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著三皇子倒在地上,在場的眾人都是嚇了一跳的。

孫高銓第一個就是衝了過去的,扶著百裡榮澤就是大聲喊著,“三殿下,三殿下您怎麼樣啊?”

百裡榮澤似是想要說什麼,可是卻異常的痛苦。

他不過剛是動了動唇,就是一陣撕心裂肺的咳嗽聲傳出口中。

宮門前的侍衛們嚇得連頭都是不敢抬起來的,大氣更是不敢多出。

“咳咳咳……咳咳咳……”

百裡榮澤仍舊咳嗽不止,就是連眼睛都是充血了。

隻是在旁人看不見的視線裡,他則是悄悄地捏緊了一下孫高銓的袖子。

孫高銓一下子就是反應了過來,當即就是又喊著,“三殿下您可是胸口又疼了?”

百裡榮澤很是痛苦地搖了搖頭,“我,我無礙,咳咳咳……”

麵上端著的是謙忍,實則那咳嗽聲卻仍舊是冇有停止的。

孫高銓見此就是扭頭對甄惜皇後哭訴道,“皇後孃娘明鑒,咱們殿下本就是舊傷未愈,如今聽聞花家外小姐前來侍疾,怕是玷汙了花家外小姐的名節,特來宮門口妄圖阻止,可,可若是花家外小姐真的就這麼走了,咱們殿下可是要怎麼辦啊……”

甄惜皇後沉著臉,“來人去傳太醫!”

宮人們不敢耽擱,趕緊就是進宮去找人了。

不多時,幾個太醫就是哭喪著老臉跑了過來。

看著倒在地上的三皇子,他們隻能硬著頭皮地挨個去診治,結果卻還是一樣的。

皇後孃娘息怒,微臣們醫術不精,實在是查不出三殿下的病因啊。

甄惜皇後的臉色就是愈發黑了。

老三在玩什麼把戲,她就算是閉著眼睛也是能看出來的。

可若是老三當真如此裝模作樣下去傳到皇上耳朵裡,就是她也無能為力的。

皇上那偏心的德行,她光是想想都能氣得三天睡不著覺。

百裡榮澤在孫高銓的攙扶下,費力地跪在了甄惜皇後的麵前。

“是兒臣不孝,咳咳咳……讓母後擔憂了,今日之事兒臣願一力承擔,也,也希望花家外小姐還是趕緊離去的好,咳咳咳……兒,兒臣自,自不能侮辱了花家外小姐的名聲纔是,咳咳咳……”

他臉色發白,就是說話的時候胸口都是劇烈起伏著。

若是不知情的人看見,隻怕真的要以為是得了什麼不治之症。

和碩郡王妃都是驚呆了。

哪怕是親眼所見,她也是冇想到堂堂的三皇子連如此不要臉的事情都做的出來。

現在顧慮著小清遙的名節了?

可當初讓小清遙進宮侍疾的時候又想什麼去了!

當著小清遙的麵賣弄體貼大度,實則卻裝病逼迫,這,這……

這究竟是什麼不要臉之舉啊!

甄惜皇後都是懶得去看百裡榮澤那張虛偽至極的臉了,“去紀弘遼給本宮叫來!”

百裡榮澤跪在地上垂著頭,陣陣的咳嗽聲仍舊不斷傳出。

可是卻冇人看見,他此刻那暗自揚起的唇角。

他的病早就是好了的。

說白了本就是冇病,任由醫術再是高明的人查探又能查出什麼?

所以就算是紀弘遼來了他也是不怕的。

隻要他咬定了他有病,誰也奈何不了他。

範清遙今日敢走,那就是棄皇子性命於不顧。

除非她是想要讓花家所有人的人頭落地,不然今日的侍疾她就侍定了!

甄惜皇後繃著臉站在原地,神色也是不太好的。

她自然知道百裡榮澤心裡打算的是什麼主意,可偏生的她就是冇辦法阻止。

皇上那顆偏了的心一直都是在太子和老三之間搖擺不定的。

不然愉貴妃又何以如此囂張?

若今日她執意讓清遙離開,待皇上回來,彆說是花家要受到牽連,隻怕就是她……

眼下將紀弘遼找來也不過是拖延之舉,隻是究竟能拖到什麼時候,她也不清楚。

“還請皇後孃娘恩準,臣女願進宮給三殿下侍疾。”

一直沉默的範清遙就是忽然開口了。

甄惜皇後已經為她做的足夠多了。

她又怎能眼睜睜看著甄惜皇後一個人站在風口浪尖上。

範清遙一開口,和碩郡王妃的心裡就是一暖的。

剛剛還自稱民女,現在就是臣女了,可見這小清遙是認了她這個乾孃的。

隻是……

和碩郡王妃死死地握著自己乾女兒的手,怎麼都是不願放開的。

若是此番真的進宮侍疾,誰又能知道不安好心的三殿下會做出什麼狼狽之舉!

甄惜皇後聽著這話,眼睛都是熱了的。

小小年紀就是知道擔當責任,更明白知恩圖報。

好丫頭。

真的是好丫頭。

“範清遙,你可是要想好了,此番進宮後可再無後悔的餘地。”甄惜皇後刻意提醒警告著,心裡則是已經做好了要如何照顧範清遙周全的打算。

範自修趕緊道,“皇後孃娘仁心,能夠給三殿下侍疾是這個孽……是她的福氣,她就是再怎麼愚鈍,也應當是知道好歹的。”

範清遙不動聲色地掃了一眼範自修,“範丞相身為朝中重臣,如此對一個小女兒斤斤計較,睚眥必報,知道的是範丞相還沉浸在過去無法自拔,不知道的隻怕是要說範丞相管的太寬了些。”

範自修老臉一陣火辣的疼,“孽障你好大的膽子!”

和碩郡王妃就是不樂意了,“如此痛罵我和碩郡王府的義女,範丞相還真是好大的官威啊。”

本郡王妃寶貝似的乾女兒,豈是你這個老不修想罵就罵的!

跪在地上的百裡榮澤隻覺得膝蓋發麻,一雙腿都是疼到僵硬了。

趁著旁人不注意,他就是狠狠地瞪了一眼範自修。

範自修,“……”

怎麼就是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了?

“皇後孃娘叮囑的是,進宮侍疾三殿下是臣女的榮幸,臣女怎會反悔。”

她今日既是來了,自就是不會反悔的。

至於百裡榮澤會不會反悔,就不在她的考慮範疇了。

語落,範清遙強忍著陣陣頭暈目眩站起身,一步步朝著百裡榮澤走了去。

百裡榮澤看著愈發朝著自己靠近的範清遙,隻覺得心跳都在加速。

馬上範清遙就是他的人了。

隻要跟他進了宮,範清遙無論如何掙紮都逃不出他的五指了。

站定在百裡榮澤的麵前,範清遙就是開口道,“臣女範清遙,參見,咳……”

話還是冇能說完,有什麼東西就是咳出了嗓子的。

百裡榮澤低頭一看,驚的都是一愣。

隻見一口血就是吐在了他的麵前的。

百裡榮澤再是抬頭看了看麵前的範清遙,這纔是發現她的小臉白的都是發青了。

就在百裡榮澤驚愣的同時,隻聽那原本跪在地上裝死的太醫們就是炸群了。

“彆靠近三殿下!”

“彆過來,千萬彆過來!”

看著太醫們那一張張如看見了洪水猛獸似的臉,百裡榮澤差氣得險些暴走。

眼看著美人兒就是入懷了,這些老不死的太醫究竟想要乾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