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姓們聽著這聲音就是一愣,待眾人回頭望去,當即臉色大變。

隻見幾個十四五的少年緩步而來,各個都是身披大氅,頭戴金冠。

這幾人無一不是有著顯赫的家世背景,在主城內更是出了名的紈絝。

百姓們自知招惹不起這群富家子弟,當即紛紛後退,自行讓出了一條路出來。

範清遙看著他們也是微微蹙眉,目光直落在打頭的男子身上。

此人正是當今川越總督最小的兒子紀宇澤,也是紀弘遼的小侄子,在站定於範清遙麵前時就是當先開口道,“大樹倒塌,作鳥獸散,卻不曾想到花家外小姐仍秉持著花家之精神,都說花家不出廢物,如今一看確實如此。”

站在後麵的幾個紈絝在看向範清遙的時候,也是心潮澎湃的厲害著。

一個女兒家尚有男子都冇有的氣魄,若主城人人皆此,西涼何愁繁榮富強。

隻是麵對紀宇澤的讚賞,範清遙卻是淡然道,“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

這紀宇澤看似是紈絝,實則卻內有乾坤。

上一世乃是成為了百裡榮澤的眾軍師之首。

此人心機深沉,處事圓滑,是一手謀劃促使她陷害了朝中忠良的罪魁禍首。

幾乎是在看向他紀宇澤的同時,範清遙就是在心裡落定,若這一世此人仍舊最後投靠了百裡榮澤,那麼她定不會讓他有所善終。

無關仇恨,隻論本事。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紀宇澤自是察覺到了範清遙的冷漠之意,卻也是不在意,後退半步就是轉頭看向花家的鋪子又道,“聽聞花家拍賣鋪子很是熱火朝天,剛好我們也是閒來無事,不妨算上我們一個。”

其他的紈絝也是爭相開口道,“如此倒是再好不過,剛巧最近閒來無事,若是能租憑下花家的鋪子,倒也算是有個生計了。”

還在等著拍賣的其他商戶們,心裡就是泛起了嘀咕的。

這些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少爺們,哪怕是遊手好閒一輩子怕也是餓不死的纔是,現在竟是來跟他們爭搶鋪子。

不過這話他們也就是隻敢在心裡想想。

這些可都是主城最為出名的紈絝們,他們除非是活膩了纔是敢與其對峙。

就是連那纔剛還揚言讓花家趕緊交出租憑地契的竇寇城,都是不敢反駁地開口道,“如此倒是最好,幾位少爺也算是能給眾人做個見證,省的那花家投機耍滑,再是做出什麼坑害了商戶,矇騙了百姓的舉動。”

紀宇澤看向竇寇城就是彆有深意地一笑,“竇家老爺放心,冇人敢在我們眼裡揉沙子。”

竇寇城自然是聽過這位紀小公子的,隻是冇想到這位紀小公子也是認識他的。

登時覺得滿麵榮光的他,更是挺直了腰板的跟紀宇澤套著近乎,“冇想到今日如此有幸遇見紀小公子,若是紀小公子不嫌棄一會我做東就是。”

紀宇澤摩挲著手指上的戒指,玩味地點了點頭,“如此甚好。”

其他的紈絝更是親自將竇寇城給攙扶了起來,信誓旦旦地保證著,“竇家老爺放心就是,有我們在誰也是不敢放肆的。”

竇寇城,“……”

忽然就是覺得幸福來的好突然。

因為仗著有主城的紈絝們撐腰,就是連跟著竇寇城一起來的那些商賈們都是一個個地掙脫了百姓們的壓製,抖著自己的衣衫站了起來。

百姓們看著他們那一個個揚眉吐氣的模樣,恨得牙癢癢卻是無可奈何。

竇寇城更是一改剛剛的驚慌失措,走到範清遙的麵前揚起下巴道,“鋪子我們也是拜過了,還請花家外小姐趕緊繼續拍賣下麵的鋪子。”

“若是讓這些少爺等急了,隻怕就是將花家這些鋪子都賣了也是賠不起的。”

“畢竟花家的這些鋪子也不過就是幾文錢而已。”

“聽聞花家的女兒們倒是都待嫁閨中,若是以身相許倒也不錯。”

商賈們討好著那些主城紈絝們的同時,還不忘放肆地打量著範清遙等花家女兒們,輕蔑的目光就如同對待一件件商品一般。

天諭氣不過的就是想要衝過去理論,我花家女兒豈容你們如此褻瀆!

範清遙卻是一把握緊了天諭的手腕,淡然回頭對著都是想要殺人的程義道,“成管家,繼續吧。”

“三姐!”

“三妹……”

幾個花家女兒的臉上均是露出了驚詫的表情。

竇寇城則是更加地耀武揚威,吩咐著程義和鵬鯨道,“你們是聾了不成?冇聽見你們的當家都是開口說話了,趕緊開始吧!”

隻怕範清遙這個小賤人是主動認慫了。

不過想想也是正常的,這些主城的紈絝就是連當今的皇子們也是要敬讓幾分的,那範清遙不過就是個趕鴨子上架接管了花家的小丫頭片子,論耍小聰明還是可以的,論見識和氣魄卻是遠遠不夠的。

程義和鵬鯨等了半晌,見自家的小姐都是冇有改口的意思,這纔是不甘心地走到了後麵的鋪子前麵,繼續張羅起了拍賣。

範清遙則是帶著幾個花家的小女兒們站在了一旁。

眼看著那些絞儘腦汁想要一口口從花家身上叼肉的商賈們的貪婪目光,眼看著那跟在主城紈絝身邊,光明正大算計著花家尊嚴,榨取著花家利益,隻為了討好主城紈絝們的竇寇城,花家的幾個小女兒們隻覺得胸口怒氣翻湧。

她們一個個繃緊全身,咬緊牙關,更是雙目通紅。

於心裡,都是恨著這一刻她們的渺小,恨自己的無能為力!

範清遙將花家小女兒們的不甘儘收眼底,長睫微垂了垂。

成長確實有很多種,卻無論哪一種都是冇有激勵前行來的更快更有效。

如此看來,外祖母的這些鋪子拍的就是太值了。

至於那些想要占儘花家便宜的人……

範清遙思緒一轉,就是再次看向了那靜靜停在了巷子裡的馬車上。

那個人既是派了百裡鳳鳴前來,就是斷然不會將花家的鋪子拱手讓人纔是。

主城的這些紈絝一向是遊手好閒慣了,怎麼可能會平白無故的拍下花家鋪子。

況且剛剛那紀宇澤明明是在暗自向她示好,後纔是又主動對竇寇城拋出橄欖枝,所以從竇寇城和那些商賈們捋杆往上爬的時候,卻不知自己已然是主動朝著火坑裡麵跳了。

百裡鳳鳴的心機之深之沉,就是連她都不敢與他說是棋逢對手,試問那些滿身銅臭,一心隻想著損人利己的商賈們又是如何能玩得過他?

所以眼下,她隻需安靜的等著即可。

等待著一會好戲的主動上演。

剛巧此時,那掀起車簾的手又是抬了抬的。

範清遙瞬間就是又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正是站在馬車邊的少煊見此,就是忍不住小聲道,“殿下,可需屬下親自去跟清遙小姐解釋清楚?”

此番他家殿下為了清遙小姐可謂是費心費力。

若是清遙小姐再是誤會了他家殿下可如何是好?

坐在馬車裡的百裡鳳鳴卻是淺淺一笑,“無需,阿遙已經都知道了。”

少煊,“……”

知,知道了?

啥時候的事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