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目相對。

婁乾的眼中就是閃過了一絲玩味,更是挑逗地伸出舌頭舔了下薄唇。

天諭隻覺得一股邪火直沖天靈蓋。

特孃的,這鮮卑三皇子當眾耍牛盲!

範清遙握住天諭的手,平靜地收回目光搖了搖頭,“如此明顯的挑釁,不過是想要讓咱們先坐不住,繼而滅自己威風,助長他人氣焰,讓話語權落回到鮮卑那邊。”

天諭是明白這個道理,可是這火怎麼也壓不下去,剛好就是又給她看見紀宇澤朝著這邊看了過來。

天諭一眼就是瞪了過去。

鮮卑的三皇子都在那耍牛盲了,虧你還能坐得住!

紀宇澤,“……”

看樣子真的要找個時間好好解釋一下了。

“都說鮮卑藩王性子直接,脾氣火爆,如今一見倒是名不虛傳,不過聽聞鮮卑是馬背上得天下,助紂了藩王如此率性的脾氣倒也是情理之中。”百裡鳳鳴神色怡然,似笑非笑。

這話說白了就是點名鮮卑的粗魯不堪,不然也不會連年發動戰-爭。

隻是鑒於百裡鳳鳴說話時麵色平靜,語氣溫和,眉眼裡似還夾雜著淡淡的笑意,以至於藩王明知道自己是被譏諷了,卻也不好再繼續發飆。

坐在下麵的大臣見此,心裡不得不埋怨太子的直言不諱。

反倒是永昌帝看向太子時,眼中的滿意之色異常明顯。

他要的便是如此太子,單純直性才得以好掌控。

周淳見時機已是差不多,便帶領著身後的合議大臣一起主動出擊。

鮮卑的合議大臣們自是當仁不讓,很快就是跟周淳等人打起了口水戰。

大殿內的氣氛雖不死剛剛的箭在弦上,卻也是冇有輕鬆到哪裡去。

奈何兩國談判皆是如此,憑口舌為自己國家謀利,已讓自己國家占據最大優勢。

原本週淳是想要和和氣氣的把事情給處理完,說到底鮮卑和西涼還要走上聯姻的道路,把臉皮撕破確實犯不上。

但是冇想到藩王可謂是見縫插針,處處挑釁,根本就是在壓迫著西涼談判。

關鍵時刻,還是花耀庭開口道,“戰輸之國便要拿出和解的態度,鮮卑藩王如此的心浮氣盛自尊自大,難道還想再次將鮮卑推上戰場不成?”

藩王自是不想如此,但被花耀庭如此揭穿麵子上也過不去。

轉眼看見範清遙正是坐在一旁,藩王忽然就是開口道,“我鮮卑倒是不懼戰-爭,就是不知道花家還有多少的男兒可以去送死?花家又要有多少的小女兒哭著喊爹了。”

話音一轉,藩王就又是道,“還是說現在坐在這裡身穿素裙的花家女兒,早就是已經冇了爹可死的遺孤?”

西涼的大臣們心口起伏,氣到臉色發白。

談判中途,何以欺負兩個小女兒?

反倒是周淳看著藩王那囂張至極的臉孔,幸災樂禍的隻想當場放爆竹。

惹誰不好,偏偏惹了個最不該惹的……

等死吧你!

範清遙倒是冇先開口,而是看向了坐在最中央的那個男人。

永昌帝對範清遙的詢問很是滿意,“鮮卑藩王問話了,清平郡主如實回答就是。”

範清遙至此才緩緩起身,看向藩王微微一笑,“鮮卑占我西涼淮上在先時,怕是一定冇想到我西涼的將士會誓死保衛西涼國土,如此也不奇怪,隻怕鮮卑應當冇有如此效忠的將士纔對,不然那被我西涼俘虜的幾千將士,現在也不會乖乖地還在我西涼的大牢之中安逸的吃著牢飯。”

藩王冇想到小小女兒如此伶牙俐齒,氣的胸口起伏,“好一個滿口獠牙的小丫頭,你這是在幫你花家出氣,還是欲挑起西涼跟鮮卑再戰?”

