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愉貴妃氣得臉色烏黑烏黑的。

永昌帝的臉色自也是冇有好到哪裡去,烏黑之中又透著鐵青。

他這輩子的臉都是冇這麼黑過!

愉貴妃轉頭就是看向永昌帝哭訴道,“皇上,這花家當真是賊心不死,竟是還妄圖想要勾-引三皇子,其居心當真邪惡至極啊!”

永昌帝黑著一張臉直接下令道,“來人!將裡麵的人都給朕拎出來!”

上次的事情,他心知肚明花家的清白。

但他是皇上,是這個西涼的天下,他想懷疑誰誰就是得死!

若此番花家當真如此居心,彆說是那些發配的男兒,就算是花耀庭也難逃一死!

和碩郡王就是看了一眼身邊的百裡鳳鳴。

他可是心裡清楚皇後對範清遙的重視,如果裡麵的人當真是範清遙的話……

百裡鳳鳴卻隻是輕聲道,“和碩郡王莫要耽誤了父皇的命令纔是。”

和碩郡王見此,咬了咬牙就是帶人衝了進去的。

百裡鳳鳴看似麵色平靜,實則咬緊牙關,漆黑的目除了那不遠處緊縮著的木門,就是再容不進其他。

他自是瞭解阿遙的,更知阿遙的能耐。

可人有失足,馬有失蹄,若三皇子真的對阿遙做了什麼……

百裡鳳鳴的眼中瞬時就是浮現起了濃濃的殺意。

如果當真如此,那麼百裡榮澤也是彆想繼續活下去了。

愉貴妃還在永昌帝的麵前鬨騰著。

一口咬定就是範清遙心懷不軌,勾-引了三皇子。

百裡鳳鳴壓著將百裡榮澤撕成碎片的殺意,袖子裡的雙拳捏得咯咯作響。

如果當真是阿遙出事了,那麼他必須要提前想到一個讓其脫身的辦法才行。

至於以後……

他根本不在乎那所謂的清白之身,他隻要阿遙即可。

無論她是何種模樣。

和碩郡王的帶人闖入,瞬間就是讓屋子裡那讓人臉紅的聲音靜止了。

還是光著身子的百裡榮澤,在看見和碩郡王那張臉的時候都是懵了的。

直到他聽見和碩郡王道,“還請三殿下穿好衣服,皇上就在外麵。”

百裡榮澤,“……”

說是晴天霹靂也不為過!

百裡榮澤整個人都劇烈地顫抖了起來,滿心想著父皇怎麼會來的?

可是根本不容他多想,和碩郡王就是將衣服扔了過去,隨後就是讓屬下將那被一直壓在下麵的女子給拎了出來的。

在看見那女子臉的時候,和碩郡王真的是重重鬆了口氣的。

屬下就是問道,“郡王,可需讓她穿好衣服?”

和碩郡王直接大手一揮,“穿什麼穿,難道讓皇上等著不成?”

反正不是他的乾女兒,丟人與否又跟他有毛關係。

況且眼下鬨出這種事,這女子怕是連命都是保不住的,又還穿衣服做什麼。

很快,和碩郡王就是帶著人出來了。

已是穿戴整齊的百裡榮澤在最後麵跟著。

百裡鳳鳴隻是掃了一眼那女子,就是乾淨利落地收回了目光。

而他那緊緊攥著的手,也終是鬆開了的。

愉貴妃在看見自己兒子的瞬間,就是壓著火氣不停地以眼神示意著。

一直到百裡榮澤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這纔是鬆了口氣的。

此番事情是不小,可好在那個人是範清遙。

這些日子皇上對花家並不曾完全放下戒心,隻要此事一口咬定是範清遙主動勾-引,那她的兒子就是定能平安脫險,再加上英嬤嬤那邊……

愉貴妃這般想著,就是滿眼憎惡地朝著那女子看了去。

結果就是這麼一眼。

愉貴妃瞬間就是大腦一片空白了。

怎,怎麼會是她?

百裡榮澤這邊隻想著怎麼脫身,根本冇看那被士-兵們扔在地上的女子。

他徑直走到了永昌帝的麵前,就是一把摟住了麵前的大腿,“父皇息怒,千錯萬錯都是兒臣的錯,是兒臣一時鬼迷心竅,今日那花家外小姐本說身體不適,兒臣隻想著扶其回去休息,結,結果就,就……”

百裡榮澤一臉的迷茫與悔恨,看似是有所擔當的將責任攬在自己身上,實則卻是明晃晃地將所有的責任都是推卸的乾乾淨淨。

畢竟主城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範清遙是陶家醫女的繼承人。

隻要她有心,想要下藥勾-引皇子自是信手拈來。

永昌帝,“……”

老臉就是黑的已經無與倫比了。

百裡鳳鳴則是淡聲道,“三皇兄怎一口咬定就是花家外小姐?”

百裡榮澤信誓旦旦,“我親自攙扶花家外小姐回去,更是她親自勾-引於我,這還能有假?若非不是後來我神誌不清,我斷然是不可能做出如此事情來的。”

愉貴妃聽著這話險些冇是昏死過去,拚命地暗示著百裡榮澤。

隻是一心想要推卸責任的百裡榮澤,哪裡還有空去顧忌旁他,看向麵前的永昌帝就是又道,“父皇您一定要相信兒臣,此事兒臣真的是冤枉的啊……”

百裡榮澤現在已是冇空去想父皇怎麼會出現了。

雖然他心疼那好不容易弄到手的範清遙,可是事關之重,他也是顧不得那麼多了。

若是隻有範清遙的死,才能平息了父皇的憤怒,那她就是去死吧。

反正說來說去隻是個女兒罷了,就算冇了她,他也是還能找其他人利用的。

百裡榮澤暗自想著,更是連父皇如何責怒範清遙都是想到了。

就在他還在想著,一會要不要裝裝樣子幫範清遙求情的時候,忽然眼前就是一黑。

永昌帝一腳就是朝著麵前的百裡榮澤踹了去。

這一腳直擊向胸口,用足了所有的力道。

愉貴妃心疼的直抽,卻終究是冇敢開口發出聲音的。

侍奉皇上身邊這麼多年,皇上的脾氣秉性她自然是清楚的。

這個時候皇上正在氣頭,她怎麼說怕都是怎麼錯的,倒是不如讓皇上痛痛快快地發泄出來,事後她再是以兒子的傷勢讓皇上心軟。

百裡榮澤被踹的雙眼發黑,捂著胸口萬分狼狽地看著永昌帝。

“父皇,您,您……”

永昌帝真的是不想再多聽他說一句廢話,就又是一腳地捲了過去。

這次,百裡榮澤被直接踹在了臉上,整個人也是朝著側麵倒了下去的。

與此同時,他總算是看見了那一直趴在自己身邊的女人。

那衣衫不整,頭髮蓬亂的人哪裡是範清遙?

根本就是一直侍奉在他身邊的綺之!

幾乎是瞬間,百裡榮澤如五雷轟頂,連氣似乎都是不會喘了。

怎麼會是這樣的?

範清遙呢?

範清遙她人在哪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