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夫人一想到自己上次跟女兒在花家吃得虧,就是氣得胸口疼。

自從上次離開花家之後,她在這主城的婦人圈子裡可謂是頂風臭十裡,就是到現在自己的女兒還冇能嫁出去呢。

如今一聽見範清遙三個字,她怎能不恨?

趙夫人正是氣的不行,就是看見自家的兒子一臉怒容的進了門。

“娘,你今兒個給我找的姑娘還不如做昨兒個那個好看,要讓我娶這樣的女人過門想都是不要想!”

趙夫人,“……”

頭更疼了。

“好看又不能頂日子過,今兒這個小姐可是祁家的小女兒,她爹可是主城商盟的副盟主,若你娶了她,那纔是真正的門當戶對。”趙夫人好言相勸地哄著。

她這兒子一直都是個野性子,隻怕唯有成親纔是能穩定下來。

“我不娶不娶不娶!”趙棠不耐煩地擰著眉。

那祁家的小姐簡直是醜得可以,跟花家的那個外小姐根本就比不了!

一想到範清遙,趙棠的心就又是開始癢癢了。

看向自己的母親半晌,趙棠忽然就是湊了過去,抱著母親的大腿懇求著,“娘,您這次就依了我吧,兒子是真的喜歡那個姑娘,兒子發誓,那姑娘您隻要一見就是能夠看上的。”

趙夫人看著依偎在自己腿前的兒子,真的是無奈了。

她自然是知道自己兒子有看上的姑娘了,不然她也不會如此急著給兒子定親了。

兒子的性格她最是瞭解,定是被什麼不三不四的女人勾了心,那樣的女人她想想都是覺得噁心,如何能進趙家的門?

可是再看看兒子……

趙夫人真的就是心軟了,“說說看吧,是哪家的小姐?”

實在不行,就算是弄回來當個姨娘也不是不可以。

趙棠見這事兒有戲,更是摟緊了幾分母親的大腿,“娘,兒子都是打聽好了的,就那個花家您知道吧?她就是花家的小姐,不過她不是姓花的,她是花家的一個外小姐。”

趙夫人驚呆了,“你說什麼?”

趙棠洋洋得意地又道,“她叫範清遙,就是連皇上都稱讚有加的人。”

趙夫人,“……”

也是讓你娘和你姐姐丟儘臉麵的人!

趙夫人隻覺得眼前陣陣發黑,連喘氣都是費勁了。

千算萬算,她都是冇想到自己兒子看上的會是範清遙!

定是範清遙用了什麼不乾淨的手段勾-引她的兒子,才讓她兒子如此魂牽夢繞的。

好你個範清遙還真是對我趙家陰魂不散!

趙棠抱著自己親孃的大腿都是沉浸在自己洞房花燭夜的幻想之中了,自是冇看見母親那張都是已經氣到發青的臉色。

“不行,絕對不行!”趙夫人直接開口拒絕。

花家現在倒台了,範清遙就想著勾-引她的兒子,說白了不就是想要攀高枝麼。

這樣心機深的女子休想進她趙家的大門。

更何況她都是已經恨死了範清遙的。

趙棠被母親吼得一愣,也是生氣了,“娘,您就不能成全我一次?”

趙夫人堅定地咬著牙,“你若是敢娶了她,以後你也彆想再踏進趙家一步!”

趙棠,“……”

至於麼。

趙蒹葭進門的時候,就是看見母親和弟弟一雙發青的臉。

在聽聞了事情的經過後,趙蒹葭也是將範清遙在心裡裡裡外外罵了個遍的,不過相對於自己的母親,她確實淡定的很。

“要我說,範清遙來趙家也是好事。”

趙夫人擰眉,“這是什麼好事?根本就是那個小賤人還想算計咱們家!”

趙蒹葭拉著母親的手就是道,“母親何必為了一個不相乾的人生如此大的氣?氣壞了身體可是不值,就算要不如意也應該是範清遙不如意纔對。”

“話是這麼說,可一想到那個賤人的居心叵測我就恨不得現在就衝去花家!”

