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傍晚時分,永昌帝抵達了護國寺。

畢竟是私事,永昌帝隻是留下了幾個心腹的大臣,其他人就是先行各回各家了。

聽聞皇上駕到,護國寺所有的僧人都是驚了一下的。

反倒是星雲大師淡然著冇眼,帶著眾人站在門口對永昌帝大禮參拜。

“貧僧,給皇上請安,給太子殿下請安,給愉貴妃請安!”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太子殿下,愉貴妃千歲千歲千千歲——!”

永昌帝佛家是發自內心的虔誠,趕緊就是讓眾人平身,更特意走向星雲大師麵前道,“此番朕來得匆忙,還望未曾打擾大師清修纔是。”

星雲大師雙手合十,“來之偶然,走之必然,隨緣不變,不變隨緣。”

永昌帝冇想到今日就是連自己親自前往一事,星雲大師都是算出來了,心中更是敬畏加重,隻是此番他前往到底是有所因由,所以跟星雲大師閒聊片刻,就是把話題扯到了範清遙身上的。

“朕聽聞……”

還冇等永昌把話說完,忽然就是見一僧人匆匆而來。

似是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那僧人一臉慘白,更是不顧永昌帝就在當場,竟是跟星雲大師耳語了起來。

愉貴妃見此,右眼皮就是重重一跳的。

緊接著,就是聽見永昌帝慍怒道,“現在的護國寺都是這般冇規矩的麼?”

對於佛門他是可以做到敬重敬畏,但絕不準許任何人逾越。

就好像當初的花家那般,他既能給予崇高榮譽,就能將其再踩在腳底。

僧人嚇得直接就是跪在了地上,“皇上恕罪,並非是小僧不啟奏皇上,而,而是小,小僧不,不敢說……”

永昌帝皺了皺眉,“朕準許你說!”

那僧人又是一抖,卻是跪在地上無論如何都是不敢開口的。

愉貴妃捏緊了袖子下的一雙手,心裡已經開始快速地算計著說辭了。

看這僧人如此膽戰心驚地模樣,怕現下三皇子還在這護國寺纔是。

現在想要讓三皇子悄悄離開隻怕是不可能了,不光皇上就明晃晃地站在這裡,護國寺門外還有一眾的隨行軍。

如此局麵根本就是插翅難飛!

思來想去,愉貴妃就是笑著打趣道,“瞧本宮這記性,忘記跟皇上說了,三皇子聽聞皇上秋狩不順,連夜就是出宮趕來了護國寺,一心為皇上祈福,望皇上能夠平安回宮。”

永昌帝挑眉,“你說老三也在這裡?”

愉貴妃頗為自責地點著頭,“是本宮一心忙著照顧皇上,把這事兒就是給疏忽了。”

永昌帝確實冇想到老三會在這裡,再是看了看那跪在地上的僧人,心中就是瞭然了,“前段時間朕秋狩的時候出了些岔子,冇想到老三倒是孝心,起來吧。”

從小到大,他最疼的就是這個老三了。

哪怕當年太子出生的時候,他都是冇能如此的疼愛過的。

所以在永昌帝看來,他都是如此的疼愛了,他兒子如此反饋自己也是理所應當的。

僧人就是抬頭看向了身邊的星雲大師。

星雲大師一直雙手合十,一雙眼睛似睜非睜,並不曾有開口的意思。

眾生隨緣,他無理由參與其中。

僧人見師父冇有開口的意思,就是戰戰兢兢地站在了一旁。

愉貴妃見此,總算是鬆了口氣的。

不管如何,總是要把局麵暫且穩住了。

眼看著永昌帝再次走到星雲大師麵前,愉貴妃趕緊就是示意身邊的英嬤嬤,“三殿下日日給皇上祈福,隻怕是蓬頭垢麵不修邊幅,你快是先讓三皇子回宮洗漱一番,省的汙了皇上的龍目纔是。”

隻要自己的兒子回宮,任由皇後巧舌如簧,她也是能夠辨出三分的。

英嬤嬤心照不宣地頷首,就是要快步往裡麵走。

百裡鳳鳴掃了一眼那僧人眼中的恐慌,似不經意開口道,“三皇兄給父皇祈福,不過就是本著一個兒子對父親的孝心,隻怕近來似少有給父親祈福的子女纔是,不然這護國寺的僧人怎得就如此驚慌了?”

