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上主城內,酒足飯飽的百裡駱濟在幾名護衛的護送下,朝著樓上走了去。

這幾名護衛均是婁乾的心腹,更是清楚現在被關在水牢之中的那名副將是這位西涼七皇子的人。

而就在剛剛,那明顯近氣多出氣少的副將,還揚言警告他們,不準傷害七殿下。

卻不知正是他一心保護著的七皇子提議以桃代李,將他扔入水牢之中受儘折磨。

眼下,看著那打著酒嗝的百裡駱濟,侍衛們隻覺得厭惡異常。

“砰!”

忽然一拳打在了其中一名侍衛的臉上。

其他的侍衛看著百裡駱濟那舉起在半空之中的手臂,均是抽刀防備。

百裡駱濟卻是滿目譏諷,朝著那倒在地上的侍衛淬了一口吐沫,“你們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敢對我不滿?你們可是要好好的記著,若是冇有我出謀劃策,你們鮮卑就是死也得不到西涼的城池,要怪隻能怪本殿下的命太過值錢,倒是讓你們鮮卑撿了個便宜!”

百裡駱濟說著,就是踩在那侍衛的胸口上,大搖大擺地推開了房門。

其他的侍衛見此,就是要抽刀上前。

那倒在地上的侍衛卻趕緊伸手阻攔,“算了,三殿下交代,此人必須要活著。”

其他的侍衛眼看著那房門在眼前關上,不甘心地垂落了手臂。

倒在地上的侍衛捂著悶疼的胸口站起身,纔是又道,“跟咱們相比,西涼的那些花家人纔是最倒黴的,竟是要為瞭如此自私自利的皇族豁出性命,背上汙點……行了,你們都好好守著,切記不可讓西涼七殿下受傷。”

正是站在屋子裡的百裡駱濟聽著這話,就是嘲謔的勾了勾唇。

一個西涼的看門狗而已,能夠有機會效忠他們皇族,已經是花家最大的榮幸了。

區區一個花家,何以跟他們皇族相提並論!

百裡駱濟的目光忽就是閃過了一抹陰狠。

等他回去的,定是要親自啟奏父皇讓花家那些還在主城的女眷全部淪為ji女!

一抹陌生的氣息,忽然就是竄進了百裡駱濟的鼻息。

瞬間猛地繃緊全身的他下意識的就要回頭。

不料,一把鋒利的匕首卻是提前一步逼迫在了他的脖子上。

“彆說話,不然我現在就宰了你。”粗獷的男聲,響起在耳邊。

百裡駱濟小心翼翼地垂著眸掃視著脖子上的寒光,察覺到身後的人脅迫著他一步步朝著裡屋退著,他也隻能跟隨其的腳步跟著往裡屋倒退。

待一直到了裡屋,百裡駱濟纔是再次開口道,“你可知我是誰?若是殺了我,無論你是誰都要豁出全家給我陪葬!”

“彆把我跟效力你西涼的將士相提並論,我家主子可冇那麼好的善心。”範昭握緊手中的匕首,眼中殺意儘顯。

他因白天的時候聽聞婁乾說過,將七皇子關押在水牢之中,故而他潛伏進淮上主城的同時,便是摸索著水牢的方向找尋了去。

結果……

他就是看見了那被狸貓換太子,在水牢之中受儘酷刑的副將!

他更是親耳聽見了婁乾跟百裡駱濟之間的噁心勾當!

堂堂的西涼七皇子,竟是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勾結敵國三殿下,不惜割地進貢,甚至是讓花家為此揹負著永遠都無法抹除的汙點!

想著那在水牢之中意識模糊,還口口聲聲警告鮮卑士-兵彆碰七皇子的副將……

想著那在主營地裡,為了保全七皇子而明知是死路還要往前走的花家男兒……

範昭恨不得直接將那刀刃邊的脖子給抹了纔是解恨!

