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徒然的質疑聲,讓原本興奮的人群一下子就是安靜了下去。

程義聽著這話就是揚聲道,“所有的鋪子都是公開拍賣的,最後的成交也都是雙方自願的,況且一旦租下我們花家的鋪子,所有青囊齋所需的藥材可都是比市麵上高出三成的。”

“你不過就是現在說的好聽而已,到時候等鋪子都是租了,青囊齋卻是關門了,你讓我們這些商戶找誰說理去?”

鵬鯨氣的紅了臉,“你這根本就是強詞奪理!”

雖然麵對那種種的質疑聲,程義和鵬鯨都是鉚足了力氣的解釋著,可是原本一心想要租下花家鋪子的商戶們,卻是很多都冷靜了下來。

畢竟現在出現了倪端,誰也不願再是租下花家鋪子的出頭鳥。

就是連先前租下花家鋪子的商戶,都是想要退定金了。

程義捏了捏手心的膩汗,就是又道,“大家切莫聽信旁人讒言,我花家品行如何主城之內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如今又怎麼能出如此坑害百姓之事?”

眾人忽然就是響起昨日範清遙痛打自家掌櫃的畫麵。

漸漸地,倒是也有商戶願意繼續拍賣花家的鋪子。

“花家若當真是光明磊落,大公無私,就應該將鋪子無條件租給租戶們纔是,斷不會以這種卑鄙的手段藉由商戶之口哄抬租金。”

又是有一道不和諧地聲音響了起來。

緊接著,就是見竇寇城帶著一些商賈大搖大擺地走了過來。

看著程義身後的鋪子,他伸手就是道,“這家鋪子我指出一文錢,租憑三年。”

鵬鯨瞪大了眼睛,“一文錢租三年?你這根本就是搶!”

竇寇城悠悠一笑,“黃口小兒莫要血口噴人,既花家問心無愧又想要造福百姓,我怎就是不能加價了?”

程義將手中的拍賣冊子一合,也是冷冷地笑了,“看樣子大姑奶奶,哦不對,現在應該稱呼為花家下堂妻了,是找到了合適的婆家了纔是,不然竇家老爺今日又怎麼會如此清閒的來砸我們花家的場子?”

清遙小姐辦事的雷厲風行他還是知道的。

上次花家跟竇家的事情,明就是竇家虧心喪心。

清遙小姐嘴上說著不慣著這竇家,可最後若非不是他家清遙小姐高抬貴手,那貪了花家多年銀子的大姑奶奶可是要浸豬籠的,怎麼可能現在在家裡享清福?

這竇家不但不見好就收,反倒是恬不知恥的公然報複,真當花家人欠了他們的?!

竇寇城被懟了一臉,老臉黑紅黑紅的,咬了咬牙道,“我今日來是希望所有的商戶擦亮眼睛,不被你們花家小人所矇蔽,你如此的避重就輕,不是心虛又是什麼!”

竇家這段時間確實是在張羅著淩娓的婚事。

隻是礙於當初花家的那封休書,和貪汙了花家銀兩一事,饒是竇夫人都是跑斷了腿,也是冇有人願意給竇家下聘。

跟在竇寇城身後的那些商賈們,今日來就是為了占便宜的,如今見竇寇城都是已經當先撕破了臉,他們也是毫無顧忌地朝著花家其他的鋪子門口走了去。

“這家鋪子我出兩文錢,租憑八年!”

“這家我看上了,我多出一些,五文好了,租憑十年。”

“你們花家若是真的光明正大,就繼續拍賣,我們倒要看看你們花家是真的言出必行誠信之至,還是根本就欺騙百姓坑蒙商戶!”

其他的商戶們見此,也是閉緊了嘴巴睜大了眼睛的。

他們之所以拍賣花家的鋪子,為的自然是賺錢二字,如果這些鋪子真的都是被幾文錢拍了下來,那麼他們是不是也可以跟著一同效仿?

一時間,原本還在爭搶著拍賣的商戶們,都是暗自數著花家後麵還有幾家鋪子。

西街對麵的茶樓上,幾個花家小女兒看得都是要氣炸了肺。

賣給他們,讓他們占儘便宜就是花家應該應分的。

不賣給他們就是花家不仁不義誑時惑眾?

這竇家簡直是無恥至極!

天諭猛一拍桌子,起身就是要往樓下衝。

範清遙忽然就是開口製止道,“站住!”

“三姐姐,你不能容著竇家如此不要臉,此番能夠救哥哥平安回來的,就隻有這些鋪子的租金了,可竇家卻胡攪蠻纏顛倒是非,我現在就去跟他們理論去!”

天諭從來都是冇有覺得如此憤怒又窩火過。

那些銀子可都是哥哥救命的銀子,竇家怎麼能如此恬不知恥!

範清遙冷著眸子反問,“若竇家當真講理,又怎麼會帶著一眾商賈站在這裡?”

天諭一愣。

笑顏和暮煙也是跟著一愣。

範清遙伸手就是指向了西街上那竇寇城一行人,“你們仔細看看,他們的眼中閃爍著的全是貪婪,你們真的以為這樣如狼似虎想要從花家身上叼塊肉下去的卑鄙小人,能夠明白是非?”

天諭幾乎是一瞬間卸下了身上所有的力氣,看著西街的鋪子滿眼絕望。

“難道真的要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啃食哥哥的救命錢不成?”

笑顏和暮煙也是急的濕了眼角的。

範清遙看著幾個妹妹們的頹然和灰心,深有所感。

上一世的她何嘗不是同樣經曆過如此滋味?

所以眼下她哪怕是怒極攻心,卻還是讓自己保持著冷靜,以行動循循教導,“匹夫逞一時之勇,莽夫抒一時之氣最是愚蠢,取其利弊攻,用己所長其所短方為上上之策。”

笑顏是幾個人裡麵心思最活絡的,聽此就是眼前一亮,“三妹妹可是有主意了?”

範清遙不動聲色地把範昭叫到麵前,“你現在就去一趟和碩郡王府,將西街的事情如實告知,剩下的其他無需多言。”

這段時間義父和義母一直都在為她奔波忙碌,如今也是時候報答一二了。

待範昭匆匆離去,範清遙又是將麵前的幾個小女兒聚攏在了一起,“現在我需要你們跟我一起演一齣戲,你們可是怕的?”

幾個小女兒均是連猶豫都冇有,目光堅定地點著頭。

花家現在都是這般模樣了,她們又還有什麼可怕的?

三姐,三妹都是敢做的事情,她們自然也是敢的。

範清遙欣慰地點了點頭,纔是壓低了聲音道,“一會你們……”

待一番話音落下,三個妹妹驚得無不是大眼瞪小眼。

原來事情還可以如此辦!-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