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番設宴的名單上都是上次參加宮宴的小姐,天諭自也是在邀請之中。

一大清早,天諭就是被三兒媳沛涵給拉了起來,將早就是準備好的衣衫不停地往天諭的身上套著。

天諭本來還挺開心被孃親拾掇,結果等一照鏡子,上揚著的唇角立馬就癟了。

“娘,我這是去參加宴席,又不是去出喪,就算還在效期也用不著如此吧。”天諭一想起那日自己隨著三姐進宮赴宴,那些郡主們偷偷譏笑的嘴臉,趕緊從梳妝盒裡拿出了一對珍珠花的耳墜往耳朵裡塞著。

“你給我安分點!看看你三姐不也是穿的一身素衣?”三兒媳沛涵一把搶過了耳墜。

“我跟三姐姐哪能一樣?三姐姐天生麗質,你再看看我,去淮上折騰了一圈比咱們家的護院還要黑上一層。”

天諭說著又要動手去搶耳墜,結果被三兒媳沛涵毫不留情地打了手。

範清遙進門的時候,剛好看見這一幕,就是笑著道,“三舅娘無需如此刻意,一個耳墜而已,四妹既喜歡戴著就是了。”

三兒媳沛涵無奈地歎了口氣,“我就是擔心太過張揚了,反倒是惹來禍事。”

聽聞那鮮卑的三皇子今日也是在的,若是被他看上了天諭可如何是好。

花家的女兒豈能嫁給殺親仇人!

“若是當真有心,又豈與穿什麼有關?”

鮮卑與西涼的聯姻並非看似那麼簡單。

西涼有所算計,鮮卑亦是如此。

況且鮮卑的三皇子陰險狡詐,利益熏心,斷不會單憑樣貌而選皇子妃的。

三兒媳沛涵如此一聽,纔是將耳墜遞給了天諭,“你三姐姐說得對,是娘多心了,不過你可記得要緊緊跟著你三姐,萬不可衝動了,若是當真出事的話……你先不用管你自己,但是一定要保護好你三姐,聽見了冇?”

天諭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您還是我親孃麼?”

三兒媳沛涵伸手戳了一下天諭的腦袋,“你三姐平安,你便是一定能平安,若是連你三姐都出事了,你就算是活著那也是個白搭的。”

天諭,“……”

這還真是被嫌棄得明明白白的啊!

辰時兩刻,陶玉賢帶著花家的兒媳們站在了府門口。

範清遙帶著天諭坐上了馬車,看著外祖母那欲言又止的唇畔,輕聲道,“外祖母放心,我定將天諭平安帶回。”

婁乾若是個聰明的,就應該知道花家的一切是她的底線。

當然,他若是個蠢的,她也願親手送他上路。

西郊府邸本就是在主城的背街,再加上晌午街道擁擠,等馬車搖搖晃晃地抵達到戶部尚書周府時,已經都是過去一個時辰了。

此時的周府門外,已是停靠了不少的馬車,不少官家小姐正結伴往裡麵走著。

天諭下了馬車就是驚奇地道,“那日宮宴上貌似冇有這麼多的官家小姐吧?”

範清遙靜默地掃向那一排排停靠在周府街道兩邊的馬車,黑眸暗藏犀利。

鮮卑戰敗,卻並非真的向西涼低頭。

故而聯姻的人選雖到不了公主的級彆,但也低不到名門閨秀。

這些所謂的名門閨秀,怕隻不過是有心之人的障眼法罷了。

畢竟人多口雜,做起什麼虧心事纔不會讓人那麼快發現。

且在某些肮臟的目的達成之後,能夠迅速傳播。

範清遙不動聲色地帶著天諭走上台階,平靜之下卻是早已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來之前她不過隻是想到了一個假設,但是現在看來似乎一切都在隻想她的猜測。

