婁乾的想法出現了差異。

共同所需,卻又目的不同……

範清遙驀地就是捏緊了身上的裙襬。

如此看來笑顏不但是被鮮卑抓了去!

經過昨晚的一夜,婁乾應已想好了要如何利用笑顏纔是。

所以剛剛婁乾與雲安郡主的不歡而散,應當是婁乾對雲安郡主的警告。

範清遙閉目咬唇,口中血腥瀰漫。

硬是以疼痛壓下心頭恨意和怒火的她,方纔緩緩睜開眼睛。

婁乾此人危險異常,精功謀算,如果他想要利用笑顏的出現讓花家在永昌帝麵前失信,那麼稍晚一些趁著夜色難辨,行軍途中就會悄然派人押著笑顏返回主城。

如果是如此的話,範清遙就勢必要帶著狼牙硬拚搶人了。

隻要不把笑顏交到永昌帝的麵前,她便是可以說鮮卑栽贓陷害。

屆時無憑無據,就算是永昌帝再如何狐疑都隻能作罷。

但是如果婁乾想要利用笑顏另作他用的話……

範清遙再次透過車窗望向行駛於前的幾輛馬車其中之一。

好在雲安郡主有頭無腦,胸無半點城府,所以婁乾究竟是想要如何拿著笑顏做文章,她總要試一試才知道如何應對。

離開西涼的地界一路往北,氣溫一直在下降。

狂風呼嘯,黃沙漫天,無不是成為了大軍前行的阻礙。

三個時辰後,大軍行至一處荒山腳下暫作修整。

林奕攙扶著範清遙走下馬車時,剛好看見婁乾和百裡鳳鳴連同雲安郡主已圍繞在一處吃著軍中乾糧,眼看著雲安郡主滿臉的不耐煩極慍怒之色,範清遙便是知道自己試探的機會來了。

雲安郡主驕縱慣了,眼看著手中的乾糧比石頭還硬根本無法吞嚥,奈何坐在她對麵的兩個男子無一對她表露出絲毫關心,反倒是心平氣和地跟其他將士一般吞嚥著手中的乾糧,本就是委屈的雲安郡主更是火燒心頭。

剛巧這個時候見範清遙被林奕攙扶著走來,雲安郡主直接就是冷笑一聲,“同樣都是郡主,清平郡主卻是驕縱的很呐,一路出行全程有人攙扶,不過我可是要提醒清平郡主一聲,彆被某些想要往上爬的奴才蒙了心智,到時候再鬨出個暗生情愫之類的,隻怕是要笑掉了西涼百姓的大牙。”

如此諷刺入骨的話,不但是譏諷了範清遙,更是打了林奕的臉。

百裡鳳鳴靜默地看了雲安郡主一眼,沉默不語。

婁乾也是並冇有阻攔的意思,反倒是眼底嗤笑正濃。

林奕攙扶著範清遙坐穩,才沉聲對著雲安郡主抱拳道,“出行在外,雲安郡主慎言纔是。”

雲安郡主不屑冷笑,“怎麼,一個奴才也想在我的麵前稱大了?你可彆忘了,你就算是侍奉在太子的身邊,也不過就是一個時時刻刻要低頭跪地的奴才,你有什麼資格在我的麵前作以警告!”

林奕握緊雙拳,周身已一片冰冷。

範清遙卻是主動拿起石頭上擺放著的乾糧,遞在了林奕的麵前,“林副少傅快些吃點東西,才能多休息一會,如此也好在路上侍奉於太子殿下左右。”

林奕斷冇想到清瑤小姐會主動幫自己解圍,接過乾糧的同時眼中露出一絲觸動。

雲安郡主冇想到範清遙竟還敢如此與一個奴才拉拉扯扯,更是揚聲開口道,“清平郡主的家教當真是讓我大開眼界,果然半路爬上來的東西都是一路的貨色,不分禮數全無廉恥。”

範清遙涼涼轉眸,看向雲安郡主,“雲安郡主口中的家教,恕我不敢苟同。”

雲安郡主秀眉擰緊,“你這話什麼意思?”

“林奕侍奉在太子殿下的身邊,雖一直自稱屬下,卻師從征東將軍,後乃皇上親自派遣於東宮,跟隨在少煊太傅身邊輔佐太子殿下,我雖並非世襲郡主,卻也是皇上親自下旨冊封,如今雲安郡主獅子大開口一般的一竿子打掉了所有皇上冊封的人,可是對皇上有所埋怨?”

雲安郡主嚇了一跳,“範清遙,你休要胡說!”

範清遙處變不驚,淡然而笑,“看樣子雲安郡主不但膽大妄為,腦袋還不怎麼好使,撒潑蠻橫在先,裝傻充愣在後,如此不堪的家教卻被雲安郡主引以為豪,瑞王府的家教當真讓人堪憂,雲安郡主的臉皮也委實是厚的讓人稱奇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