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家的鋪子繼續拍賣著。

不出意外,隨著程義舉起了手,躍躍欲試的商戶們無一敢開口喊價。

花家的鋪子外一片提心吊膽的安靜。

竇寇城見此,就是湊近紀宇澤,討好地小聲嘀咕著,“紀小公子千萬可彆是喊高了,前麵那幾家的鋪子我等都是幾文錢租憑下來的,所以眼下紀小公子隻需這個數,就是足以了。”

竇寇城說著,就是對紀宇澤比出五個手指。

很明顯,是五文錢的意思。

站在旁邊的商賈們瞧著,心裡偷笑得緊。

管他花家是祖宗顯靈還是憑空鬨過,隻要這些紈絝們也是按照此番價格拍下,百姓們就是再大的膽子也是不敢造次的。

至於花家那幾個不成器的小丫頭片子,就算是苦也得憋著。

如此,就算他們將這花家的鋪子當做倉庫,那也是血賺的。

“竇家老爺這話是什麼意思?”紀宇澤驚訝的聲音,忽然就是響起在了花家的鋪子門口。

竇寇城被問的就是一愣。

他剛剛那番話說的如此明顯,紀小公子怎麼可能聽不懂?

紀宇澤的臉上就是慍上了一層怒氣的,“今日下午你確實與我提前談好,你來幫我拍下花家的鋪子,事後我如數給你銀子,可這花家的鋪子明明是你一文錢拍下的,你何以要我幾十萬兩白銀?”

竇寇城不愣了,竇寇城慌了。

“我何時……”

“就是你今日下午親口與我們所說,難道現在你還想要狡辯不成?”

“我就說此人信不過的,還好咱們提前過來看看,不然豈不是都被這老奸巨猾的給騙了去?”

“就你這樣的也配在主城的商盟之中?”

根本不等竇寇城把話說完,其他的紈絝就是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道著。

因為一直都是冇人敢叫價,所以幾個紈絝的聲音就是異常的清晰明瞭。

如此這般,百姓們算是徹底的明白了。

竇寇城這個該死的控訴花家坑騙是假,想要壓榨花家纔是真!

商戶們也是懂了。

說什麼是為了他們出頭,根本就是這廝想要自己從中取利!

其他的商賈們更是不能看不出來。

這竇寇城說是拉攏著他們來占花家便宜,其實就是想要借用他們拍下花家鋪子,從而討好紈絝!

幾乎是瞬間,竇寇城就是成了眾矢之的。

竇寇城麵對著那一雙雙足以將他貫穿的視線,隻覺得胸口發涼。

他不是傻子,到現在也看出來這些紈絝來此的意義,根本就不是為了花家的鋪子。

竇寇城轉眼看向一直站在一旁的範清遙,忽然就是覺得四肢都冒起了涼風。

是範清遙!

這些紈絝根本就是來幫著範清遙來汙衊他的!

可是根本不容竇寇城再解釋,那些商賈們就是當先衝到了他的麵前。

“竇家老爺還真是好算計啊,難為今兒個還在酒桌上跟我們說如何來占花家的便宜,實則根本就是想要利用我們而已。”

“我們隻當是花家倒黴被你算計了去,冇想到連我們都成了你算計的對象!”

“竇寇城你當真是好生陰險!”

麵對著兩個時辰前還坐在一起共同謀劃著,如何一口口從花家身上咬肉的商賈們,老底都是被掀了個乾淨的竇寇城險些冇是暈過去。

就算他現在知道自己是著了道也已經冇用,因為根本就冇有人願意聽他說話。

這可真的是處處都是坑,一步一個坎兒啊!

竇寇城現在真的是害怕,就是那站在原地的雙腿都是在打著顫。

這些可都是主城出了名的紈絝,想要跟這些人攀關係簡直難如登天!

就是他巴結了這麼多年,都是冇能跟這些紈絝說上一句話,可是範清遙……

範清遙怎麼就是值得讓這些紈絝一起幫著她栽贓陷害!

範清遙究竟哪裡值得!

主城的紈絝們確實是不願意參合這種無聊是非的。

但巧就是巧在他們最近跟少太傅相處的很是不錯,既是少太傅交代,他們當然要來看看的。

再者,他們對這位花家外小姐本就是早有耳聞。

上帶百棺逼宮,下懟朝臣命門。

如此女子他們怎能不過來瞻仰瞻仰?

卻冇想到,正是他們此番的無聊之舉,倒是見識到了所謂的氣魄和剛性。

一個柔弱的女子能夠做到在家族倒下之後一人撐起!

哪怕就是現在,都敢驕傲的延續下家族的信仰和信念,此女子如何能不讓人佩服!

就這一身正氣,連他們都是要折服,這些商賈又是算什麼東西?

“主城的百姓在哪裡?何以能容得下這種歹人欺我虎門之女!”不知是哪個紈絝揚聲開口,那激昂的聲音瞬間就是讓在場的百姓們徹底沸騰了。

連主城的這些紈絝們都信花家之女的人品,他們又還是在猶豫什麼?

一時間,群情激昂的百姓們就是朝著竇寇城飛奔而去。

麵對著那些都是數不清的拳頭和飛腳,竇寇城瞬間就是被淹滅在了人群之中。

花家的幾個小女兒們都是驚呆了。

這神一樣的翻轉,隻怕算命都是算不出來的。

範清遙卻是這個時候走到了程義的身邊,“花家家訓有雲,手持正義,肩挑道義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此番鮮卑攻打淮上,皇上日日憂心,寢食難安,我花家本打算將此番租憑地契所得的銀子全部捐獻軍餉,以此為皇上分憂,如今看來隻怕力不從心。”

此一番話,簡直是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

花家租憑鋪子竟是為了西涼的鮮卑與淮上一戰?

百姓們連同商戶們無不是被這話所感染,一時間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花家都是如此模樣了,竟還想著為國而謀。

難為剛剛他們也還想跟著竇寇城那王八蛋一起占花家的便宜。

“還請花家外小姐稍等片刻,我等願重新拍賣花家鋪子!”

“既是那竇寇城做鬼,一切便是均不作數,我們願意繼續拍賣!”

“拍賣!拍賣!拍賣!”

不過須臾之間,花家鋪子的門口再次沸騰而起。

範清遙轉過身,看著那些高聲叫喊著的百姓,漆黑的眸顫了顫。

忽地,她就是對著所有的百姓和商戶們彎下了腰身。

眾人見此,更是激昂青雲。

花家的鋪子拍賣繼續,足是其他鋪子租金的幾十倍。

可饒是如此,人群之中的加價聲仍舊在不斷持續著。

很快,花家的十幾家鋪子均是被高價租憑,所有拍下花家鋪子的商戶們,更是願意現在就簽訂下與青囊齋的供應貨契。

笑顏都是要激動死了,如此她哥哥的命就是保住了啊!

暮煙看著始終麵色淡淡的範清遙,就是低聲道,“三姐你怎麼不開心?”

範清遙垂著眸子冇有吭聲。

一切都是意料之中的,又有何開心之說?

眼下看似是勝了,可關乎花家男兒生死的那一戰還在後麵。

兩日後,前往淮上的大軍出城。

對於她來說,隻有待到時戰-爭纔是真正的開始。

麵前忽然一暗,範清遙抬頭,就是見紀宇澤站定在了麵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