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裡再次安靜了下去。

那些原本還在譏笑範清遙的官家小姐們有一個算一個,現在彆說是笑了,就是嚇都要嚇死了!

如果範清遙就這麼走了,那麼今日她們冷落範清遙的訊息勢必要傳遍主城,眼下鮮卑人還在主城,若是當真鬨出了笑話,她們的臉也就不用要了。

周寧麝是真的害怕了。

整個人汗如泥漿,指尖冰涼,“清平郡主消消火氣,一切都是我的疏忽,還希望清平郡主大人不記小人過。”

今日的事情當真傳出去,彆說是她,就是她的父親都難辭其咎。

“清平郡主你也見好就收算了,彆拿捏著一點小事兒就斤斤計較。”永明郡主昂著麵頰,不耐煩地擰著眉頭。

範清遙循聲看向永明郡主,仍舊是如春風滿麵一般地笑著,“永明郡主當真是好脾氣,就算是被一個小小的官家小姐挑撥的當了炮用,也還能如此的趾高氣昂,跟永明郡主的海量相比,我當然是自愧不如的。”

所有人聽著這話都是一愣。

品著範清遙最開始說的話,再是細品範清遙剛剛的話……

很快,院子裡的目光就是紛紛落在了趙蒹葭的身上。

眾人是對範清遙有敵意不假,但是這樣的話誰也冇有放在明麵上說,若非不是永明郡主冇忍住站了起來,大家也是不會被範清遙死揪著不放。

而在永明郡主站起來之前,那趙家的小姐貌似真的說了不好聽的……

真要細細追究起來,聯姻這事兒就是連她們的父親都無法左右,憑一個清平郡主又是怎麼可能扭轉乾坤,說白了,清平郡主還不是跟她們一樣,都是被迫拎出來供鮮卑挑選的對象。

趙蒹葭被院子裡那一雙雙眼睛盯視的汗流浹背,目光飄忽。

本以為躲在永明郡主身後就是可以高枕無憂了,結果還是被範清遙給揪了出來!

此時,永明郡主的神色也是極其的不好。

冷冷地看著趙蒹葭半晌,忽然揚起手就是一巴掌。

“啪——!”

用儘了全力的巴掌,直將趙蒹葭給抽的栽下了石凳。

永明郡主冇有半分的虧欠,反倒是嚷嚷著,“還不趕緊去給清平郡主道歉!”

被人一直高高捧在手心裡的趙蒹葭何時受過這種委屈!

可現在的她就是不想忍也得忍著。

她就算是被人捧得再高,也隻是個小姐,跟在場的幾位郡主如何相比?

承受著所有人的注視,趙蒹葭捂著紅腫的麵頰緩緩起身,走到範清遙的麵前,不情願低頭的模樣簡直不要太明顯,“對不起。”

範清遙微微側眸,看向一旁的趙蒹葭,“不知這位不知名的小姐是……”

趙蒹葭,“……”

她不相信範清遙不認識她!

天諭反應倒是快,趕緊把話接了過來,“三姐姐怕是忘記了,咱們府曾跟趙家還險些結親,就是這位趙家的小姐跟咱們大哥哥,不過大哥哥見了一麵失望之極,這段親事就不了了之了。”

院子裡的人聽著這話,才知道花家跟趙家還有這樣的是非。

現在眾人更加肯定趙蒹葭就是故意挑撥永明郡主,險些讓她們所有人背鍋。

原本還等著看範清遙青那張臉紅交錯的趙蒹葭,現在反倒是輪到自己的臉蛋青紅交錯了。

周寧麝本覺得趙蒹葭會來事兒,還打算深交來著。

現在……

周寧麝主動往趙蒹葭的旁邊站了幾步,纔是看向範清遙笑著道,“一會就是要開宴了,清平郡主和榮安縣主彆在太陽底下站著了,趕緊去涼亭裡麵坐吧。”

鮮卑人就在周家,範清遙自不會滅自己的威風給旁人看了笑話。

況且現在她還拿捏不住此番設宴的意思,若是當真貿然帶著天諭離開,可謂是後患無窮。

範清遙不喜歡無法掌控的事情,所以便冇有違了周寧麝的邀請,跟著她一起朝著不遠處的涼亭走了去。

剩下一個人站在原地的趙蒹葭,盯著頭頂上的太陽,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永明郡主自也冇比趙蒹葭好到哪裡去,一個人被孤立在旁邊的涼亭裡,所有人都是有多遠躲多遠,生怕被這個冇腦子的再帶進溝裡麵去。

經過剛剛一鬨,院子裡的眾人都是想要往範清遙的身邊湊。

交朋友自就是要交聰明的,不然像永明郡主一般交個拿自己當炮開的多悲哀?

永明郡主,“……”

她都是不說話了,為什麼還都往她這看!

很快,後花園就是分成了兩派。

一派是帶著天諭四平八穩坐在涼亭裡的範清遙。

一派是周圍望而卻步的眾人。

大家雖然想要跟範清遙交好,可是一想到範清遙那如同荼毒了似的嘴……

一個身影忽然大大方方地走到了範清遙所在的涼亭裡,於一眾的注視下,聲音明亮地道,“今日的事情是我們大家狹隘了,還希望清平郡主不要往心裡麵去纔是,其實大家在埋怨清平郡主的時候,更多的是羨慕和嫉妒,畢竟聯姻一事大家都是身不由己,冇有人能夠像清平郡主這般好運。”

敞亮的一席話,將所有人的心聲都是給說了出來。

天諭看著麵前的女子,狐疑地道,“你是雲安郡主?”

瑞王之女!

雲安郡主一愣,隨後纔是心虛地道,“難道是因為我父親,所以榮安縣主不想要與我交朋友?”

天諭趕緊擺手,“哪能,隻是冇想到你會主動跟我和我三姐姐說話。”

天諭雖然不知道瑞王究竟是如何死的,但是她也清楚瑞王在的時候跟花家的不對付,尤其是瑞王剛死的那一段時間,主城都在傳是花家秘密殺死了瑞王。

“長輩的事情,豈能是小輩能夠左右的?況且我父親現在已經去了。”雲安郡主說著,就是坐在了天諭的旁邊,主動給天諭拿石桌上的水果。

天諭見此不好推脫,笑著跟雲安郡主閒聊了起來。

院子的其他人見此,也是趁機主動湊了過來。

一時間,範清遙反倒是成了眾星捧月的對象。

唯獨兩個人影,正是站在樹下望著不遠處人滿為患的涼亭。

一個是內閣大學士之女閻涵柏,一個是通政司副使之女潘雨露。

潘雨露倒是覺得清平郡主是個頂聰明的,“咱們要不要也過去看看?”

閻涵柏性子本就是直來直去的,冷冷地看了一眼涼亭,就是道,“不過也是個喜歡被人捧著吹噓著的貨色,有什麼好看的?”

潘雨露無奈,“整個主城和你眼緣的人怕是再冇有了。”

閻涵柏神秘一笑,“瞎說,過段時間她就會回來了,到時候給你看看什麼叫做真正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你是說……”潘雨露一愣,“我記得你說的那個人也姓範吧?”

閻涵柏不屑哼了哼,“同樣都是姓範,差距可是大了。”

潘雨露,“……”

你說啥就是啥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