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宴席開始,範自修便是和瑞王爺帶著一群文官不停地說著各種好聽的話,更是將擦乾了眼淚的範雪凝也推到了永昌帝的麵前。

“凝兒祝皇上聖體康泰,國運昌盛。”範雪凝本就承了醉伶七分的相貌,如今配上那微紅的眼睛,怎麼看怎麼都是讓人我見猶憐。

永昌帝更是直接開口道,“賞!”

纔剛被打壓的連大氣都不敢出的文官們見此,更是跟隨在範自修身後不停地奉承著,一時間大殿內又變成了以往的文盛武衰。

範自修得意洋洋地看向範清遙,不過是一個喪門的東西,也想跟他鬥?現在隻怕是哭得心都有了纔是。

可是這一看,卻是讓範自修愣住了。

本以為會悲憤不已的範清遙,卻像是個冇事兒人一般的平靜著,似是察覺到了他的視線,反倒是露出了一個甜甜的笑容。

她竟是還能笑出來!

範自修失望之餘,恨得咬牙切齒。

可惜,範清遙是真的冇有任何的難受之說。

範家在朝野根深蒂固,又怎會被一塊玉佩所動搖,大魚總是要一口口吃才過癮。

隻是她冇想到愉貴妃這麼早便是與範家人有了牽扯,上一世她也真是傻到了份兒,纔看不出來愉貴妃和範家的裡應外合。

“聽聞花家的小女兒們已經開始學習醫術了,不知可有何成就?”被文官哄得龍顏大悅的永昌帝,似漫不經心地問著。

陶玉賢起身婉轉道,“回皇上的話,孩子都小,不過隻是學了一些皮毛而已。”

範自修緊跟著開口也道,“那可真是巧了,我家凝兒最近也是在學習醫術,同樣也是學了一些皮毛而已。”

永昌帝冇有再說話,而是對著身邊的小太監示意了一下。

小太監匆匆跑出大殿,待回來時,卻是將一物擺放在了大殿的中央。

“那,那是血靈芝?”

不知是誰驚撥出口,眾人驚得無不是變了臉色。

小如手掌的血靈芝就已是千金難求,可眼下這血靈芝竟是足有成年男子手臂粗細大小。

這……

簡直可以說是無價之寶了!

“既都是皮毛,倒不如趁著今日在大殿之上小試一下,這血靈芝便是今日勝者的獎賞。”永昌帝豪邁地揮了揮手,血靈芝的價值是小,若當真能因此而挖掘到其他醫術奇才纔是大。

大殿內今日來了不少的家眷,而這些官家小姐們大多數都是從小學醫,如今看著那價值連城的血靈芝,均是蠢蠢欲動地上前幾步準備參加比試。

陶玉賢本不屑以醫術比試,可是她怎麼都冇想到自己派人苦苦尋了這麼久的血靈芝如今就在眼前。

“芯瀅。”陶玉賢看向芯瀅。

芯瀅的年歲雖在花家的女兒裡排第二,可她是大兒子家的姑娘,這些年她在芯瀅身上也是最費心的。

“乾嘛非讓我去?”芯瀅不開心地撅著嘴。

“老夫人,芯瀅去比自是冇問題,可這畢竟是花家的事情,總不能讓芯瀅一個人擔著不是?有些人既是花家的長女小姐,總該出些力的纔對。”大兒媳淩娓說著,那眼睛便是落在了範清遙的身上。

陶玉賢皺著眉,“清遙什麼都不懂,如何能去參加比試?”

“那血靈芝也是要給大小姐治病的,若是連親生女兒都不出力,我們又瞎忙活什麼?”大兒媳淩娓鐵了心的摟住了芯瀅。

“冇想到堂堂的花家女兒竟是無人敢比試。”瑞王爺好信兒地走了過來,肥碩的臉上堆滿了幸災樂禍的笑容。

陶玉賢冷著臉,不願在這個時候與瑞王爺口舌之爭。

“外祖母,我願意陪著二姐姐一起比試。”範清遙忽然上前幾步,走到了芯瀅的身邊。

陶玉賢轉眼朝著大殿其他人看去,見其他的官家小姐們也是成群結隊的,再看範府那邊,更是有所謂的陪侍跟著範雪凝一起參加比試。

站在旁邊的瑞王爺又道,“範府可不比花家,現在府上就那麼一位小姐,就算是有陪侍一同陪著參加,也是可以的。”

陶玉賢看著那跟在範雪凝身邊的陪侍,總覺得好似在哪裡見過。

“三姐姐,我也陪你去。”暮煙拉著範清遙的衣角,諾諾地低著頭。

她聞得到所有人身上的味道,自也聞得出在殿外是範清遙那將芯瀅從自己身邊撞開的,娘說過之恩就要圖報,她是看不見的,但是她的嗅覺卻異常靈敏,也許會幫上忙。

陶玉賢欣慰的同時,看向花家小女兒最後的那個身影,“你也跟著一起去。”

“是,奶奶。”一個高挑的身影走了過來,緊緊地跟在了範清遙身後。

大兒媳淩娓見此,才心滿意足地鬆開了懷裡的芯瀅。

若是冇有太子贈送玉佩的事情也就罷了,既然所有人都將那範清遙當個寶貝,她就非要讓所有人都看清楚範清遙其實就是一個範家不要的廢物。

瑞王爺看著眼瞎的暮煙卻是再道,“莫不是你們花家還打算用濫竽充數?”

隻是瑞王爺喊得再大聲,走在最前麵的範清遙也冇有搭理的意思,拉著暮煙直接繞過了瑞王爺,後麵的人見此也是自然而然地避開了瑞王爺。

“你們,你們……”瑞王爺臉僵身更僵,就是他自己也冇想到自己會被一群孩子給當成空氣,這簡直是……

丟人丟到份兒了!

“這放眼望去,花家來的丫頭倒是最多的,隻是冇有那個實力還是不要逞強的好,皇上麵前的比試參不得半點假,不然可是要被殺頭的呦。”坐在偏坐的愉貴妃,故意半開玩笑地威脅著。

是她故意幫範雪凝解圍,更是她提前告知範家皇上要比試,因為她早與範家聯手,隻要範家贏了,那血靈芝便有她的一半。

她本不屑在一群半大的孩子身上浪費精力,可一想起剛剛範清遙那哄著永昌帝的可人樣,她便是不得不防。

芯瀅看著愉貴妃那張臉直接被嚇傻了,連話都不會說了。

倒是看不見的暮煙,小聲問,“三姐姐,是誰在說話?”

範清遙抬眼看了一下,麵無表情道,“不認識。”

“你們說什麼?”愉貴妃臉色大變,就連一雙嫵媚的眼睛都是氣到瞪大了一圈。

“愉妹妹這般跟一群孩子斤斤計較,隻怕有失體統。”甄昔皇後不冷不熱地開口道。

愉貴妃吃了癟,在皇上麵前又不好發作,隻得恨恨咬緊了紅唇。

倒是一旁的範自修,對愉貴妃投去了一個安心的眼神,現在跟在範雪凝身邊的這個陪侍,可是他們範府花高價請來的高人,既然花家想要丟這個人,他便成全了她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