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唔唔唔……唔唔唔……”

不住的悶哼聲,從綺之的口中傳出。

範清遙則是麵無表情地,繼續用雙手在綺之的臉上忙碌著。

根本不知道範清遙此刻在做什麼的綺之真的害怕了。

她想要掙紮,卻發現自己仍舊是一動不能動的。

她想要呼救,可是她哪怕嘴巴都是張開到了最大,卻發不出一丁點的聲音。

而就在綺之心中的恐懼一點點飆升到極限的時候,她則又是眼睜睜地看見範清遙又是朝著她的衣衫伸出了手。

綺之,“……”

比死還要難過的她,都是開始真真窒息了。

有口難言的綺之,隻能眼巴巴地朝著門口的方向望去,期待著三皇子的出現。

此時站在院子裡的百裡榮澤,可謂是滿心的焦急著。

他時不時地抬頭朝著範清遙所在的屋子望去,心裡直罵綺之的蠢笨,不過就是辦這一點小事都是如此的拖延。

百裡榮澤正忍不住想要上前檢視的時候,就是看見那一直緊閉的房門被打開了。

綺之低著頭匆匆地走了過來,伸手又是指了指身後的房間。

百裡榮澤心中一喜,卻還是忍不住責怪道,“廢物,站在這裡好好的把風。”

綺之似是害怕地點了點頭。

百裡榮澤這纔是大步朝著不遠處的房間走了去的。

可此刻正心急想要如願以償的他根本冇看見,身後那綺之正看著他冷笑的眉眼。

“砰——!”

纔剛是被打開冇多久的房門,在百裡榮澤走進去之後就是又緊緊地鎖死了。

凝涵就是這個時候進了院子的。

看著那獨自站在院子裡的綺之,又看了看那緊鎖著的房門,凝涵驚愣之後,就是瘋了似的朝著屋子的方向衝了去。

這群混蛋想要對她家小姐做什麼?

綺之伸手拉住凝涵,“跑那麼快做什麼?”

凝涵,“……”

又是給嚇了一跳。

她不敢置信地看向身邊的人,明明是綺之冇錯啊,可這聲音怎麼就是……

“你,你到底是誰?”

“讓你辦的事情可是辦好了?”

這下子,凝涵總算是相信麵前的人就是自家小姐了。

可是……

“小姐,您的臉怎麼……”

綺之或者說是範清遙聽著屋子裡已經響起了某種動靜,就是悄悄地拉著凝涵退出了院子的,一直走到一處偏僻的柴房,纔是推門走了進去的。

一進門,範清遙就是接過了凝涵手裡的衣裳。

待換好後,她又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瓷瓶,倒在臉上些許後不過輕輕揉搓片刻……

那熟悉的眉眼就是漸漸地顯露了出來。

凝涵都是驚呆了,好半晌纔是鬆了口氣,“小姐啊,您可是要嚇死我了,我,我以為,以為……”

她都是不敢想,如果剛剛在屋子裡的人真是小姐的話……

那她也是不用繼續活下去了。

範清遙安慰似地拍了拍凝涵的手。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百裡榮澤是冇有百裡鳳鳴的縝密和算計,可終是在爾虞我詐之中長大的。

若她此番不把戲做足,又如何能引其上鉤?

範清遙頓了頓就是又道,“你現在再回西郊府邸一趟,讓範昭帶幾個弟兄去城門外蹲著,隻要看見有穿官服的就直接攔下,若是不聽話就打到聽話。”

事發突然,她隻能一件事一件事的去安排。

不過還好一切都還是來得及的。

凝涵點了點頭,卻冇想到一打開門就是看見了一個年輕的男子。

現在的凝涵神經都是繃緊了,看見少煊想都冇想抓起柴房裡的斧頭就砍了下去。

少煊也是冇想到人家都是當頭一棒,他則是當頭一斧頭……

好在身手敏捷及時閃躲開,他這纔是保住了自己的腦袋。

凝涵見劈空了,揚手就是要再劈。

少煊趕緊就是開口道,“不如讓我跟著清遙小姐的人一起去抓人?”

剛剛在門外他聽得清楚,既是宮裡麵的人他自是比任何人都熟悉的。

凝涵一聽這話,就是責怪地瞪了少煊一眼的。

自己人不早說,她胳膊都是掄酸了。

少煊,“……”

那也要你給我說話的機會啊!

“如此就勞煩少傅了,不過此事少傅無需露麵,隻需兩個時辰後,再是把人給扔進護國寺即可。”範清遙看著少煊叮囑著。

範昭身手不錯,可跟堂堂的東宮少傅還是比不得的。

這次的事情她既是做了,就一定要萬無一失。

少煊有些不放心地道,“殿下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清遙小姐不如等殿下……”

範清遙搖了搖頭,“等他回來就來不及了。”

她準備瞭如此久,為的就是要在那個人的麵前唱一出大戲。

況且那個人既能坐上那把椅子就並非善類,所以她絕不能被人看出任何的倪端,更是不能把百裡鳳鳴牽扯其中。

少煊皺著眉,“清遙小姐真的可以?”

範清遙點了點頭。

不但可以,更是能從那個人甚至是愉貴妃乃至百裡榮澤的身上,狠狠咬下一塊肉!

少煊見此,也是不再廢話,伸手就是將凝涵夾在了自己的腋下,腳尖一個點地的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如此的事態緊急,自是用輕功更快的。

凝涵,“……”

小姐救命,我恐高啊……

範清遙特意在柴房的灶台裡引了一把火,將綺之的衣衫都是扔進去燒了個乾淨。

片刻後,她纔是又走出了柴房,一路朝著佛堂的方向走了去。

按照少煊送來的訊息所預算,怕是再有一個半的時辰秋獵的隊伍就要進城了。

現在萬事俱備,隻欠東風了。

跪在佛祖麵前的範清遙,雙手合十黑眸緊閉。

她不祈禱佛祖的庇護,隻求一切的風雨能儘快到來。

星雲大師不知何時站在了門外,看著那跪在佛堂之中的清瘦人兒,閉目而歎著。

苦非苦,樂非樂,隻是一時的執念而已。

執於一念,將受困於一念。

一念放下,會自在於心間。

被仇恨矇蔽著的雙目,唯有平靜後方知身邊人。

此時範清遙所住的房間裡,那聲聲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早就是溢位了門窗的。

被百裡榮澤狠狠壓在身下的綺之,承受著陣陣窒息的折磨。

這一刻她是真的害怕了。

因為她從不曾見過三殿下露出如此猙獰的表情。

綺之不斷露出痛苦的表情,想要引起百裡榮澤的主意。

隻是可惜……

滿是報複欲的百裡榮澤,隻想著瘋狂的占有與發泄,又哪裡在意她的感受。

終是如願以償的百裡榮澤,此刻滿腦子都是以後的坐擁金銀。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早就是掉進了範清遙所親手編織的陷阱之中。

所謂的報應,更是朝著他步步逼近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