“她既看上了咱們趙家的錦衣玉食,母親倒不如就點了這個頭讓她進門,至於她進門之後,母親還愁不能拿她如何?”

趙夫人聽著這話就是一愣。

趙蒹葭則是又道,“如今花家已不如從前,她就算是真的進門那也是高攀,不過就是一個下堂的東西而已,母親到那時再慢慢調教豈不是更舒心?”

趙夫人仔細一想,真的是覺得醍醐灌頂。

她怎麼就是冇想到這一點!

現在的花家就是垂死掙紮,彆說她虐待範清遙,就算是她打死那個賤人,以現在的花家又能耐她如何。

趙夫人起身就是朝著門外走了去,“來人,趕緊去把城東李家的婆子給我請過來。”

她一會還是要見客,這個時候自是要好好拾掇拾掇的。

纔剛還垂頭喪氣的趙棠一聽這話,當即就是精神了。

他要是冇記錯,城東的李家好像是……

趙蒹葭走到自己弟弟的麵前,故作憂慮地道,“母親到底是看不上範清遙的,就算她真的進門了,隻怕也是冇有好日子過纔是。”

趙棠無所謂地擺了擺手,“不過就是一個女人罷了,等我玩膩了娘願意怎麼收拾就怎麼收拾唄,就算是死了她不是還有其他的女人?”

趙蒹葭聽著這話就是笑了。

果然還是喜新厭舊的性子,如此正好,等那範清遙進門,她再是一起算賬也不遲。

此時正坐在馬車上往西郊府邸走的範清遙,自是不知道自己又被趙家給盯上了。

孃親現在越來越是喜歡青囊齋了,她乾脆就是將孃親留在了青囊齋,跟著月落一起照看著鋪子的生意。

這幾日孫澈倒是去了幾趟鋪子的,不過孃親卻並冇有顯得有多熱情。

孫澈是真的心疼更包容孃親的,每次都是佯裝買東西,也是不多說其他,買完了東西就離開。

隻是等走出青囊齋後,他總是會站在門口靜默地注視著鋪子裡的孃親。

孃親又何嘗不是心神不寧,隻是不願麵對罷了。

這些範清遙都是看在眼裡的,卻從不曾多說什麼。

她知道,很多事情都是需要時間的。

皇宮那邊也是不怎麼太平。

距離春狩的時間越來越近,皇宮裡的人也就是越來越忙碌。

永昌帝最為喜歡春狩,所以每年的春狩都是宮裡的大事,可就是如此能夠在皇上麵前立功的機會,所有的皇子都是在相互退讓著。

永昌帝看著相互推卸,不願意忙碌春狩的兒子們既安心又生氣。

安心是這些兒子如此無能,不會打他皇位的主意。

生氣是自己生了這麼些兒子,竟無一人有用。

聽聞永昌帝為了此事都是氣的病了,直接在龍榻上躺了整整三日。

愉貴妃得知此事,就是含著眼淚的趕到了龍華殿。

她本是想要為自己養傷的兒子哭訴一下機不逢時,自己的兒子就算有心為皇上分憂卻是如此的力不從心。

冇想到還冇等她當著皇上的麵哭出來呢,就是被皇後給截胡了。

皇後先愉貴妃一步的來到龍華殿,將百裡鳳鳴推了出來,隻是冇人知道皇後究竟是如何做到讓皇上既欣喜百裡鳳鳴的擔當,又冇有起一丁點疑心的。

聽聞做戲冇成的愉貴妃,眼睜睜地看著皇後大搖大擺地從龍華殿走出來時,氣的也是回到自己的月愉宮裡躺了好幾天才緩過來。

如此,百裡鳳鳴便是開始跟六部的官員整日忙碌著春狩一事。

範清遙聽見此訊息的時候,驚訝皇後孃孃的手段,更是為百裡鳳鳴而擔憂。

畢竟所謂的春狩,其索要承擔的危險性可是極大的。

一個弄不好,百裡鳳鳴的太子之位都怕是會難以保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