範清遙眼底的笑意猶在,風輕雲淡地把話接了過來,“鮮卑殺我西涼百姓,攻占我西涼城池,就是你們鮮卑的皇子還在我西涼的手中,藩王卻驕傲自大,處處壓我西涼於低穀,我不過是就事論事而已,怎麼就是挑撥了?”

“你,你簡直無禮!欠缺教養!”

“正如藩王所說,我花家男兒儘數戰死沙場,若是要論起教養,當真還要拜鮮卑所賜,西涼乃泱泱大國,就算花家男兒全部戰死,西涼仍舊還有雄心報國儘忠之將才,鮮卑一個戰敗國竟也是有臉站在我西涼的國土,於我西涼的帝王麵前如此理直氣壯,我倒是不知究竟是誰給鮮卑的臉麵?”

藩王被範清遙懟的胸口生疼,怒火中燒,恨不得一劍劈了這個該死的丫頭。

西涼合議的大臣們卻是聽得目瞪口呆,新潮起伏不停。

尤其是身為禮部尚書的周淳,隻恨不能拍手叫好。

忽然就是覺得範清遙順眼多了。

花耀庭看著穩如泰山,侃侃而談的範清遙,眼睛發熱的厲害。

範清遙告訴他想要秘招花家軍,他便是一直憂心忡忡,生怕範清遙衝動妄為煽動戰-爭,以至於讓花家軍做出對百姓不利之舉。

可是現在……

他才發現自己錯了。

若非不是真的懂權明政愛國護民,又怎能說出這樣慷慨激昂的言辭!

永昌帝微微眯起眼睛,目光鎖定著範清遙。

一直知道是個厲害的,不想竟如此通透。

範清遙……

他定要為己所用!

鮮卑合議大臣們麵色難看,心生不滿,“小小女子不本分待嫁閨中,言辭竟全是打打殺殺之淩厲之勢,還是說西涼本就如此好戰,連此番我等前來合議的使者,都怕是要有去無回?”

“你放屁!”

和碩君王緩緩起身,看向那群鮮卑的合議大臣們,“你們鮮卑不好戰霸占我西涼城池?站著說話不腰疼說的就是你們這種人,還是說淮上一戰是你們鮮卑腦殼抽了,才走錯了路霸占了我西涼城池?”

藩王氣的頭疼,卻還是咬了咬牙道,“如此說來,西涼可是還要再戰了?”

周淳聽著這話就是笑了,“霸占我西涼城池在先,藉著談和的名頭,站在我們西涼帝王的麵前譏諷挑釁我西涼的清平郡主,你們鮮卑的書本上可是冇有無恥二字?況且若戰我西涼也不怕,戰就戰!”

見周淳都是如此激動了,藩王說不慫是假的。

一個禮部尚書都敢揚言開戰了,這誰能不慌?

關鍵是永昌帝還始終坐在主位上沉默不語,根本讓人捉摸不透。

這要是一旦開戰,先不說勝敗輸贏,反正站在這裡的鮮卑人是彆想活著離開了。

這一次鮮卑是真的怕了,接下來的談和氣勢明顯火焰儘消,就是連藩王都是坐在席位上不怎麼開口了。

又是經過一番的討價還價,最終鮮卑同意割讓八座給西涼,進貢五年。

西涼皆大歡喜。

鮮卑險象環生。

隻是就在眾人都鬆一口氣的時候,藩王則是再次站起了身,“既已談妥,就該談談兩國聯姻的事宜了。”

在場的幾個郡主順勢繃緊了身體,恨不得鑽進地縫裡躲起來。

藩王見此,不禁譏笑出口,“真的以為什麼貨色都能入我們鮮卑的眼?”

周淳聽著這話就是開口詢問,“難道鮮卑已有了合適的聯姻人選?”

藩王冇有說話,而是轉頭看向了婁乾。

從始至終一直靜默著的婁乾,就是再次將目光落在了範清遙的身上。

幾乎是瞬間,所有人就是都隨著婁乾看了去。

與此同時,婁乾的聲音緩緩響起,“清平郡主甚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