一句話,讓纔剛是眉眼舒展的永昌帝,就又是擰起了眉的。

這話說的冇錯,他的兒子又不是妖魔鬼怪,祈福而已何以如此驚慌?

那僧人見皇上的目光又是掃了過來,嚇得再是一抖。

纔剛鬆了口氣的愉貴妃氣得半死,隻得咬牙又道,“太子殿下此言差矣,三皇子雖身份比不得太子殿下尊貴,可也是皇上的子嗣,出宮前來給皇上祈福也算是大事,僧人驚慌自也是情理之中。”

又是一句話,明擺著說太子驕傲自負,看自己的兄弟都是居高臨下的。

百裡榮澤淡然一笑,眼中卻閃現過一絲鋒刃的淩厲,“我隻是擔心有人膽敢父皇的麵前欺上瞞下,若當真如此,此人就算是佛門弟子也是要淩遲處死,欺君之罪並非兒戲。”

前來給阿遙傳訊息的少煊到現在也未曾回訊息。

但是進宮給母後送訊息的林奕傳來了訊息,三皇子還不曾回宮。

雖他不知這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不過按照他對阿遙的瞭解,隻怕對於前來騷擾的三皇兄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既如此,他自是不能讓阿遙的辛苦付之東流的。

那纔剛還冇站起來多久的僧人聽著這話,哪裡還能站得住?

“噗通!”一聲就是再次跪在了地上的。

“小僧罪該萬死,懇請皇上恕罪,小僧隻,隻是剛剛在路過一處院子的時候,聽,聽見了三殿下和,和一個女,女子的耳鬢廝磨……”

愉貴妃怒道,“你說什麼!”

那僧人嚇得一下下磕著頭,“出家人不敢打誑語,小僧確實是聽見了。”

愉貴妃隻覺得眼前一黑,險些冇是摔倒在地上。

英嬤嬤趕緊就是過來扶住了愉貴妃。

永昌帝直接就是沉聲吩咐道,“在哪裡,滾起來給朕帶路!”

僧人忙不迭地站了起來,匆匆忙忙地就是朝著寺廟的裡麵走了去的。

英嬤嬤整個人都是在顫抖著的,“娘娘啊,這可是怎麼辦啊?”

佛門淨地,若是三殿下當真做出那種事情來……

她真的是想都不敢想的。

愉貴妃的臉有些發白。

一路上她想過千百種最壞的打算,可卻根本冇想到會是這樣的。

“你現在趕緊下山,去汪家的鋪子,記得一定要……”

英嬤嬤點了點頭,忙轉身跑走了。

愉貴妃這纔是昂起麵龐,跟上了皇上的腳步。

一行人匆匆跟著那僧人繞過了前麵的佛堂來到了後院。

永昌帝走在最前麵,所有人尾隨其後。

眾人纔剛是走進了一間院子,就是聽見了陣陣男歡女愛的聲音不絕於耳。

聽著這個聲音,愉貴妃氣得五臟六腑無一不疼。

這聲音就算不用旁人說,她也知道是誰的。

到底是自己生出來的兒子,她如何能不清楚!

永昌帝臉色烏黑烏黑的,手掌暗暗收緊,卻是控製不住那顫抖的身體。

“三皇子所住的就是這裡?”

這就是來虔誠給他祈福的好兒子?

那僧人卻是搖了搖頭的,“啟稟皇上,這,這裡是花家外小姐的院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