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郊府邸對麵的茶樓裡,百裡鳳鳴正握了本書認真地翻閱著。

一席白袍一如既往的一塵不染,襯得雅間裡的燭光都是冷清了不少。

他時而翻閱書卷,時而認真閱讀,碰見晦澀的地方偶爾還會蹙眉半晌,俊朗立體的五官被燭光鍍上了一層軟軟的柔光,美的就好像是一幅畫。

可這幅畫就是再美,現在的和碩郡王也是無暇欣賞的。

看著坐在自己對麵完全忘我往他的太子殿下,和碩郡王頭都是陣痛了。

就這頭部抬眼不睜,從頭到尾一句話不說就跟靜止了似的畫麵,他若是再跟著陪下去,隻怕今兒個晚上都甭想回府了。

真的是忍無可忍了,和碩郡王隻能硬著頭皮當先開口,“不知太子殿下找本王究竟所謂何事?”

若是無事的話,咱倆不妨都回家洗洗睡吧。

百裡鳳鳴仍舊低著頭,“隻是忽然想念和碩郡王了。”

和碩郡王,“……”

心裡就是開始翻江倒海了。

如今皇上猜忌愈發嚴重,幾位皇子也都開始蠢蠢欲動。

畢竟以現在皇上的這份多疑,隨時廢黜儲君或是更換都不是冇有可能的。

皇子們當先為自己謀劃也算是情理之中。

而其中三皇子當屬最歡騰的,誰叫愉貴妃在皇上的麵前吃得開呢。

這段時間找他的皇子並不在少數,他也是在思量。

站隊一事非同小可,一步錯完全可能是殺身之禍滅門之災。

隻是眼下這太子殿下也是太不按常理出牌了,一不談好處二不顯誠心,上來就是張口一句想他了……

他一個黃土埋半截的臭男人有什麼值得想的!

而就在和碩郡王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就是見百裡鳳鳴將手中的書推了過來。

和碩郡王看了看總算抬頭的太子殿下,愣了愣。

百裡鳳鳴也是不說話,隻是用微卷著的手指再次敲了敲桌子上的書。

和碩郡王,“……”

差點冇直接就哭出來!

人家都是給個眼神兒自己體會。

太子殿下上來就是給本書……

他得體會到哪年去!

都是快要老淚縱橫的和碩郡王被迫低下了頭,正琢磨著自己是不是也要來一個就地昏倒才能得以解脫,卻在看見書上那些字的瞬間,就是徹底地愣住了。

和碩郡王剛剛所有的頹然全部消失不見,一把將桌子上的書舉起到眼前,隨著快速翻動上麵的書頁,整個人的氣勢都是冷了下去的。

到了現在他才知道,太子殿下看得根本就不是什麼書。

這上麵張貼著的都是一個又一個證據般的供詞!

半年前他在奉命南下時遭遇偷襲,命懸一線時遇見了一個女子。

那女子不但救了他,更是費心費力的照顧了他一個月有餘,其實他本來是冇有那個心思的,隻是想要帶著她回到主城給她買個宅子,讓她自己安穩度日,可是就在臨走的前一晚,她為他敬酒送行,他一時情不自禁就……

更讓他想不到是,回到主城後那個女子就是懷了身孕。

他思慮了再三,還是決定將人帶回了府裡,打算給她和孩子一個名分的。

而那個女子就是現在在郡王府裡的安茹。

和碩郡王自詡跟自家的夫人感情很深,他隻是不想錯付了一個救過他性命的女子,纔不得不出此下策,甚至不惜夫人整日傷神。

可是現在,他所看見的一切都在說明那竟然是一個騙局!

無論是女子還是孩子……

都是想要用來拉攏他和控製他的一枚棋子!

和碩郡王都是要氣瘋了,身上的寒氣更是夾雜了些許的殺氣。

他好歹也是一個郡王,怎麼就是被人當成棒槌了?

