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個太醫當然知道三殿下的心思,所以他們才怕死的一直冇有拆穿。

但是現在……

他們必須要說出來,更必須要阻止。

因為他們害怕他們死的更快……

“啟稟皇後孃娘,這花家外小姐絕不可進宮侍疾啊!”

“花家外小姐頭痛無汗,無故昏倒,鼻塞流涕,喉癢吐血,分明就是風寒之兆。”

“皇後孃娘明鑒,如此傳染風險較高的疾病,怎可進宮給三殿下侍疾!”

幾個太醫跪地磕頭,幾乎是在用生命阻止著範清遙進宮。

在西涼,哪怕是醫術再過盛行,可風寒卻仍舊是讓人威風喪膽的疾病之一。

因為西涼地屬西北,本就是不善種植治療風寒的藥物,所以大多數的大夫對於治療風寒總是束手無策的。

記得前幾年宮裡鬨風寒,都是死了不下百十來個宮人的。

若是此番三殿下當真被傳染風寒,他們怕也是不用活了。

百裡榮澤看著幾名太醫那驚慌無措的模樣,待看向範清遙的時候,就是本能地往後麵移了幾步的。

就算他想要得到範清遙,卻也不是真的敢什麼都是能豁出去的。

在他眼裡,範清遙隻是一個能夠助他一臂之力的玩物。

他又怎麼可能會為了一個玩物而拿自己的性命去開玩笑。

範清遙看著倒退的百裡榮澤,就是又上前了一步,“臣女心甘情願為三殿下侍疾。”

百裡榮澤就又是蹭著膝蓋後退了一步,“你,你彆過來。”

範清遙再是走了一步,“臣女完全是按照三殿下交代辦事,三殿下又是怕什麼?”

百裡榮澤,“……”

他如何能不怕!

冷汗都是被嚇出來了好嗎!

範清遙不再上前,隻是停在原地注視著百裡榮澤那驚恐的模樣。

她以為,一彆兩世,再看見百裡榮澤她應該是很平靜的。

可是她錯了。

隻要看見這張臉,她就是能夠想起上一世自己所遭受的一切。

範清遙恨不能現在衝過去撕爛他的偽裝。

哪怕就是喝他的血,吃他的肉那都是不覺得解恨的。

百裡榮澤被範清遙那雙黑眸看的渾身發毛,頭頂著烈日都是覺得冰冷刺骨。

剛巧這個時候紀弘遼就是趕了過來,看著自家徒弟那隨時都是能夠昏倒的樣子,趕緊就是把人拉坐在了一旁,伸手按在了手腕上。

片刻,紀弘遼就是皺緊了眉頭的。

要不是現在人多口雜,他都是恨不得張口就罵的。

這該死的丫頭,怎麼敢如此禍害自己的身體!

範清遙知道自己能瞞得過其他人,卻是獨獨瞞不過師父的。

所以眼下什麼都不用多說,她隻是無力一笑。

想要達到自己的目的,就必須要破釜沉舟。

紀弘遼心疼的歎了口氣,起身就是對甄惜皇後道,“啟稟皇後孃娘,花家外小姐感染風寒屬實,微臣以為花家外小姐根本不宜進宮侍疾。”

甄惜皇後聽著這話,真的是覺得心裡暢快到不行。

她當然不會傻到以為範清遙是真的得病了。

不過不管如何,這一劫範清遙是逃過去了。

“和碩郡王妃來愣著做什麼?冇聽見紀院判剛剛的話?莫不是真的想要讓皇宮裡的人都是被感染上風寒嗎?”

和碩郡王妃趕緊就是站了起來,拉著範清遙一起上了馬車。

直到坐在了馬車上,和碩郡王妃纔是狠狠地撥出了一口氣。

剛剛真的是嚇死她了。

她都是怕小清遙一個想不開就是進宮去了。

百裡榮澤眼睜睜地看著範清遙所坐的馬車行駛離宮門,氣得眼前發黑。

就算是知道範清遙感染了風寒,他一樣是不死心的。

本來胸口的傷就是真的還冇完全養好,如今再是一股邪火怒上心頭,百裡榮澤隻覺得眼前的黑暗越來越大,就是連意識都是開始模糊了。

“咣噹——!”

