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酉時日落,夕陽的餘暉染紅了半邊的天際。

一個時辰的拍賣,花家雖還剩下五家的鋪子冇有拍賣,可先前的鋪子卻儘數被竇寇城和身後的商賈們以幾文錢的租金拍下,可謂是占儘了便宜的。

其他的商戶因此而興奮不已,隻等著接下來他們也是能夠從中撈到油水。

程義捏著花家僅剩下的幾張租憑地契,手心都是在冒汗的。

他不知清遙小姐此番想要做什麼,可若是如此下去,老夫人的嫁妝以及現在花家所有的指盼,真的就是都打了水漂了。

竇寇城生怕花家變卦,不等其他的鋪子繼續拍賣,就是揚聲道,“還望花家能夠遵守約定,先是將租憑的地契交給我們簽字畫押。”

鵬鯨看著竇寇城和身後商家們那貪得無厭的嘴臉,就是擰眉道,“花家冇義務圍著你們轉,想要租憑地契就要等著所有鋪子買賣後一起簽字畫押。”

“無知小輩還不快快退下,我們可都是主城有名的商賈,每一刻都是寶貴異常,若是耽誤了我們的時間,怕是將你們花家的鋪子都拿出來也賠不起。”

“花家的鋪子租憑纔是幾文錢,若是想賠得起我們的時間,隻怕冇有個上萬家,也要有上千家了。”

“小輩就是小輩,一點禮數規矩都是不懂,不過想花家都是能出將鋪子賠本往外租憑的傻子當家,再是有如此不明事理的奴仆也是清理其中。”

商賈們高傲地譏諷著,恨不得將花家的尊嚴徹底碾進塵埃之中。

竇寇城更是冷笑連連,“花家若是識相的就趕緊將租憑地契交出來,若是鬨到官府衙門告你們花家一個誠信失至,你們花家可是要蹲大牢的。”

天諭怒衝過來,周身夾雜著的涼風撲了竇寇城和那些商賈們一臉,“一群無恥之徒,不但占儘了我們花家的便宜,現在竟是還如此恬不知恥的幸災樂禍,你們如此欺負我們孤兒寡母,就不怕遭報應麼!”

“四姐姐……”暮煙梗嚥著抓住了天諭的手,意圖阻止卻滿眼痠脹。

天諭一把甩開暮煙的手,言辭更加激憤貫耳,“我花家百年征戰沙場,保衛西涼,為的就是國之昌榮,百姓之安康,若是給我花家的列祖列祖們知道,被他們用命保下來的人卻如此的忘恩負義,恩將仇報,就是在九泉之下又何得安寧?”

周圍看熱鬨的百姓之中,不乏有白髮蒼蒼,耄耋之年的長者。

一想到曾經花家那為了國家儘忠而裹屍馬革的先人,登時熱淚盈眶。

竇寇城隻算計著即將到手的好處,毫不在意地逼迫道,“花家已倒,又何須再拿著花家說事,就算花家還在,也縱容不了你們這些欠缺家教的下堂東西再這裡出爾反爾!”

“天諭,暮煙退下!我花家家訓雲,言出必行,行之必果,諾不輕許,許之必做,如今主城的這些百姓都是我花家男兒一代一代以鮮血所保衛,你們如此在花家鋪子門外與其爭吵像什麼樣子!”

一直坐在一旁的範清遙拍案而起,麵前的茶盞被震動的‘嗡嗡’作響著。

天諭不死心地嘀咕著,“三姐,他們根本不值得我花家男兒以命相護!”

範清遙聲音不變,字字清晰,“隻要是我西涼的百姓,便值讓花家付出性命相護,花家列祖列宗對百姓的珍惜和捍衛,豈能是我們小輩所置啄!還不趕緊退下!”

天諭紅著一雙眼睛,終是委屈地低下了頭的。

範清遙則是示意程義和鵬鯨讓出鋪子前的一條路,看向竇寇城和那些商賈們又道,“凡是租憑或來我花家鋪子謀差之人,均要站在門口對花家鋪子三鞠躬,以表示對我花家列祖列宗的敬重,還請幾位能遵循我花家百年規矩。”

竇寇城一想到給花家彎腰,一股濃濃的厭惡就是湧上了心頭的。

剛巧這個時候,範清遙就是又讓程義和鵬鯨將租憑地契拿了出來。

看著那即將到手的租憑地契,竇寇城就是對著身後的商賈們點了點頭。

不過就是彎幾下腰而已,又死不了人,地契到手還是主要的。

幾個商賈見此,就是連同前麵兩個高價拍下花家鋪子的商戶門一起,分彆站在了自己所拍下的鋪子前麵。

竇寇城當先上前一步,就是對著花家的鋪子開口道,“今我竇寇城明堂**拍下花家鋪子,日後定儘心照顧好花家的鋪子,以告慰花家列祖列宗保衛西涼的在天之靈。”

冠冕堂皇的話誰不會說?

不過就是一群早已爛死在地裡的死人骨頭,怎麼可能聽得見。

竇寇城不在意地想著,就是當著所有百姓以及其他商戶的麵,對著花家的鋪子緩緩彎下了自己的腰。

一,二,三……

三鞠躬完畢,就在竇寇城直起身子的瞬間,但聞‘哢嚓!’一聲的脆響。

隻見那原本端端正正掛在花家鋪子上的牌匾應聲就是碎成了兩半!

“牌匾碎了!”

“好端端的牌匾怎麼說碎就是碎了?”

“這是花家的列祖列祖在天顯靈,不受他的拜啊!”

百姓們的驚呼驟然炸起,隨之而來的議論之聲登時充斥了整個西街。

竇寇城看著那在自己麵前碎成兩半的牌匾,好懸冇是閃著了自己的老腰。

耳邊百姓們的議論聲愈發激烈,竇寇城再是一看那腳尖前的牌匾在夕陽下泛著血紅的光芒,嚇得當即就是後退了數步。

此番他來此的目的就是為了誆騙花家的鋪子,更是為了占儘花家的便宜,如今好端端的牌匾就是這麼碎了,本就是心虛的他如何能不怕!

還站在其他鋪子前的商賈們見此,臉色也是白得厲害。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難道真的是鬨鬼了不成?

同樣瞪大眼睛的程義,卻是下意識地朝著不遠處的範清遙望了去的。

花家確實是忠門烈骨之家,可若是花家列祖列宗真的在天有靈,怎不在花家蒙冤的時候為花家討回一個公道,偏偏就是在今日雜碎了自家的牌匾?

莫非是清遙小姐……

程義正是想著,就是見二小姐正悄悄地走到了清遙小姐身邊的。

笑顏趁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是在牌匾上,捏著一個小瓷瓶就是湊了過來。

此刻她手裡拿著的正是花家獨製的烏金粉。

此藥粉氣味極淡卻腐蝕性極強,一般都是用在腐蝕爛肉枯骨上,以確保新肉再生。

隻是看著那碎成兩半的牌匾,她卻是笑不出來,反倒是低聲心虛地道,“總算是弄碎了,隻是,隻是……”

範清遙目視前往,隻發聲不動唇,“出了什麼事?”

笑顏咬了咬牙就是又道,“剛剛不小心倒多了,我把一整瓶的烏金粉都是倒在了那牌匾上,其他的牌匾就,就是冇有用的了……”

範清遙目色一凜,心中瞬時百轉千回。

然!

就在這時……

其他不信邪的商賈,已大有對花家鋪子彎腰的架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