百裡鳳鳴見和碩郡王的臉色已黑到極限,知道時機到了,抬手擊掌三聲。

“啪啪啪……”

瞬間,房門被少煊推開,一個蒙著黑色麵罩的人被順勢扔了進來。

待少煊將那人臉上的麵罩摘下,和碩郡王又是驚得一愣。

這個人他是認識的,前段時間三皇子私下接觸他的時候,都是這個人在幫著三皇子給他傳訊息。

百裡鳳鳴淡淡然地道,“上麵的一切事情,都是出自此人之口,和碩郡王若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大可以直接詢問個清楚。”

和碩郡王到底是武將出身,性子剛烈耿直且衝動。

剛剛他故意拖延,就是要磨掉和碩郡王所有的剛烈。

隻有冷靜下來所看見的真相,對於和碩郡王來說才更有說服力。

那跪在地上的人在和碩郡王的注視下,也是心閃躲地低下了頭的。

他不想背叛三皇子,可是太子殿下的手段實在是太過陰狠了,他是真的承受不住才全都是招了的。

而正是她如此心虛的樣子就是什麼都不說,和碩郡王也是明白了。

百裡鳳鳴將一杯茶推到了和碩郡王的麵前,再是淺淺一笑,“聽聞前段時間和碩郡王妃在街上犯了癲症,剛好花家外小姐路過救了郡王妃一命,想來郡王妃是怕郡王擔心,才緘口不提。”

和碩郡王的心一下子就是疼了,“竟有此事?”

百裡鳳鳴頓了頓卻又道,“我得知此事總覺得太過巧合,便是找人去查了查,其實也是冇查出什麼主要的,隻是有人認出,那日三皇兄剛巧就是坐在了那條街對麵的茶樓裡喝了會子的茶而已。”

和碩郡王那還疼著的心就是又開始怒了。

現在他總算知道太子為何說想他了。

若是再被矇在鼓裏幾年,他怕都是要被三皇子個玩死了,陰陽相隔怎麼能不想?

百裡鳳鳴則是問,“和碩郡王可是想要親眼看看證據?”

和碩郡王,“……”

還看什麼看,再看下去就真的要氣死了!

仰頭將麵前茶盞裡的茶都是喝了個精光,和碩郡王起身就是出了茶樓。

少煊看著和碩郡王那一句話不說的樣子,皺眉道,“和碩郡王真的會幫忙嗎?”

他總覺得和碩郡王現在衝出去殺人的可能性比較大。

百裡鳳鳴淡淡一笑,“自是會幫的。”

既被和碩郡王發現三皇兄並不是良人,他自是反咬一口的。

“阿遙那邊如何了?”

“兩個時辰前就是去了和碩郡王府。”

百裡鳳鳴點了點頭,“怕是很快和碩郡王妃就要吹枕邊風了。”

愉貴妃新拉攏的孝國世子,完全可以說是送到和碩郡王嘴裡解氣的肥肉。

所以此番和碩郡王不單單是幫花家,更是為了他自己。

起身離去前,百裡鳳鳴特意朝著窗外對麵的府邸看了看,纔是又轉身離去。

少煊心疼自家太子,就是開口道,“清瑤小姐怕很快就會回來了。”

百裡鳳鳴卻是笑了笑,“走吧。”

少煊的心裡就更是抱不平了,“您為了她都是把和碩郡王跟花家拴在一條繩上了,她理所應當應該是要感動的。”

百裡鳳鳴淡然地捋了捋袖口,“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

如阿遙那種人,看似冷冷清清,將所有人都是拒之門外的。

可是連她自己都不曾察覺到,其實她是很不擅長拒絕彆人的好意與好意的。

這是她的優點,更是他唯一走近她的機會。

少煊,“……”

纔剛的憤憤不平瞬間就消失殆儘了。

他們殿下果然不是一般人,追姑娘都是用上兵法了。

從現在開始,他還是為清瑤小姐默哀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