但聞一聲重響。

百裡榮澤這次是真的昏了過去。

被活活氣昏的。

甄昔皇後趕緊就是命人道,“都愣著做什麼?趕緊送三殿下回月愉宮!”

孫高銓忙是招呼著宮門口的侍衛,連同幾名太醫也是一起跟在了後麵,一群人怎麼浩浩蕩蕩的來的,如今就又是怎麼浩浩蕩蕩的走了。

很快宮門口就是又恢複了安靜的。

甄昔皇後卻是無法安心,跟百合叮囑道,“仔細派人盯著點月愉宮那邊的動靜。”

百合不解地問,“皇後孃娘是怕三殿下對清遙小姐賊心不死?”

甄昔皇後就是冷冷地笑了,“皇上不曾回來之前,清遙那丫頭都不算是安全的,說到底老三跟月愉宮裡的那個是一個德行,得不到的就一定要想方設法的得到。”

一對連皇位都是敢惦記的母子,還有什麼是不敢肖想的。

不過好在清遙那丫頭也是個聰明機靈的,不然今日隻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甄昔皇後想到的事情,範清遙自然也是想得到的。

她跟百裡榮澤當過一世的夫妻,怎麼不知那皮囊下揣著怎樣的狼子野心。

所以躺在馬車上身上被冷汗浸透的範清遙,不停地叮囑著凝涵,“不要回府,就在城中溜達著,千萬不要回府。”

她絕不能讓西郊府邸的那些人也身赴險境。

和碩郡王妃看著躺在馬車裡,痛苦到抽搐的範清遙都是要擔心死了,“清遙啊你怎麼樣啊?不然還是掉頭回去找紀院判吧?”

範清遙從懷裡掏出一顆丹藥塞在了和碩郡王妃的手中,“義母快快吃了,省的被傳染了風寒。”

和碩郡王妃感動的都是差點冇哭了。

到現在還惦記著她,這個乾女兒真的是冇白疼。

“可是你呢?你怎麼辦?”

範清遙搖了搖頭,“我冇事的。”

她自己的病,自己最為清楚。

這段時間她就是已經察覺到身體不對了,隻是一直忙碌於其他的事情給忽視了。

那來之前服用下的催發丹藥太過猛烈,將所有的病痛全部激發而出。

隻怕這段時間她都是要被病魔纏身了。

現在的她還有精力讓自己全身而退,但是做不到保護住花家的所有人,所以她眼下能做的隻有是不回去,讓百裡榮澤根本對花家無從下手。

意識又開始混亂,就是連腦袋都是一片的渾濁。

朦朧之中,她彷彿看見了一個渾身是血的女子,似是在哭,更又好像是在笑。

那女子一步步靠近著她,不停地往她的麵前逼近著。

範清遙想要後退,可此刻的她卻身處深淵之中無路可退。

四周是無止境的黑暗,隻有那女子埋頭在她耳邊的聲音,是那樣的清晰明顯而又熟悉,““鳳凰磐涅,渴望重生,奈何結局已定,不可違背,若逆天而為,必遭天罰。”

何來的天罰?

什麼又是天罰!

範清遙想要掙紮,用力地晃動著自己的腦袋。

忽然,眼前就是迎來了一片虛無縹緲地光芒。

她一步步朝著那光芒走去,一陣梵鐘聲就是流淌進了耳朵。

範清遙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結果發現那鐘聲竟還是在的。

“這是哪裡的鐘聲?”

馬車外的小廝就是道,“是護國寺的鐘聲。”

和碩郡王妃一下子就是明白了,趕緊就是開口道,“那裡倒是適合養病,想去就是去吧,也當是散散心了,花家那邊你放心就是,我會和你孃親說的。”

今日的事情,若是其他姑娘攤上隻怕都是要嚇瘋了。

她的乾女兒纔是多大,也是真的該去靜靜心了。

範清遙感激地一笑,“謝謝義母。”

若是想要達成她接下來的目的,護國寺倒確實是個好去處的。

和碩郡王妃就是心疼地歎了口氣,“都是一家人,謝什麼啊,你現在可是我的乾女兒了,於情於理,我都是要上門去拜訪你孃親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