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宮裡,兩個從小長到大的兄弟談著心,卻不知這對話又都進了皇後的耳朵裡。

甄昔皇後站在東宮的門口捏緊著手裡的帕子。

皇上如今的疑心是越來越重,花家本就是跟陶家武醫兼併,如今又是出了一個點石成金的範清遙,皇上忌憚了花家想要打壓誰也攔不住。

但是甄昔皇後怎麼都是冇想到愉貴妃的手已經伸得這麼長了。

瑞王剛嚥氣就是拉攏了孝國世子,當真是好本事啊。

本是想要進門的甄昔皇後,轉頭就是往外走,“百合,去禦前打聽打聽,看看今兒個皇上打算去哪留宿。”

百合趕緊低聲道,“皇後孃娘貴人多忘事,皇上早上纔派人來傳話,說是晚上來陪著皇後孃娘一同用膳的。”

甄昔皇後就是冷冷地笑了,“長時間不見麵的人忽然出現,倒是讓本宮不適宜了,不過這樣也好,一會你按照我說的去準備準備。”

“皇後孃娘放心,奴婢已告知小廚房做了皇上喜歡吃的菜。”

“無需,去告訴小廚房今兒個晚上什麼都不用做。”

甄昔皇後想著那個多日不見的麵孔,心就是更冷了。

反正心都是不在鳳儀宮,就算是飯菜再好吃又有什麼用?

倒是不如直接車對車炮對炮,如此反倒是還更簡單了一些。

永昌帝自也是知道,自己這段時間三皇子的傷勢倒是徹底將他留在了月愉宮。

他是不說,可這麼多年的相依相伴,怎麼可能對甄昔皇後冇有感情。

如此,忙完了手頭上的事情,他就是起身來到了鳳儀宮。

卻冇想到這一進門冇有菜肴的香味,更冇有甄昔皇後的親自相迎,反倒是有陣陣壓抑的哭聲一下接著一下的往他的耳朵裡麵鑽著。

永昌帝皺著眉,輕手輕腳地邁進了門檻。

正廳裡,甄昔皇後正滿眼通紅,跟身邊的百合唸叨著,“太子真是一慣得懶散成性,如今花家的事都是已經足夠讓皇上頭疼的了,他可倒是好,本宮本是想要問問他的看法,他卻是告訴本宮皇上自有定奪?”

百合輕聲勸著,“皇後孃娘可萬不要如此想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從小就是不爭不搶的,這人的性子哪裡能說變就變的?”

“說白了還不就是不爭氣。”甄昔皇後說著,眼淚就是流的更多了。

永昌帝站在門口聽著,心疼皇後的眼淚是不假,可心裡反倒是覺得鬆了口氣的。

太子是他一手培養起來的,其有怎樣的胸襟和本事他比所有人都清楚,所以從太子還是屁大的孩子開始,他就是一直以太子為榮的。

可是現在,隨著他的年紀越來越大,皇子們之間漸漸開始不安分,這次幽州一事,雖然那邊都是將功勞放在了三皇子的身上,可若是說這裡麵當真冇有太子的手筆,他是根本不相信的。

正是如此,他察覺到了威脅,纔是將太子給停了朝。

不過現在看來,倒是他想多了纔是。

畢竟皇後說的冇錯,太子心性平和一向無慾無求,怎麼可能忽然就虎視眈眈了呢。

永昌帝的心情好了,腳步也就是放重了不少。

百合看著來人,嚇得直接就是跪在了地上,“奴婢給皇上請安。”

永昌帝擺了擺手,示意百合退下去。

甄昔皇後也是有些驚慌的,擦著眼淚就要起身,卻被永昌帝按住了肩膀。

“多少年都是冇見你哭了。”

“讓皇上見笑了。”

永昌帝坐在甄昔皇後的身邊,拉著她的手就是又道,“老夫老妻的,有什麼可笑話的,本來朕還想著,你會不會埋怨朕讓太子停朝一事。”

甄昔皇後恨鐵不成鋼,“就他那個不爭氣的樣子,皇上停他一輩子他纔是開心的。”

永昌帝這心裡就更舒服了,更是也冷靜了。

“最近朝堂為了花家抄家一事鬨得不可開交,朕也是力不從心,等過了這段時間朕就讓太子回來,畢竟是東宮的太子,以後還是要接替朕的人。”

他的東西,他可以隨意給出去,但絕對不準許旁人來覬覦,甚至是親手來搶!

甄昔皇後捏著帕子擦了擦眼角,不傷心了,卻反倒是又生氣了,“皇上待花家那般的好,花耀庭的部下卻膽大包天的敢對三皇子不敬,就算是無心之失也是罪有應得,臣妾逾越一句,皇上應當是該抄家的。”

永昌帝愣了愣,倒是冇想到皇後的反應如此之大。

就是剛剛太子的事情,也是冇見她如此大動肝火的說……

如此,永昌帝握著甄昔皇後的手就是更緊了一些,“朕其實也是有所顧慮的,花家是以下犯上,可朕也已有責罰,況且若花家不抄,花家的那個範清遙每年依舊會填充軍餉的。”

“皇上仁心仁愛,可花家那樣的人怎麼配!”

甄昔皇後一臉的義正言辭外加厭惡嫌棄,“不過就是一點點的軍餉而已,就算是冇了她範清遙咱們西涼還不能打仗了不成?”

永昌帝,“……”

雖說不至於,但也是比較要命的。

尤其是一想到戶部尚書那張一提銀子就跟死了親孃似的臉……

永昌帝就是連朝都是不想上了。

甄昔皇後看著永昌帝深思的臉,就知道他對那個丫頭還是有利可圖的。

有利可圖固然可惡,但最怕的就是冇有利用價值。

“朝堂的事朕有分寸,你身體不好要多照顧自己,朕希望是你陪著朕走到最後。”

皇後剛剛的一番話,倒是提點了他抄花家的重要性。

他是可以不在乎花家的死活,但是他卻做不到真的自斷財路。

甄昔皇後靠在永昌帝的肩膀上,“皇上放心就是。”

放心我一定死的比你早,讓你投胎都抓不到我的影子。

永昌帝點了點頭,又是陪著甄昔皇後坐了好一會,才起身去了禦書房。

而等永昌帝的身影徹底消失在了鳳儀宮,皇後才支撐起自己的身體,更是嫌棄地擦了擦自己的肩膀。

進門的百合瞧見了,就是小聲勸著,“皇上還是在意皇後孃孃的。”

甄昔皇後苦笑著搖了搖頭,“就算是在意了又不是全心全意,既如此施捨本宮反倒是寧願不要,本宮現在就希望範清遙好好的,如此就算是本宮真的有撒手那日,太子也是有人陪伴和照顧了。”

那個丫頭是個有本事且重情義的,她不會看錯人的。

百合不解地愣了愣,“可是皇後孃娘剛剛不是還讚同抄家?”

甄昔皇後歎了口氣,“皇上現在也是舉棋不定,既如此,本宮就偏生要唱反調,人都是這樣的,越是大部分人不讓做的事情,反而越是做的更加理所應當。”

愉貴妃能拉攏孝國世子,她何以不能拉攏皇上了?

既然要玩就大家一起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芬芬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小說閱讀 閱書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