“你家主子是誰?”百裡駱濟在察覺到身後範昭的殺意,更是小心謹慎地詢問著,實則一雙眼睛卻是開始緊密地觀察起了屋子的各處。

範昭聽著這話,就是攥緊了一下袖子裡的那封信。

那裡麵,正是主子寫給這位七皇子的。

而就在範昭想著是要現在給,還是再等一會的時候,百裡駱濟忽然就是一個閃身從那鋒利的匕首脫離到了一旁。

範昭既是奉命而來,自是不可能放過百裡駱濟。

眼看著百裡駱濟想要朝著門口逃竄,他一個飛身就是抓住了百裡駱濟的肩膀。

西涼的百姓崇尚醫術,曆任皇帝更是對醫術的追崇達到了一種癡迷的境界。

想當年西涼高祖還在的時候,便是聽聞了一位神醫說練武可強身健體,更可鞏固青春讓人容光煥發,從那時開始,皇宮裡的皇子們便是被要求從小習武。

久而久之,這個習慣就是在皇族得以了延續。

永昌帝更是專門在朝中設立武校將軍一職,就是專門教皇子們習武的武先生。

範昭身上的功夫不淺,奈何百裡駱濟所使用的全都是陰招。

再者,範清遙又是提前有過交代,絕不可以外力傷及百裡駱濟的性命。

範昭雖無法理解其中玄機,卻也謹記著自家主子的交代,所以幾個回合下來,他並不曾在百裡駱濟的身上討到什麼便宜。

反倒是百裡駱濟不停地從袖子裡甩出各種暗器,傷的範昭滿身是血。

百裡駱濟隻當範昭也不過如此,索性也是不再往門口跑,而是架起胳膊再次朝著範昭的方向衝了過去,“就這點本事也想傷害本殿下?想必你口中的那個主子也是個傻子,纔會用你這種廢物!”

範昭行走江湖多年,早已不在乎旁人對自己的評價。

但是他跟著的主子卻絕非不是這個自私皇族口中的傻子!

一瞬間,範昭怒髮衝冠,朝著迎麵而來的百裡駱濟就是正麵抵擋。

“我家的主子不是傻子,我家的主子是你們皇族架起來都比不過的存在!”範昭盯著麵前的百裡駱濟,咬牙切齒。

百裡駱濟看著範昭那眼中的怒火,心思念轉,故而繼續譏諷著,“一個連麵都是不敢露的鼠輩而已,如何與我們皇族相提並論?估計你那個主子不過就是個貪生怕死的螻蟻罷了。”

範昭壓製著心裡的殺意,“我警告你,彆汙衊我家主子!”

百裡駱濟不屑一笑,“如此袒護著你家主子?莫非是個女的?難道是個萬人騎?”

範昭聽著這話,手背上的青筋都是暴了起來。

他家的主子聰明沉穩,仁心仁義。

上扛著搖搖欲墜的家族,下托著滿門的女眷姊妹。

於這個殘忍而又自私的這世道上,怕是再也找不出第二個如他家主子的人!

就是連他們這種浪蕩江湖的人都是要尊敬和敬重的人,又豈是麵前這個自私陰狠的卑鄙小人可以出口汙衊的?

範昭怒不可歇,一直閃躲著的他忽然就是朝著百裡駱濟發起了反擊。

百裡駱濟怎麼都是冇想到範昭的伸手竟如此好,根本招架不住的他,不過三招就是被範昭逼到了角落。

眼看著再是無力還擊的百裡駱濟,範昭直接就是舉起了手中彎刀。

絕不可在他的身上留下任何外傷,切記!

驀地,範清遙的叮囑就是忽然響起在了心底。

一瞬間,範昭所有的理智迴歸,手中的彎刀更是停頓在了半空中。

百裡駱濟趁此陰狠一笑,從袖子裡甩出了一把匕首,直朝著範昭的心口處紮了去。

“噗嗤——!”

鮮血噴濺,染紅了百裡駱濟那陰險狡詐的臉龐。

“噗嗤——!”

又是一聲利刃剮蹭皮肉的聲音響起。

百裡駱濟又是抽出那紮在範昭胸口上的匕首。

長滿了倒刺的匕首,直接就是在範昭的胸口戳出了一個窟窿。

範昭隻覺得眼前一黑,再是剋製不住地朝著地麵重摔了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