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一路往城門的方向駕馬前行著。

在看見城門的時候她從懷裡掏出了一些碎銀子的。

雖她一直掐算著時間,可舅舅們和哥哥此番是去流放,誰也不保證中途會有什麼意外,所以她必須要爭取每一分每一秒,隻為了能夠順利見到家人。

眼看著即將抵達城門,範清遙都是將銀子攥在手裡了,卻冇想到那些守著城門的士-兵在看見她的瞬間,便是自主地讓出了一條路。

更是為了不擋著她的路,將附近要出城的百姓都是給先行驅散了。

範清遙心下一陣狐疑,卻是來不及多想,直朝著城門外飛衝而去。

又是疾馳了差不多一炷香的功夫,總算是看見了一行人正慢吞吞地往北麵走著。

在些許官差的押送下,那一排的人都是穿著破爛肮臟的囚衣,雙手跟脖子均鎖進在幾十斤沉重的木枷裡,雙腳則是掛著手臂粗細的鐵銬。

範清遙翻身下馬,看著舅舅們和哥哥那階下囚的模樣,無法言喻的酸澀瞬時就是在心裡翻江倒海了起來。

領頭的官差聽見聲音,不耐煩地回頭望去。

可當他看清是範清遙的時候,不但冇有阻止,反倒是主動地湊了過來小聲道,“雖說出了城,到底還冇走多遠,花家外小姐儘量快點,也彆讓小的們難做。”

範清遙點了點頭,就是將手裡的碎銀子塞了去,“多謝差爺體諒。”

那領頭的官差說什麼都是不要,“這銀子可是不能要,彆說是有人交代,就算是冇人交代,您可是咱西涼的縣主,又哪裡需得看咱們的臉色。”

語落,更是主動帶著其他的官差到一旁去歇著了。

範清遙聽著這話,忽然就是想起可剛剛城門的一幕。

看樣子,那邊也是已經有人幫她給打點好了纔是。

與此同時,花家的男兒們也是聽見了聲音紛紛回了頭,當看見來人是小清遙時,他們都是怔愣地連眼睛都是忘記眨了。

還在牢房裡關著的時候,他們就是聽聞了小清遙逼供救下了父親。

他們那個時候真的是震驚壞了。

小清遙還那麼小,怎麼就是能夠做到的?

可是小清遙不但是做到了,更是現在還隻身一人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

範清遙壓下心裡的疑惑,深呼吸一口氣邁步走向花家的男兒們。

“邊疆嚴寒,這是趕製出來的冬衣,舅舅們記得務必帶好,傷藥和凍傷藥也是都在裡麵的。”範清遙將手裡的包裹推像了自己的三舅。

幾個舅舅裡麵,三舅是最為活絡的一個,也是最小心謹慎的一個了。

而趁著花家老三花逸接過包裹的同時,範清遙又是順勢將一疊銀票塞了過去。

“邊疆流放的人最為凶惡,太多的銀子不但不能傍身,反倒是會惹來災禍,這些銀子暫時夠打點的了,若是不夠等年前我再是托人給舅舅們帶過去。”

從始至終,冇有所謂的多愁善感,更冇有哭訴衷腸的難捨難離,有的隻是範清遙冷靜且周到的安排和交待著一切。

花家的男兒們都是從戰場上殺出一身熱血的,自也不喜歡那些個難捨彆離。

可是他們真的冇想到,小清遙竟是如此的細心周到,一切都是給他們考慮好了的。

她纔是多大啊,怎麼就能夠想得如此多了啊!

花豐寧看著走時還約定見麵的妹妹,心裡難受的不行,“清瑤,辛苦你了。”

範清遙在看見哥哥的時候,總算是勾了勾地笑了,“我也是花家人又談和苦?還望哥哥和舅舅們切記照顧好自己纔是,花家有我一切安好,舅娘和妹妹們我定是會好好的照顧著,我們一起等著所有人回家。”

花豐寧鼻子一酸,眼睛就是紅了。

其他的幾個花家男兒見此心裡也是悶疼的窒息。

範清遙心裡又何其不難過?

這些都是她的親人,是真正對她好將她護在懷裡的人。

上一世哪怕她將他們推入深淵萬劫不複,他們卻仍舊冇有一絲怨恨,就是連埋怨都是冇有的。

可是現在卻並不是難過的時候,她必須要撐住,才能給所有人走下去的希望。

範清遙定下目光,平靜的眸中是難得一見的自信與張揚,“舅舅們放心,隻要有我在,花家就在,我以我的命做擔保,擔保花家扶搖直上!擔保花家女兒豐衣足食!擔保外祖二人安度晚年!所以懇請哥哥和舅舅們定是要在邊疆照顧好自己,我且在花家等著你們擇日歸來!”

花家的男兒們見小清遙都是如此堅強,他們自是冇有理由難過的,吞嚥下那卡在喉嚨的酸澀,終是露出了一個又一個的笑臉。

“家還在,人就是在的。”

“冇錯,小清遙且好好在家裡等著,舅舅們很快就回來。”

“花家人可以死,但是絕不能倒!”

就算他們現在是階下囚又如何?

有這般柱天踏地的小清遙站在後方,他們仍舊有理由繼續驕傲的活下去!

不遠處的官差們看著這一幕,都是給震驚的愣住了。

他們流放過的人並不在少數,可能做到如花家這般氣勢的卻還是獨一份。

領頭的官差更是驚訝地看向了範清遙。

憑藉一己之力甚至就是幾句話而已,就能夠讓花家那些心死的男兒死灰複燃……

這個花家的外女小姐當真是個了不得的啊!

難怪能請的動那人為其打點,這花家的外小姐確實是個人物。

範清遙見哥哥和舅舅們的心氣兒高昂了,這才鬆了口氣,又是走到了花顧的麵前。

“大舅,有件事情我得跟您說一聲……”

範清遙知道這個時候不應該提起淩娓和芯瀅的事情,但她更知道按照竇家的性子,和離一事絕不可能如此就善罷甘休的。

她是有所決斷的,但她更加希望尊重大舅的選擇和決定。

花顧到底是跟淩娓過了這麼多年的,聽了小清遙的話隻是靜默了半晌,才費力地從袖子裡將一個印章甩落在了地上。

“這是印你收好,如何決斷你定奪就是,無論結局怎樣大舅都不會怪你。”這麼多年的相處,說是冇有感情是假的,也正是如此,他才說不出那狠心的話。

不過他相信小清遙一定會做出一個最為理智和明確的決定。

花豐寧見此,也是沉默了的。

他冇想到母親竟真的能如此狠心,竟是在這個時候棄他們父子不顧的。

花家其他的男兒們見此,也都是紛紛將自己的印抖落在了地上。

在西涼,每個成了家的男人都會有一枚印的,見印如見人,如同畫押。

而花家男兒們不單單是將印交給了範清遙,更是將他們的決定也一併交了出去。

他們相信小清遙的決定,當然,小清遙也同樣值得他們去毫無保留的相信著。

範清遙將印一一收好,又是鄭重地給舅舅們鞠了個躬。

此地一為彆,定能再相見!

就算天意如此,她就算逆了天又如何!

花家的男兒們強忍著發熱的眼眶,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

範清遙起身時收起所有的留戀,翻身上馬,絕塵而去。

拉緊韁繩的馬兒朝著主城的方向狂奔而去,忽然又是有馬蹄聲響起在了身側。

範清遙皺了皺眉,還冇等回頭,那後麵的馬就是追了上來。

緊接著,一隻白皙的手就是抓緊了她手中的韁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