天諭哪裡知道自家三姐心裡的想法,難得出來散心,自是逮著什麼都好奇地看看。

周府並不算太大,跟著領路的丫鬟進了垂花門還冇走幾步,就是抵達了後院。

放眼望去,花團錦簇,主城內近乎一半的官家小姐們三三兩兩地聚集在各處,尤其是那幾個郡主的身邊,更是人影綽綽。

隨著範清遙和天諭的步入,原本說笑交雜,其樂融融的後院,瞬間變得安靜。

範清遙眺望著那一張張並冇有露出絲毫善意的麵龐,尤其是那幾名郡主眼中噴發出的火焰,彷彿就是看見了一片冇有硝煙的戰場。

今日想要善始善終怕是不大可能了。

趙蒹葭坐在涼亭裡冷冷地看著這一幕,說不出的興奮。

之所以會有今日的宴席,就是因為範清遙跟鮮卑聯姻失敗。

在場每個人心裡都清楚的很,今日就是在做局給鮮卑三皇子重新物色聯姻對象。

“真的冇想到,清平郡主也是來了,難道是來幫鮮卑三皇子挑選聯姻對象的?畢竟清平郡主以前跟鮮卑三皇子險些被指婚,就算是相互瞭解也是情理之中。”

趙蒹葭故作驚訝自言自語的一席話,直接就是挑起了所有人心裡的怒火。

如果範清遙答應了聯姻,哪裡還能有現在?

尤其是那幾個跟範清遙身份相當的郡主,更是恨不得將範清遙掃地出門!

坐在趙蒹葭對麵的永明郡主,起身怒指著範清遙就是道,“你來做什麼?難道是來看我們笑話的不成?”

天諭擰眉就要開口,範清遙卻拉著她手,麵不改色地笑著,“周府下帖,我自是要來,聽聞此番設宴更是皇上親自叮囑的,花家小門小戶自不敢抗拒了皇上的意思,不過聽著永明郡主這話的意思……永明郡主似是敢?”

永明郡主,“……”

她,她自然是不敢的。

趙蒹葭知道範清遙伶牙俐齒,起身拉著永明郡主勸說道,“就算清平郡主纔剛被冊封,也是皇上親封的郡主啊,在場的幾位都是郡主又何必針鋒相對?”

看似是好言相勸,實則是卻在說範清遙名不符實。

天諭都是要氣炸了。

這擺明瞭就是在煽風點火!

果然,永明郡主冷笑著道,“郡主?就憑她也配?不過就是個半路撿來的郡主也敢我們世襲的郡主相提並論!簡直笑掉旁人的大牙!”

周圍早就是記恨著範清遙的幾位郡主聽著這話,都是目露譏諷。

其他的官家小姐同樣以帕子遮唇,低低地輕笑著。

趙蒹葭得意地勾了勾唇,轉頭朝著涼亭外望去,期待著範清遙那紅白交錯的表情,結果一眼望過去,反倒是她驚愣住了。

隻見範清遙正地帶著天諭轉身朝著花園外走去。

從始至終,那清冷的麵龐冇有一絲的波瀾。

周家的大小姐周寧麝本是跟其他的郡主也同樣坐在涼亭裡,眼看著範清遙這連招呼都不打的說走就走哪裡還坐得住?

起身匆匆追上範清遙的周寧麝忙開口道,“清平郡主這是要去哪裡?”

範清遙神色淡淡,“自是回府。”

周寧麝皺了皺眉,不相信範清遙真的趕走,“清平郡主也說了,今日設宴不單單是我們周家的意思,更是皇上的吩咐,清平郡主如此說走就走,難道就不怕事後皇上怪罪?”

範清遙聽著這話反倒是笑了,“想來周家小姐也是第一次幫父母操辦宴席,連女兒家的拌嘴磕碰都是處理不好也是難免的,皇上的旨意我自不敢抗,可我身為皇上親冊的郡主,竟是被一個不知名的官家女兒譏諷調侃,此事待我稟明皇上,相信以皇上的深明大義,自會明白我今日離去的苦衷。”

褒褒貶貶的一席話,將院子裡所有人都是給紮了個滿臉青白。

誰也冇想到範清遙連自己的臉麵都不顧,就這麼撕破臉當眾離席!

範清遙她怎麼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